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上投摩根基金估值120亿 公募基金股权价值分化

时代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上投摩根估值120亿公募基金股权价值分化

来源:时代周报

公募基金的股权转让一向吸引眼球。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7月1日公布的信息,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投摩根”)2%股权的出让底价为24130.75万元,较评估值1.8亿元溢价33.88%。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伴随着壳价值的缩水,公募基金的股权交易对价,更能体现基金公司股东对于公司与行业发展的判断。

盈利能力稳定

作为一家成立15年的基金公司,上投摩根的经营情况伴随着股权交易浮出水面。根据公告,2017年、2018年,上投摩根的净利润分别达到了3.35亿元、3.36亿元。截至2019年5月底,上投摩根已经在今年年内实现了近1.22亿元净利润,盈利能力稳定。

根据上海财瑞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资产评估信息,上投摩根净资产账面价值为17.29亿元,上述转让标的对应评估值为1.80亿元,转让底价2.41亿元,溢价幅度33.88%。以转让低价为基准,上投摩根的整体估值已达120.5亿元。根据其2018年的净利润计算,本次交易的市盈率约为36倍。

因其可能导致首家外资绝对控股公募基金的诞生,这笔交易变得颇受瞩目。上海信托摩根大通旗下的摩根资产管理(英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上投摩根51%和49%的股权,上海信托出让的2%股权或将导致公司控股权的变更。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信息显示,上投摩根原股东并未放弃优先受让权。

上海信托的股权转让,亦或与其控股股东浦发银行在公募领域的布局有关。浦发银行原本就拥有公募牌照,持有浦银安盛基金51%的股权。

上述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投摩根目前的盈利水平在行业中算是中等偏上,但距离业界当年对它的期许仍有较大差距。2007年年末,该公司以968.70亿元的管理规模跨入公募基金前十之列。但从目前其在行业的排名来看,时间并未成为它的朋友。

“其他行业在快速成长期也会享有较高的估值。作为一个周期性行业,公募基金行业的估值波动很正常。”好买财富研究总监曾令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估值巅峰不再被超越

基金公司的估值并非一成不变,头部公司曾经创造的“天价”至今难被超越。

股市最为乐观的时候,基金公司的估值亦水涨船高。2007年12月,金信信托持有的博时基金48%股权在北京嘉禾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公开挂牌拍卖,招商证券以63.2亿元总价竞得这部分股权,创下基金公司股权转让价格的最高纪录。

不过,招商证券高价购得的博时基金股权,给其带来过烦恼。除了金信信托转让的48%股权,招商证券原本还持有25%的博时基金股权。为符合监管规定,2009年8月14日,招商证券将其所持有的24%博时基金股权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交易,挂牌价为109.5元/股。不到两年,原本以131.67元/股入手的股权,价值已大幅缩水。

不过,因博时基金长期位居行业第一梯队,招商证券从长期来说赚得盆满钵满。而1999年转让25%博时基金股权给招商证券的国信证券,出资2500万元仅获得636万元的转让费,即便加上部分管理费和250万元的交易佣金,几乎未获得收益就黯然离场。

基金业历史上最为引人注目的交易,当属华夏基金的股权交易。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0月29日,中信证券董事会决议放弃对于华夏基金17.8%的股权优先购买权。而这一部分股权,后来均为外方股东购得。按照这两笔股权交易的对价进行估算,彼时华夏基金的估值为240亿元。

头部基金公司出色的盈利能力,给股东方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经过测算,2006?2010年,五年间华夏基金共为中信证券贡献红利约32亿元,其中不包括中信基金未合并入华夏基金前贡献的红利。

而根据康美药业1月30日的公告,其将转让9.458%的广发基金股权,转让价款暂定为13.9亿元。2007年,康美药业以7656万元受让广发基金10%股权,即便不考虑分红的因素,股权增值带来的收益已经颇为可观。

公募壳价值缩水

虽然头部公司堪称“现金奶牛”,但是中小型基金公司的股权转让,受让方会更看重性价比。

4月,中技实业持有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5.495%股权,评估价格1441.37万元,起拍价为1008.96万元,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摩根士丹利要求行使优先购买权。两位竞买者拍卖竞争激烈,在119轮加价后摩根士丹利以2504万元的价格成功拍下。

不过,公募股权成为“香饽饽”的前提是公司过了“生存红线”。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为例,其2015年、2016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6331.83万元、2581.99万元、3033.15万元。

沪上某中小基金公司总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行业的格局已经呈现一定固化的趋势,中小基金公司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从数据上看,虽然也有一些次新基金公司呈现不错的发展姿态,往往是因为其股东拥有某些独特的资源禀赋。从全行业的角度来看,洗牌已经是正在进行时。

有人星夜赶考,有人告老还乡。一些迟迟未能长大的基金公司,股东则备受煎熬。譬如,2012年3月,惠理香港以4050万元的价格从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手中受让金元顺安基金的49%股权。当年10月,雄心勃勃的惠理香港与控股股东金元证券按比例增资9500万元,金元顺安基金注册资本增至24500万元。惠理香港接手不到三年,便以4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上海泉意,该价格接近腰斩。

无独有偶,2014年8月,长安基金的第二大发起股东美邦服饰,将其持有的30%长安基金股权全部转让给上海恒嘉美联发展有限公司。此次交易转让股份数为6600万股,交易价格为6600万元,交易时其每股净资产为0.61元,转让价格为每股净资产1.00元,溢价率为39%。美邦服饰在公募基金淘金的想法并未如愿。

曾令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募基金行业的壳价值缩水,某种意义上对行业是一件好事。牌照管制只会带来寻租,整个行业经历优胜劣汰的过程后,或许会创造更多社会价值。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