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金洲慈航巨亏后再爆雷:1.4亿债违约 多董事高管辞职

金洲慈航巨亏后再爆雷:1.4亿公司债违约,多名董事高管辞职

违约部分债券已两度延期。

上市公司债券违约再添一例。

5月15日盘后,金洲慈航(000587.SZ)公告,公司应于当日兑付“17金洲01”的本息合计1.3988亿元,但因流动资金紧张,公司未能如期兑付。

资料显示,“17金洲01”是金洲慈航目前处于存续期内的唯一公司债,发行于2017年4月5日,发行规模为5.2亿元,票息6.90%,期限为3年(附第二年末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到期日为2020年4月5日。

按照条款,投资者可在今年4月5日付息日之前,行使回售选择权。据金洲慈航3月2日发布回售情况公告,尽管金洲慈航将债券存续期后1年的票面利率由6.9%上调至9%,但持有“17金洲01”的投资者,仍全部选择了进行回售申报,回售金额本息合计5.56亿元。

在金洲慈航的协商下,截至4月9日,投资者撤回了80%的回售申报,即本期实际回售金额降至本息合计1.3988亿元,且回售资金到账日延期至4月15日。此后,金洲慈航又将上述公司债的兑付日延期至2019年5月15日。

金洲慈航的此次违约,此前早有信号。基于以上连续延期兑付的事项,债券受托管理人华泰证券认为,“17金洲01”兑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大公国际也在4月26日,将金洲慈航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BB,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将“17金洲01”的信用等级调整为BB。

金洲慈航主要从事黄金珠宝、融资租赁等业务,是“金叶珠宝”品牌母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金洲慈航实现营业收入104.8亿元,同比减少10.41%,亏损28.47亿元。亏损额中,最大的部分来自19.27亿元的资产减值。资产减值损失中,有14.06亿元来自坏账损失,4.98亿元来自商誉减值。

年报同样显示,金洲慈航2018年的财务费用高达12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15.87%。金洲慈航称,系金融市场变化,导致融资成本增长。

从流动性方面看,截至2018年末,金洲慈航的流动负债合计高达202.29亿元,其中短期负债高达94.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4.46亿元;而其流动资产合计仅160.8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16.69亿元。且货币资金中,有超过14亿元处于受限状态。

不过,金洲慈航的这份年报,被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主要有三点:一是审计师无法判断金洲慈航子公司丰汇租赁的商誉、应收租赁款、委托贷款等18.6亿元的资产减值计提是否合理;二是无法判断金洲慈航黄金类存货账面余额37.36亿元的记录与实际数量及金额是否一致;三是无法判断金洲慈航“关联方关系及其交易”披露的完整性。

不仅如此,在年报发布当日下午的董事会会议上,金洲慈航的三名独董及一名董事,对多项议案投了反对票和弃权票。在审议《2018年年度报告》时,独董胡凤滨、夏斌投了反对票,独董纪长钦及另一名董事投了弃权票。

对于投票反对的原因,胡凤滨称,“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存在不真实因素”;夏斌表示,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对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一季度报告显示,金洲慈航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89亿元,同比减少86.43%;亏损8.05亿元。但对于这份一季报,金洲慈航的三名独董仍然投了弃权票。其中,独董胡凤滨投票弃权的原因为:缺乏对财务数据的信任。独董纪长钦投票弃权的原因为:对相关财务信息了解不够。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自2019年以来,金洲慈航已有多名董事、高管辞职。3月,董事何小敏辞职;4月,副总裁童朝方、总工程师刘开才辞职;5月,独董夏斌、独董胡凤滨先后提出辞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