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政策面释放新信号 上涨行情进入第二阶段

日k线图

日k线图

朱斌

随着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召开及其对经济的定性,市场未来所面临的政策环境已经基本清晰。行情将由前一段时期的预期修复、情绪反转阶段,进入到对于经济基本面预期提升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市场会反复出现对经济数据的出炉与预期验证之间的调整,因此,一季度以来快速单边上行的行情将告一段落,进入到由经济基本面向上预期带来的震荡上行区间,直到被经济拐点确认或去杠杆政策重新出炉所打断。

在宏观经济的周期性波动方面,我们一直强调,今年的宏观经济是前高后低。上半年走势高于预期,下半年走势低于预期。上半年的预期差使得市场向上,下半年的预期差使得市场承压。随着一季度各项经济数据的出炉,经济的走势正在逐步验证我们的预判。一季度GDP6.4%的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底市场一致预期的6.2%。对于经济运行的周期性判断,我们再次强调三个方面:其一,经济较为强劲的表现,根本性动因来自于2016年以来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同步复苏的尾声力量,当前经济的整体状况一直是“将弱未弱,将下未下”的状态,此前是市场过于悲观了。其二,此轮经济的小复苏周期始于2018年三季度。从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来看,在国际经济高位弱平稳的状况下,出口上行空间不大。而房地产去库存使得居民加足杠杆后,消费这块的增速基本呈现平稳缓慢下行状况。因此对经济周期波动影响最大的就是投资领域。实际上,房地产、制造业、基建就是投资领域的主要内容,这三项数据都从去年三季度开始企稳并稳步抬升,对经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其三,未来经济存在的是下行压力而非上行压力。不论是从各类中观的经济数据,还是流动性指标,一般能维持8-10个月的上行,到今年年中或者三季度见顶,之后又有重新回落的压力。

在宏观政策层面,政治局会议对经济政策的审慎定调,基本排除了人造“水牛”的可能性。此次政治局会议有两大方面值得特别关注。其一,是用“去杠杆”替代“六个稳”。通过对比2018年以来历次以经济工作为主要内容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我们可以发现,中央在2018年二季度后期觉察到了经济下行压力,并在2018年7月31日、10月31日和12月13日的连续三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强调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三季度以后就未再提“去杠杆”。到了此次会议,“去杠杆”被重新提及,“六稳”并未出现。其二,中央对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去杠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意志是十分坚定的,对于结构性改革与“稳增长”的内在逻辑关系也看得十分清晰。此次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对于经济形势判断中,有一句话值得注意:“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必须保持定力、增强耐力,勇于攻坚克难”。此话包含了三层含义:其一,经济仍然有下行压力。这意味着虽然一季度GDP超预期,但是未来仍然会下行,会低于6.4%,甚至下滑到6.3%、6.2%都是有可能的。这既与中央此前调宽了GDP目标范围,由6.5%左右调整到了6%~6.5%的区间相一致,同时也相当于明确告诉了市场,经济的长期增速在今年一季度或者二季度见底的想法可以休矣,因为经济若是一季度就见底,那未来应该是逐季走高,全年就会明显达到或超过6.5%,这明显与中央的预判相悖。其二,这种压力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经济不光受到周期性向下的压力影响,同时也受到结构性、体制性的因素影响。由于周期是波动的,既会向上,也会向下,但结构性、体制性因素却会永久性地压低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因而对经济是一种“更多”的压力。其三,“勇于攻坚克难”,这意味着只要情况允许,中央层面随时准备再次启动结构性改革措施,来解决这些“结构性、体制性”因素。会议明确了“要通过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的新进展巩固经济社会稳定大局”,说白了就是要通过结构性改革来理顺经济体制,提升潜在增长率。这意味着只要内外环境一缓和,此前各类改革措施,包括资管新规、去杠杆等措施,随时有可能继续推进。

从流动性表现来看,流动性最宽裕的时段已经过去。流动性包含货币与信用。2018年1月央行宣布降准后,货币开始宽松,无风险利率在去年初见顶回落。但由于资管新规的落地,信用却呈现收紧的状态。一直到2018年10月,信用紧缩才开始见底。市场由此进入“货宽信宽”的流动性最舒适区间,由此也带来了一季度超过800点的上涨。当前,虽然信用宽松仍在持续,但是无风险利率已经明显上行,市场进入“货紧信宽”的流动性区间。同时,按照社融增速波动的节奏,信用宽松的高点大概率在年中出现(5月份或者7月份会出现社融增速的高点,当然不排除政策收紧使得高点前移)。之后,市场会出现由终端需求不足导致的信用逐步收紧的状况。从这个角度来看,此前市场预期的“社融领先经济见底”的逻辑并不存在,在经济自然复苏的周期当中,信用实际上与经济是同步起落的。过去十年中,社融增速有过四次大幅度上升的状况,但只有2008年4万亿、2012年大放水,社融增速上行是领先于经济上行的。但是这种宽松刺激对于经济助推的效果实际上是快速衰减的:2008年4万亿刺激之后,经济维持了近两年的上行,而在2012年的大放水中,处于下行周期当中的宏观经济只维持了半年左右的企稳便继续滑落。之后,在2016年初以来的经济自然周期上行中,社融增速实际上是与经济增速同步反弹的。

综合来看,随着政治局会议对于政策的定调,市场的上涨开始进入到第二阶段。由前一段时期的预期修复、情绪反转、流动性助推,转变到对于经济基本面预期提升的阶段。在这一时期,经济数据的不断出炉将使得市场预期产生波动,市场也将大概率进入震荡上行阶段,很难再现一季度单边上扬的状况。目前有两个方向可以关注。其一是受经济周期上行影响更甚的白马龙头;其二是业绩增长确定的成长股。

(作者系西南证券策略首席分析师)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