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鲍威尔回应三疑问:降不降息、辞不辞职、管不管Libra

原标题:鲍威尔回应三大疑问

北京商报

降不降息、辞不辞职、管不管Libra,这大概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近最头疼的三件事。在昨日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议员们也就这三大问题对鲍威尔展开了围攻。从鲍威尔的表态来看,不断被提及的“风险”二字,是最强烈的降息信号,即使6月的就业报告一片欣欣向荣,也没有改变鲍威尔的态度,可以预见的是,降息已在路上。

降息 高“鸽”一曲

这大概是鲍威尔最鸽派的一次演讲了。当地时间周三上午10点,鲍威尔奔赴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出席听证会,证词已将鲍威尔的鸽派态度暴露得彻彻底底。证词显示,美联储对于经济前景的悲观程度较市场预期更高,自6月货币政策会议以来,贸易的不确定性及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给美国经济前景带来压力。

更鸽派的还在后面。6月的就业报告形势一片大好,当被问及这否改变了美联储对经济前景的判断时,鲍威尔直截了当:“坦率地说,没有。”他表示,虽然6月美国就业市场表现良好,新增22.4万个就业岗位,但这不能改变美国经济前景面临诸多风险的事实。

这让市场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在上周的6月就业报告发布后,纽约股市已经大幅下挫,主要原因在于担心强劲的就业数据将削弱美联储降息的概率。

鲍威尔为自己的鸽派发言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一方面,他驳斥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火热”的说法,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目前劳动力市场火热,因为薪资并未实现稳定增长。由于薪资上涨乏力,不足以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眼下的通胀率仍然过低,而且可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维持在美联储2%的目标之下。

另一方面,鲍威尔还将悲观预测进行到底,称“自美联储6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以来,更多数据在支持全球制造业、贸易和投资疲弱”的观点,一些主要的外国经济体增长势头似乎已经放缓,经济疲软可能会蔓延到目前基础稳固的美国经济上,美国二季度的经济增速可能会较一季度的增长3.1%有所放缓。”

市场几乎一边倒地将鲍威尔的言论翻译为心心念念的降息信号。鲍威尔的证词公布后,美股纳指和标普皆创出历史新高,其中标普500升破3000点,原油大涨,而黄金价格也快速反弹。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公司高级全球经济学家詹姆斯·麦卡恩直截了当地表示,美联储7月降息“几乎是肯定的”。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表示,之前6月的非农数据出来时,股市大跌,市场普遍比较担心美联储会不会暂停降息信号,但这次鲍威尔的作证打消了这种疑虑。其实,6月的数据是比较矛盾的,虽然就业方面比较好,但其他维度并不是很乐观,比如失业率等。“全球经济还是不太乐观,整体是不太看好的,7月降息的可能性很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则表示,美联储的方针变化与货币政策规则和货币政策沟通两方面有关,前者主要是看经济数据,后者则关注市场预期。现在整个自然利率下降,使得货币政策非常敏感,动一点带来的影响就会很大。按照美联储一贯的行为,从加息放缓到维持等待,短期内都会按照政策倾向轨迹去走,不会有大的变化,降息是会到来的。

自去年加息之后,美联储今年以来一直维持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2.25%-2.5%。美联储下一次的货币政策会议将于30日-31日召开。

Libra 谨慎监管

收获想要的降息信号之后,议员们也就最近热火朝天的加密货币Libra,对鲍威尔展开盘问,核心依然是美联储的态度和监管。

上月,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数字加密货币,计划于明年正式推出,有望向数十亿的潜在用户提供数字交易和支付服务。庞大的体量和颠覆性的交易模式,引发了全球监管机构的隐忧。

保守派视之为洪水猛兽,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正式向Facebook发函,要求其立即停止Libra及数字钱包Calibra项目的所有工作。“由于Facebook已经掌握了全球逾1/4人口的个人数据,在监管机构和国会有机会调查这些问题并采取行动之前,Facebook及其合作伙伴必须立即停止实施计划。”

在鲍威尔的回应中,首先是例行的风险分析,“如果Facebook不能打消人们对其数字加密货币Libra的顾虑,该项目就不能继续进行。Libra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担忧,涉及到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这些都是应该彻底公开解决的问题”。

当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加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辛·沃特斯问及对全球数字加密货币项目进行监管时,鲍威尔称,这种做法应该是“谨慎的,而不是匆忙实施”。

相比起这些没有实质意义的回答,鲍威尔还算是透露了一些进展。美联储在Facebook推出Libra前的几个月里会见了Facebook的代表,并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专注于尚未回答的一些问题。鲍威尔说,美联储也正在与其他监管机构和世界各地其他中央银行进行协调,表示“我们支持金融服务领域的负责任的创新,只要相关的风险得到适当的识别和管理”。

对于Libra的监管问题,汤铎铎表示,Facebook刚开始推出时,基本都在讨论对于支付体系的颠覆这一问题,但后来美联储也开始对此发表意见时,外界也开始意识到,除了金融支付体系,Libra可能在国家层面面临法定货币的发行障碍,因为一般是由政府来认定什么是货币,政府拥有货币发行权,Libra要执行货币功能的话,可能对美联储和政府的权力都形成一种挑战。

辞职 完成任期

降息的信号已经给足了,鲍威尔应该也躲过了辞职这一劫。不过,在这一次的证词中,鲍威尔对于特朗普的态度依然强硬,重申了美联储的独立性,表示即使美国总统特朗普要解雇他,他也不会辞职:“法律规定我的任期是四年,我愿意完成任期。”

这的确是鲍威尔的作风。自2018年初被特朗普任命为美联储主席后,鲍威尔就走在渐进式加息的道路上,无论特朗普在推特上或是其他公开场合炮轰了多少次,一直面不改色拒绝降息。

降息是特朗普心心念念的。自上台以来,他的看法一直是美联储在加息和减持债券方面走得太远。美联储一直在缩减其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虽然这是美联储回归正常化政策立场的努力的一部分,但特朗普认为“这太愚蠢了”。

“我有权把他降级。我有权解雇他。”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商业电视网采访时,再次批评鲍威尔没有降息。

孙杰对此解释称,对于任期的情况,鲍威尔已经明确表态了:“从他的表述可以清楚看到他的态度,这一任任期是会继续下去的。”

这威胁不到鲍威尔。公开资料显示,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联邦储备法》,创建了美联储体系。根据法案,美联储是一个由国会授权成立、由各会员银行联合组成的独立机构,股东是3000多家会员银行。一方面,美联储不是政府的组成部分,政治上独立于白宫;另一方面,美联储不接受国会拨款,财政方面独立于国会。

此外,《联邦储备法》还规定,总统只能“因故”撤换美联储主席,而从历史来看,法庭并没有将这个”故“解读为包括对政策看法的差异。

虽然鲍威尔一直强调,美联储的独立性不会受到影响,货币政策不会向“短期的政治利益低头”。但这并不妨碍特朗普与鲍威尔进行沟通,美联储网站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二者曾多次通电话,5月20日就曾通话了5分钟。彼时,特朗普正大力抨击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这是双方今年第四次有公开记录的对话,另外三次分别为3月和4月的电话,以及2月的晚餐会。

事实上,虽然特朗普多次软硬兼施,但在外界看来,即使他能够解雇鲍威尔,一切也不会完全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路透社曾指出,央行独立性被视为稳定经济体系的一个关键因素,当其受到威胁时,金融市场会做出反应。去年,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要求下调利率的压力下,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近30%,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对土耳其央行独立性的担忧。美联储同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