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两市财报业绩不敌火币 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在赚谁的钱?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两市首份财报业绩敌不过火币七分之一 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在赚谁的钱?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

没有比较,就看不到差别!在踏实做实业与从事虚拟数字货币交易之间,经过一个年轮,随着首份上市公司年报金银河的发布与虚拟数字货币交易所经营业绩的出炉,外界终于得到了明确的结果。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1月21日,沪深两市发布的首份上市公司年报金银河(30069.sz)业绩显示,2018年金银河实现营业收入6.42亿元,同比增长31.0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36.48万元,同比下滑2.32%,每股收益为0.62元;与此同时,在1月24日,作为全球最大的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火币创始人李林发布的公开信透露,在2018年整个虚拟货币暴跌的行情之下,服务器全部搭建在海外的火币平台,仅靠交易就获得手续收入超过5亿美元,是金银河营业收入的近7倍。

记者获悉,尽管李林公布火币交易平台的业务数据,是源于此前某自媒体平台借火币爆料人之口,发布火币“大撤退”、“告急”等文章,质疑火币业务增速及收入情况的一种反击。但是作为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能在一年内获得如此丰厚的交易佣金,还是让外界大跌眼镜。

做实的不如玩虚的

“看来做实业的,还是敌不过玩虚拟经济的。”1月24,上海一家大型券商资深分析师张杰(化名)看到火币的经营业绩后,禁不住如此感叹。

在张杰看来,金银河是创业板上市的一家主要做锂电池生意的公司,按理说锂电池行业也算是国家实体经济推动电动车行业发展中产业链重要环节,而火币交易平台则是国家禁止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其业务模式是两端在境外,人员在国内的现状。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事实上,据本报了解,在李林发布的公开信中提及,2018年火币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突破2000亿美金,手续费收入突破5亿美金,同比增长100%。此前有行业分析师Crypto_Mick曾根据平台币回购情况,测算三大所收入,结果与李林披露内容一致,火币收入在币安、OKEx全球三大交易所中保持第一。

《华夏时报》也根据查阅的诸多数据发现,目前Huobi Global与火币合约日均交易量总和,已经多次位列全球第一。此外,火币还获得了全球前三大市场日本、美国、韩国的合规运营牌照,是持有大国牌照最多的交易所。

在公开信中,李林称,火币完成了Huobi Global(OTC+币币+杠杆+合约)、火币云生态、以及本地化交易所(美、日、韩)多核驱动的业务布局。在Huobi Global业务层面,OTC日均交易额超过1亿美金,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OTC平台之一。火币合约上线首月,交易量突破200亿美元。Huobi Global与火币合约日均交易量之和,多次位列全球第一。

火币云为全球超100家交易所提供技术服务,日交易额突破3000万美元。在本地化交易所布局上,火币已获得日本、美国、韩国的合规运营牌照,是持有大国牌照最多的交易所。在美国,火币与HBUS战略合作,获取了MSD及部分州的MTL牌照,并正式上线火币美国交易所,开通法币交易;在日本,火币获得日本金融厅特批,并购BitTrade交易所,获得了仅有的17张牌照中的一张,并于1月初上线火币日本交易所;在韩国,火币韩国站交易量已进入当地市场前三位,法币交易开通首日,24小时累计充值达6500万美元。

“OTC市场类似于证券交易中的场外市场,火币公布的其2018年场外市场佣金收入就达到1亿美元,由此可以想象做交易所平台是多么赚钱。虽然火币也自称已为全球超100家交易所提供技术服务,还与俄罗斯开发与对外经济银行进行合作,但是总的来说,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平台服务的终究是虚拟经济。”对此,有业内资深人士受访时如是指出。

其它的几大交易所平台也无非如此。

看看这几年火币所做的事情,也就知道“玩虚”的能赚到多少甜头。

火币称,过去三年,火币推出矿池业务,在上线后的首个季度里,火币矿池便实现盈利。火币矿池去年全年营业收入为3.5亿元,其中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增长222.2%,并成为EOS、TRX、CMT、GXS、ONG等项目的超级节点,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DPOS矿池之一。李林还提到火币已投资60余个区块链项目,并推出火信、火币钱包等行业入口。

“从去年开始,火币围绕Huobi Global交易业务完成OTC、币币、杠杠、合约、全球本地站的交易入口布局,还对矿工、钱包持币者等垂直群体推出相关服务。至此,火币已成为全球唯一进入日本、美国、韩国三大市场,满足矿工、钱包持币者、投资者、套利者、套保者各类用户需求的交易平台。目前,火币已形成多入口、多收入增长点共存的集团态势,一旦下一轮行情到来,这艘全副武装的战舰会成为最先到达新大陆的那个。”李林表示。

到底在赚谁的钱

从2018年伊始,整个虚拟货币市场达到最高处顶峰市值超过万亿美元,到2018年底市值缩水至不到3000亿美元,全球有多少投资者在其中“沦陷”、血本无归,又有多少散户刚冲进去就被杀的“片甲不留”。但是,这并不代表交易所平台会跟随投资者“同甘共苦”,它们需要的是一批又一批韭菜的进场,尽管全球排名三甲的交易所平台都是中国人设立的,但是他们却不被允许在中国开设平台,然而这并不妨碍它们的创始人转战海外来赚取国内韭菜的钱。

“2018年三月份之前,国内冲进数字货币市场的投资人太多太多了,那时候市场人气达到了顶点,交易所平台可谓赚的是盆满钵满。而随着三轮市场的暴跌,无论是比特币、以太坊价格都出现腰斩再腰斩,交易所平台的交易频率大大降低,否则的话,交易所平台赚的更多。”对此,有市场人士分析指出。

事实上,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火币也好、OKEX也好,甚至币安,这些机构都游走在中国金融监管政策的灰色地带。

“在监管层眼中,确实从2017年9月开始到2018年6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中,央行联合多部委持续出重拳打击虚拟货币炒作和ICO,把这些交易平台赶出了国外,禁止了ICO。但是它们并没有消失,那些炒作数字货币的投资人也没有消失,所谓火币的OTC场外交易架构就是变相的国内投资人买卖的平台。”有业内人士如是说。

而在李林的公开信中,记者甚至看到他称,2019年火币还将更加聚焦、深耕、专注,将公司更多资源和团队更多精力集中在交易所业务上,减少非核心业务的投入。继续巩固GLOBAL业务线全球领先地位的同时,在美、日、韩等主要市场上,朝合规化、专业化、本地化的方向持续深耕,在其他非主要市场通过火币云和合作伙伴建立广泛合作,打造全球领先的区块链资产交易网络。这也意味着,交易所平台赚所有投资人的钱不会停止。

而这些钱,合法焉?非法焉?也各人自知而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