新浪财经

韩国总统与三星LG等公司对话 商讨日韩经贸问题对策

第一财经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场由“白色清单” 引发的日韩交锋

如果日本材料断供,韩国企业的库存最多也只能撑3~6个月,而这也是日本能够打出的最大王牌

权小星

由日韩半导体贸易争端所引发的经济战,正在向日韩两国越来越多领域蔓延。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加强审查与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所谓“白色清单”,是日本政府制定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向清单内国家出口高科技产品手续相对简化。管控措施4日开始生效。

此次日方限制向韩国出口的半导体材料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的重要原材料。

韩国在世贸组织(WTO)等多个场合要求日本撤回出口管制措施。

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于在青瓦台本馆,召集三星、LG、SK等大型企业负责人及韩国贸易协会、韩国经济人总联合会等经济、企业界组织负责人举办恳谈会,就目前正在出现的经贸问题,听取企业的意见,并共同商讨政府与民间的合作对策。

韩企业与政府齐寻对策

日本政府日前宣布修改对韩贸易规定,将限制氟聚酰亚胺、光刻胶(抗蚀剂),以及氟化氢三种材料出口至韩国,它们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重要原材料。同时光刻胶也是半导体产品的核心材质。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发行的最新报告,韩国半导体及显示器行业在这三类材料对日本的依赖度分别是91.9%、43.9%及93.7%。

一位参加恳谈会的韩国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当天的会谈上,有企业负责人直接表示,制造芯片所必需的抗蚀剂易变质,因此无法保管较长时间,韩企库存仅剩下2~4周左右,若因此出现停产,不仅仅只是金钱损失的问题,而是有更多的客户会质疑韩国企业的生产稳定性和商誉,进而会转向台积电等海外企业。这不仅仅是几百亿韩元损失的事情,他们建议政府,应当与使用韩企半导体及液晶显示屏产品的中国等国家的企业合作联手,共同谋求脱离危机的出路。

在过去四年中,韩国共计156次出现试图非法出口战略物资的情况(均被制止),而日本某媒体在报道时借题发挥,斥韩国方面监管不力。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贸易投资室长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的邮件中,表态称“能够及时被制止,并对外披露数字信息,反而证明韩国的出口管理体系严谨与透明,并与日本形成鲜明对比”。他称,这种不实的指责将影响日本在国际贸易上的可信程度,并敦促日方停止对于韩国经贸体系的污蔑。

此前,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紧急前往日本,虽然三星方面并没有透露本次李在镕访日的原因,但据韩国多位财界相关人士透露,李在镕将直接会见日本当地的经济界人士,就日本方面的制裁商讨对策。

三星电子原社长(CEO)、韩国区块链协会会长陈大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对于三星半导体产业“最致命的一击”已然成为现实。

陈大济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在他还是三星电子半导体事业部专务理事时,曾在一次闭门战略会议上,高管们曾预想过“能够让三星电子的芯片产业倒下的可能性”,其中就有日本对韩停售芯片制造的材料,以及中国选择以其他产品替代韩国芯片的担心。

“当时听到这几种可能性,所有高管都在摇头(难以想象),甚至有人表示直流冷汗;没想到,过了20多年,这种事情或将成真。”他说。

日资加紧撤离

日本方面的制裁措施,自然也引发韩国舆论的强力反弹。

韩国规模最大的旅行社哈拿多乐(HanaTour)的统计数据显示,仅在7月1~10日期间,要求取消赴日旅行的咨询数量,相较往年同期增加了13倍。多家依赖于韩日航线盈利的廉价航空公司(LCC)也受此影响,股价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韩国第二大廉价航空公司易斯达航空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在未来的航线换季期间,易斯达将增加首尔~上海等中国航线及东南亚航线的比重,以降低日本航线可能的萎缩对于企业经营的负面影响。

原定于在7月8日举行的索尼韩国区媒体公开日活动,也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最终取消。

与此同时,由700余家韩国境内中小型超市、便利店所组成的韩国超市协会发布声明,要求协会旗下成员在一周内完成对于日本商品的撤货工作。这也是韩国超市协会成立以来,首次由协会及销售企业牵头,对于特定国家产品采取措施的案例。

该协会秘书长金成俊(音译)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邮件时也提到,协会方面还未发布声明之前,已经有许多成员超市主动撤下了日本商品,并反馈称“消费者自身不买日货,我们摆着也没有更多的意义”。

双方互怼也对金融市场造成一定的影响。

韩国金融委员会委员长崔钟九(音译)在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群访时表示,韩国正在应对日本可能在金融方面实施制裁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回收贷款、对涉韩投资及汇款加以限制等,但无论(日本)是用哪种制裁方式,均很难动摇韩国金融市场的稳定。

韩国金融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在韩国运营的日资银行共有4所,放贷总额为18.3万亿韩元,占据外资银行在韩放贷总额的约24.6%。不过报告还显示,自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日系资本加速从韩国撤离的脚步,仅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期间,日资银行在韩放贷总额减少2.78万亿韩元,减少速度远远超过行业平均,并领跑外资银行。

此外,从2017年至今,任天堂、索尼、松下等多家日本企业宣布缩小韩国分公司的规模,或将韩国办公地点的级别降低至销售代表处。

可能将两败俱伤

对于此次制裁所引发的贸易危机,从短期来看,对于韩国造成的威胁更大。仅在日方宣布制裁以后,摩根士丹利立刻将韩国201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预期值从2.2%调降至1.8%。

日本政府还表示,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这意味除食品、饮料和木材之外的几乎所有出口产品都将受到管制。同时有消息人士还透露,日本将针对韩国氢燃料汽车所使用的储气罐材料进行进一步的出口限制。

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是韩国的支柱产业之一,也是出口商品中的大头,然而今年已面临滑坡境地。韩国银行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韩国GDP环比下降0.4%,低于此前预期,且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5月,韩国出口额重挫9.4%,已经连续6个月下跌,其中占据韩国制造业出口“半壁江山”的半导体出口额同比跌幅更是接近20%。

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院长李载荣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韩国经济正在面临结构性的挑战,其中很大因素是韩国制造业未能够在存储类芯片以后,发掘出更多具有可增长性的新兴产业,且原有的优势产业也正面临来自全球的挑战。

陈大济认为,三星原本掌握有技术优势及市场占有率。但最大的问题是,目前三星所面临的外部环境不利,“若日本材料断供,韩国企业的库存最多也只能够撑3~6个月,而这也是日本能够打出的最大的牌。”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韩国半导体产业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率仅停留在18.2%,材料国产化率也不足六成。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喆周表示,需要突破这种科创壁垒,在核心材料方面推动国产化进程,才有利于韩国产业未来提高成本控制力。

日韩两国半导体产业的业界人士透露,目前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主要半导体生产企业,正在采取应对措施。但由于日本企业在库存管理及生产工程所持有的优势,至少领先于韩国本土企业5~10年,因此这场危机对于韩国产业的打击显而易见。

但也有一些声音,认为最终日韩双方将“两败俱伤”。《日本经济新闻》专栏作家、日本证券界人士塚本加藤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日韩两国产业间存在着一定的依存性和相似性,并在国际化产业分工中均占据着一定的地位,若两个国家产生经济战,对于日本经济也很不利,并导致海外投资者对于日本经济的不信任程度增加。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则认为,目前日韩两国均在面临着议会改选等政治行动,这将导致原本就有一系列历史问题的两国,均很难在目前情况下改弦更张,如果持续必将导致两国经济同时出现不确定性,甚至有扩大的可能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