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白重恩:不应对金融赋予过多的财政职能

新浪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财经讯 2019年5月31日,“第二十一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开幕式”在广州开幕。本届论坛以”新时代、新经济,资本赋能粤港澳大湾区:开放、合作、创新“为主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出席并演讲演讲。

白重恩强调,不应对金融赋予过多的财政职能。“过去金融承担很多的财务职能,政府想做什么就动员财政机构,很多地方政府都有很多地方融资平台,融资平台支持当地的建设”。

他给出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当金融承担了财政职能后,谁为结果负责很难讲清。二是金融机构专心提高配置资源的效率,专心控制风险,专心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的投资产品,应该会做得更好。

以下为演讲摘编:

非常感谢主持人让我分享对于营商环境的看法,广州南沙定了一个目标,希望能够根据世界银行的体系,可以排名全球第二的水平。

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规划纲要中也提出了,大湾区要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营商环境,我相信营商环境这个问题对各级政府都是特别重要的。过去这几年,中国在营商环境的提升方面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呢?如果用世界银行的指标作为某一个考试体系,比如我们就看做高考的话,我们的考分有了显著的提升。

世界银行从十个方面来评价营商环境,这十个方面加起来得到综合的得分就有了排名,2014年我们排全球的96位,参加排名的有190个经济体。2019年的得分排序从96位上升到第46位,从这个数字来说,我们的考分确实有了非常大的改善。

如果我们再看10个不同的方面,取得最大进步的是开办企业的便利程度,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政府方面提供了一站式的服务。注册企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现在的程序比以前便利了很多。

这是2019年的排序,反映的是2017和2018年的情况,因为做这个排序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看明年的排序会怎么样,可能在税负方面会有大大的进步。因为今年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政策措施,一个是降低增值税的税率,主要的税率降三个百分点,另一个是养老保险和社保缴费率的下调,这是考分明年会进一步上升的原因。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这个考分有多大程度上反映了现实?其实我们把这个跟高考类比的话,我们会有这样的情况,高分低能,也有一些学生是低分高能。所以这个考分到底有多大程度上反映现实,我觉得特别值得思考。

尽管高考成绩并不是那么精确地反映一个考生的能力,但还是起作用的,所以我不否认过去我们这几年做的努力,使得我们在营商环境方面的考分上有了改善。但是考分并不代表一切,比如税收。

现在有一些企业又开始担心了,税率降下来了,但是在各地已经做好预算后降下来的,各地把预算都做了,然后中央说降税率,地方政府会做什么样的反映?降税的执行过程会怎么样呢?我觉得特别值得期待,值得进一步观察。

所以,我觉得尽管考分增加了,但实际情况怎么样,还要进一步地观察。

获得信贷方面的排名是第73,我们在这方面仍然需要做很多的努力。过去的金融体系非常适应于高速增长,现在到了新的发展阶段,金融对创新创业的作用更加重要了,金融体系是否能适应?

我想补充一点——希望不要对金融赋予过多的职能,不要让金融承担过大的财政职能。过去金融承担很多的财务职能,政府想做什么就动员财政机构,很多地方政府都有很多地方融资平台,融资平台支持当地的建设。

为什么我主张金融不要承担过多的财政职能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当金融承担了财政职能,财政让金融做什么事的时候,谁负责?二是一心二用,如果金融机构专心提高配置资源的效率,专心控制风险,专心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的投资产品,那么金融应该会做得更好,这是关于营商环境中,金融的部分。

我们考虑营商环境的时候,一定不能太拘泥于世界银行的这套考卷,我们要看更多的方面。

刚才我说了,中国可能是一个比较例外的例子,我们根据世界银行的考卷,考分不是很高,但是过去40年实现了高速增长,其实我之所以对这个问题比较了解,是因为几年前,世界银行对营商指数做了专家的评审,一共找了10位专家代表了10个不同的国家做评审,我有幸经被中国财政部推荐成为这10位专家之一。当时就对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指标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世界银行的这套体系,是看名义上的情况,办一个企业要花多长时间,也是看登记下来怎么样,登记后遇到的其它问题,它就考虑不足了。但是名义上的指标和实际情况可能有很大的差距。

中国的情况可能就是这样。比如说建筑许可,中国的排名曾经是158,现在尽管提高了,也还是122。如果看全世界盖的房子,可能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过去20年中盖那么多的房子。盖房子那么难,怎么把房子盖起来的呢?说明这个指标没有反映现实。为什么没有反映现实呢?其实这个指标也一定程度上反映现实。

我所在的学院从2014年就开始盖我们的楼,到去年才走完程序,很多企业告诉我们说,我们要走完房地产的程序通常要三年到三年半,到了这种困难程度,但是房子还是盖出来了,为什么?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我觉得很多企业没有按照这个程序规矩地走三年、五年,我们经管学院没办法,必须这么做,就走了五年。

而大部分企业可能找到了替代的方案,然后以比较快的速度解决了这些问题,我问了我的合作者这样的问题,既然根据世界银行的考卷得分这么低,为什么我们的经济有了增长。我们的答案是在中国,世界银行的考题是反映普遍的情况,是所有人办事的情况,但是在中国有很多情况下,企业得到了各级政府特殊的照顾,这些特殊的照顾,我们把它叫做特惠,这种特惠的措施是地方各级政府帮助企业,不一定是循规蹈矩的办事方法,但是帮助企业解决了实际的问题。

所以,我们现在要改善营商环境的时候,千万不能仅仅是答世界银行的考题,我们还要想到各级政府是否还在继续帮企业解决这样的问题。

除了刚才说的这些指标反映民意的情况,不一定反映现实情况之外,另外这些指标也不全面。比如说关于对外开放,刚才的10个指标跟对方开放有关的就是对外贸易。外商投资给我们带来了先进的管理技术等等,在这个指标体系中就没有得到反映。所以对外开放不仅仅是跨境贸易,如果我们只看跨境贸易,不重视对投资的障碍,可能我们也不能获得高质量的增长。

市场准入,可以说开办企业,但是我们注册企业的时候可能跟市场准入有一定的关系,世界银行的指标是对某一些特定的企业来看的,不一定有代表性,而有一些领域市场准入还是有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可能答世界银行的考卷外还要考虑市场准入是否有利与企业能够快快捷地进入到有短板的行业。比如说很多的服务行业,还是有短板的,这些服务行业进一步开放不仅不对外开放也不对内开放的情况,没有反应到指标里。

人才的环境。另外更重要的是,对于大湾区的建设,人才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我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帮助来自不仅仅大湾区的人才,来自全国的人才,乃至来自全世界的人才,那么营商环境就会更好。所以我们营造营商环境的时候不能忘记如何营造人才环境。人才环境包括很多的方面,我们是不是有很好的科研机构,跟很多国际上人才讨论的时候,觉得深圳是一个奇迹,没有世界一流的大学,但是经济发展很好,很多人结论说不需要国际一路的大学就可以把经济搞得那么好,我相信这个结论是错的,因为不同的发展阶段,一流的大学的作用不同。到了创新的阶段,一流的高校,一流的科研机构可能就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其实能够提供一个比较好的税收环境吸引全球的人才,对营商环境也非常的重要。

市场监管也没有在市场营商的指标中得到充分的反映,世界银行指标里谈到对投资者的保护主要是对小股东的保护。其实大股东的产权保护也很重要,企业是不是有一定的担心,对于产权保护还不够明晰,这也是一个问题。

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就是世界银行的指标体系很重要,它像高考一样,表示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营商环境,但是在我们努力提升营商环境的过程中,一定不能只看应试,一定要真正考虑企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营商环境,然后创造更好的环境,适应全球全国最好的企业,帮助我们成为有创新力、有活力的经济区域,谢谢!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