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涪陵榨菜高管违规减持背后:外延式增长前景待考

本报记者 李向磊 北京报道

一季度营收增长放缓的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507.SZ,以下简称“涪陵榨菜”),再遇高管违规减持。近日,涪陵榨菜发布公告,对公司副总经理贺云川因误操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情况进行说明并致歉。据悉,贺云川违规超出减持3153股,其原计划减持数量为30万股。

事实上,业绩不断增长的涪陵榨菜,近期不断遭到股东减持。5月13日,涪陵榨菜股东“东兆长泰集团”完成减持1%的股权,其持股比例降至0.3161%。此外,涪陵榨菜董事袁国胜也计划于5月27日至8月30日期间减持4万股。

早在一个月前,涪陵榨菜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5.27亿元,同比增长仅为3.81%。相比近两年高达20%以上的同比增幅,涪陵榨菜一季度的营收相当于踩了一个“急刹车”。

“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涪陵榨菜并未享受到红利,其新产品发展也不容乐观。”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涪陵榨菜的榨菜产品始终没能摆脱产业低端化模式,在消费端也没能满足消费者的核心诉求。“股东纷纷趁高点减持,也体现出对公司未来业绩缺乏信心。”

股东频频减持

据涪陵榨菜披露的相关公告显示,贺云川计划于2019年4月25日至7月24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30万股,拟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380%,占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的23.6408%,拟减持股份未超过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总数的25%。

但是,随后贺云川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数量为30.3153万股。因此,相较于公告披露的减持数量,贺云川实际减持数量多出3153股。

涪陵榨菜公告称,贺云川违规超出减持系其配偶误操作。贺云川目前持有涪陵榨菜96.5839万股,按照5月17日股价28.78元,市值仍有2780万元。

事实上,自2017年末以来,涪陵榨菜股东频频减持股票。2017年11月10日,公司董事赵平以均价17.56元,减持13.68万股股份;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累计减持225万股;东兆长泰集团分别于2018年8月至10月、2019年2月至3月,两次累计减持860.3万股股份。

在上述减持的股东中,赵平套现240.22万元,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套现5704.57万元,东兆长泰两次减持累计套现约1.67亿元。其中,东兆长泰持有北京一建51%股权,北京一建持有北京建工一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100%股权,三者构成一致行动人。

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涪陵榨菜方面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通常情况下,股东减持意味着对公司的前景看淡,但涪陵榨菜今年以来业绩快速增长,且公司股价一路上涨,因此不排除股东高位套现的可能。”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传国对记者分析道。

据了解,进入2019年以来,涪陵榨菜股价一路上涨,其股价由2019年1月初的21.60元/股上涨至最高32.04元/股,涨幅达32.58%。同时,32.04元/股的价格也创下涪陵榨菜上市以来的新高(前复权价格)。

增长陷入瓶颈?

涪陵榨菜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5.27亿元,同比增长3.94%;净利润为1.55亿元,同比增长35.15%。

虽然涪陵榨菜的净利润率再创新高,但是其营收增速却骤然下滑。记者注意到,2016~2018年,涪陵榨菜各年一季度营收增数均为两位数。

与此同时,涪陵榨菜的营收规模增速也在下降。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其全年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5.2亿元、19.14亿元,但同比增幅分别为20.34%、35.64%和25.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分别为2.57亿元、4.14亿元和6.62亿元,增幅分别为63.5%、61%和59.78%。上述两项指标显示,涪陵榨菜的业绩呈现出放缓的趋势。

在莱维特品牌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陈玮看来,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过后,涪陵榨菜逐渐触摸到了天花板。他表示,涪陵榨菜已经占据了30%左右的市场份额,未来继续挤占其他同类产品意义已经不大,且也很难再有加大幅度的增长。

“涪陵榨菜业绩持续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不断提价,但产品结构较为单一,在创新方面做得不够。此外泡菜、萝卜丝等新产品也未能为公司业绩持续稳定增长提供支撑。”陈玮说。

据了解,2018年11月,涪陵榨菜以“为统一全国流通产品价格体系,防止窜货保护渠道各成员利益”为由,宣布将旗下80克鲜脆菜丝(全国版、北京版)、80克原味菜片、80克鲜爽菜芯、80克鲜脆菜丝量贩、80克原味菜片量贩、80克鲜爽菜芯量贩7个单品的产品到岸价格,提价幅度约10%。另据媒体报道称,2008年到2018年,涪陵榨菜至少9次提价或变相提价。

此外,在涪陵榨菜的产品结构中,榨菜这一产品的营收仍占主导地位。其2018年年报显示,榨菜产品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4%,泡菜、海带丝、萝卜干等产品占据的营业收入不足16%。

朱丹蓬表示,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涪陵榨菜并未享受到红利,其新产品发展也不容乐观,因为公司榨菜产品始终没能摆脱产业低端化模式,毛利率不能稳步提高,无论是产业端还是消费端都无法匹配现在的产业发展,以及消费者对于产品的核心诉求。

“从产业端到消费端,涪陵榨菜在当前运营上还存在品牌不够年轻化、产品升级创新弱以及和消费者互动关系少等问题。由于榨菜产品的整体创新和差异化竞争空间不大,难以打造核心竞争力壁垒,因此涪陵榨菜更需要强化产品升级和创新的力度。”朱丹蓬说。

涪陵榨菜或许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不断加大产品创新的同时也不断加大研发投入。据涪陵榨菜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新开发了小脆口榨菜(量贩)、泡萝卜、泡白菜、泡竹笋、发酵泡菜等4个新产品。并对乌江新一代鲜脆菜丝、脆口榨菜等23个产品进行了优化。同时,公司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15.36%。

外延式并购待考

涪陵榨菜在2018年年报中称,将利用兼并、收购等扩张手段在佐餐开胃菜行业的优势产业和关联产业去发展,通过资本扩张把企业做大。一边是加大明星单品的投入,一边不断并购相关扩展产品线。涪陵榨菜外延式发展的逻辑逐渐清晰,即在重点打造新品的同时,通过并购扩大业务边界,为公司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

不过,涪陵榨菜的外延式发展战略推进得并不顺利,其在2016~2017年的两起并购均未完成,而早些时候并购的泡菜业务,短时期内难以成为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

2015年,涪陵榨菜以近1.3亿元收购四川惠通食品有限公司,进军泡菜领域。2016年,涪陵榨菜曾筹划收购“国内某调味品生产企业90%以上股权”,但两个半月之后终止收购;该公司董事长周斌全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透露,2016年还曾尝试收购东北一家大酱企业,但因为“种种原因双方没达成一致”。

从涪陵榨菜频频收购来看,要么无疾而终,要么对提升企业当前的业绩帮助不大。以泡菜业务为例,据涪陵榨菜披露的公告数据显示,2016~2018年,泡菜业务占公司总营收比重分别为7.58%、8.11%和7.68%。

“在扩张过程中,对并购企业的文化融合以及产品增长预测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营销专家路胜贞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亿元目标是公司战略目标,有完成的可能性,但源于目前宏观资本环境的变化和经济大环境的整体制约,爆发式增长在短期内不大可能。

朱丹蓬表示,涪陵榨菜品牌整体处于小菜的定位,对于整个消费升级趋势来说,缺少年轻化的元素,使得品牌与消费者之间难以建立“粉丝效应”;在营销推广方式上,当前很多企业都已经在使用体育营销、娱乐营销、粉丝营销等新颖的方式,而涪陵榨菜依旧在沿用传统的营销方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