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董明珠闺蜜独董的逻辑 揣着明白装糊涂打太平拳?

闺蜜独董的逻辑

来源: 饶叫兽说资本 

给各位朋友拜个晚年,猪年吉祥,猪事顺利,势如破竹!

今天我蹭个热点,董小姐和她的闺蜜独董从来都是财经界的流浪地球。

春节假期结束的第一个早晨,我感觉到非常疲倦和无聊,朋友圈不是旅游摄影展就是流浪地球的各个角度,甚至一个朋友还写了一篇流浪地球里有没有党的领导,我没点开了看,这还用说嘛。还是董小姐和她的闺蜜独董把我从百无聊赖中拯救了出来。

上个月,董小姐在临时股东会上披露业绩预测引起坊间一片哗然,有人说违规,有人辩解,都收市以后说的,晚上又立即打了补丁做了公告也没什么影响,有人等着看戏,这就包括我,这烫手的山芋交到了监管手上,犹如嫩豆腐掉到了灰堆里,吹不得打不得,不处理,违规在那里放着,装看不见好像不行,处理吧,董小姐岂是谁都敢碰的?智慧啊,我呼唤你的名字。

处理出来了,监管警示函,不轻不重,不疼不痒,还是很高明的。这是证监会的非行政处罚监管措施,没什么实质性后果,基本意思就是考试时候监考老师常说的,后面的同学注意一点!然后几天,董小姐没什么声音,看到这个,节前扫除中,我默默把资料归了档,看来只能做个公司治理课上讲解信息披露规则的案例,文章素材就不好了,寡淡,犹如春节的朋友圈。

董小姐岂是寡淡之辈,最起码董小姐的闺蜜独董不是,这不,假期一过,刘老师微信公众号一篇檄文贴上了,浓油赤酱的,好不过瘾。文章不长,我就贴在下面,我们先学习下:

严格监管 严格执法

刘姝威 2019年2月11日

2019年1月31日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关于对董明珠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其称:“董明珠:经查,你作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电器)董事长,在2019年1月16日下午召开的格力电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发布了格力电器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有关业绩信息,而格力电器,在股东大会结束后的当天晚间才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你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二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二款:“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公司网站及其他媒体发布信息的时间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答记者问等任何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报告、公告义务,不得以定期报告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临时报告义务。”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董事会秘书负责办理上市公司信息对外公布等相关事宜。除监事会公告外,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应当以董事会公告的形式发布。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非经董事会书面授权,不得对外发布上市公司未披露信息。”

按照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公司董事高管在通过指定媒体公开信息披露前,无权在股东大会上报告公司业绩预期。但是这种行为违反了《公司法》第九十八条:“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9年1月12日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上透露,美的集团2018年预计税前利润超过260亿元,再创新高。”1月15日美的集团发布《2018 年度业绩预告》。按照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方洪波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六条和第四十五条。

如果广东证监局给董明珠发《警示函》,而对方洪波的行为不发《警示函》,那么,广东证监局是否选择性执法?

关于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有两个原则问题必须有明确答案:

第一、公司董事高管是否有义务向股东大会报告业绩预期?

第二、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六条和第四十五条的是向股东大会上报告公司业绩预期的董事高管还是擅自向媒体发布股东大会内容的股东?证监局应该处罚谁?

上述两个原则问题关系到上市公司的董事高管、股东和媒体的行为准则,关系到中国证券市场的风气和社会风气。

中国证监会和广东证监局必须对上述两个原则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否则,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作为具有示范性的案例,将使全国上市公司无所适从。

实施注册制是我国证券市场发展的里程碑。注册制顺利实施的基础是严格监管证券市场,严格执法。我希望,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涉及两个原则问题的正确答案能够让证券市场感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和震慑力。

不长,对吧,一大半还是监管函阐述的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我们得回顾下,要不讨论流浪地球的时候,你连氦闪都不知道,看起来就很低级。文章名字取得很中性“严格监管严格执法”,不过,转载的文章改的题目就不中性了,当然这不是刘教授本意,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小编们的手脚,如下:

不过这正好戳中刘教授檄文的第一个逻辑。

我上小学的时候,不太用功,那时老师、爸妈好像都不太管,散养放羊,平时开心,考试头痛,不免动点小脑筋,做点小炒放在铅笔盒里。同桌大牛,人高马大的,威慑坏孩子有用,考试比我还闹心,看在平时帮我出头的份上,我抄完偷偷把小抄塞给了大牛,大牛是个好孩子就是脑子慢一点,你说抄吧,你也遮着掩着,他倒好,大明大放来,好巧不巧,教导主任来我们班巡视,抓个正着,大牛零分,大牛很生气,指着我对教导主任说,小胖也抄了,为什么你只处罚我?我很害怕。方洪波也应该很害怕,你也说了。教导主任是个黑胖子,厉色呵斥道,小胖也抄,那是他不对,不代表你抄就对,你违反考场纪律就是零分。大牛想不通,很生气,嘴里嘟囔着,他也抄了!

春节我和老婆包饺子,猪肉韭黄馅,我从小到大好像都是在春节吃韭黄,我顺口问老婆,这韭黄和韭菜是啥关系,表兄弟?另外一个品种?老婆说,你这都不知道,韭黄就是韭菜,就是不让韭菜见太阳,捂着,这不见太阳的韭菜就是韭黄,是另外一个样子的韭菜。

刘教授说:按照广东证监局发布〔2019〕6号《警示函》,公司董事高管在通过指定媒体公开信息披露前,无权在股东大会上报告公司业绩预期。但是这种行为违反了《公司法》第九十八条:“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这逻辑神的,这两件事有关系吗?韭黄也是韭菜,只不过长得白净一点。

我本来想正正经经就这个文章聊聊公司治理的法规,聊聊公司法,因为这些问题,刘教授的问题,只需要好好学习一下公司法证券法,学习一下上市公司的相关法规,就不难回答,但是我这些文章的读者和我一样都是韭菜,他们没有从事公司治理工作的经验,也没有做过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可是刘教授是最牛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连这些都不明白,那岂不是韭黄,只是看起来白净了一些。又或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打太平拳,也未可知。

股东大会是(股份)公司的权力机构,这是公司法不假,但是,这一条不代表公司董事高管有权力在公开信息披露之前在股东大会上披露内幕消息。我们今天不抠法规条条,因为刘教授已经说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是违反了《公司法》第九十八条,因而是不对的,就好比,大牛对教导主任说,为啥要罚我?因为你作弊,为啥作弊要罚,这是学校的规定,这规定不对,侵犯了大牛红小兵的权利。

为何上市公司(公众公司)管理层在公开信息披露前不能在股东大会上披露消息?道理很简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原则有五个: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其中公平的意思是上市公司要一视同仁的对待全体股东,不能区别对待,按刘教授的话就是不能选择执法,要告诉什么重要消息,必须全体股东一起来。上市公司(公众公司)的特点是股东分散,召开股东大会,小散们通常是不去参加的,也就是这不是一个全体股东参加的股东大会,如果管理层在股东大会上披露未经公开的消息,就形成了部分股东知道部分股东不知道的情况,也就违反了公平对待全体股东的原则,公平的原则要求,所有股东都得到一致的待遇,这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公告,这一点好理解吧。

刘教授下一个问题是:公司董事高管是否有义务向股东大会报告业绩预期?看起来义正辞严,不过股东大会有股东大会基本的逻辑,股东大会只能按股东大会的通知中列表明的议程开会,对股东大会通知中列明的议案进行表决,也就是股东大会不能讨论事前未通知股东的事项,如果公司董事高管需要向股东大会报告业绩预期,需要在股东大会通知中列明该项议程议案,也就是说,在发出股东大会通知时,应以公告形式披露业绩预期,宾狗!问题解决了,临时股东大会通知是在15日前,已经公告了的业绩预期,自然要报告,没有公告的,自然不能报告。

刘教授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证监局应该处罚谁?是向股东大会上报告公司业绩预期的董事高管还是擅自向媒体发布股东大会内容的股东?显然他们违反的法规不太一样,董事高管擅自发布是违反信息披露规则,得到内幕信息的股东再泄露或者利用,这是违反证券法的内幕交易行为,证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公司的经营、财务或者对该公司证券的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为内幕信息。公司董事高管是内幕信息的当然知情人,证券法七十六条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不得买卖该公司的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

对不起抠法条的老毛病又犯了!

闺蜜独董最后送了两顶大帽子给广东证监局,一顶是风气,一顶是注册制。就像讨论流浪地球,哼哼害怕了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