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红纸包绿纸包”,留下糖纸藏起来

新闻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图/晨报记者 徐妍斐 制图/潘文健

晨报记者 徐妍斐

昨天,“LuOne X大白兔60周年展”开幕了,糖纸收藏人曾优良受邀来到了现场。

在这个强调上海经典老品牌年轻化发展之路的展览上,曾优良的藏品所在的一隅却反其道而行之,展现了“大白兔”品牌60年的悠长历史。

上海的大白兔奶糖是由上海爱民糖果厂生产的“米老鼠糖”“三喜奶糖”演变而来,最早的大白兔奶糖是一只侧蹲着的白兔子,诞生于1959年,是代表上海产业工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的产品。

上世纪60年代初,曾优良还是个三年级小学生,每天玩的游戏无外乎男孩子间流行的弹玻璃珠、刮“香烟牌子”……“那时候没什么玩具,糖也不多,只有过年才能吃到。”在这种情况下,每当有糖吃,曾优良就会把糖纸收集起来。

他收集糖纸还有另外一个用途,因为当时他担任学校的宣传委员,负责画黑板报,而糖纸上的图案好看,正好解决了黑板报上的素材需求。就这样,曾优良开始收集糖纸,这一收集就是漫漫50年。

50年来,他收藏的糖纸有自己吃糖留下的,有在路上捡拾到的,有别人赠送的,但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童年时代和同龄的孩子交换而得的糖纸。曾优良清楚地记得,中百一店后面的六合路、大上海电影院旁的宁波同乡会台阶上,他和别人都曾进行过这种糖纸交换。曾优良藏品中的“大白兔”“牛郎织女”等糖纸都是那时换来的。

当时和曾优良交换糖纸的孩子们,可能很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淡忘了这个“幼稚”的爱好,而曾优良对糖纸的收藏却始终没有放下。

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消费品市场突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爆发,市面上出现了各种各样品类丰富的糖果,过年时眼巴巴地等着父母凭票给自己领一些糖的情景已经不再,虽然和如今的市场量级远不能比,但在当时已足够让曾优良“开了眼界”。

就这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以大白兔奶糖为代表,曾优良对糖纸的收藏又到了一个新阶段。每当市场上出现新的“大白兔”糖果,他就购买。和人们印象中“大白兔”只出蓝白包装的白色奶糖不同,“大白兔”的发展历史中很有些“少数派”:比如包装颜色上,出过紫酱色、枣红色的糖纸;糖果种类上,出过果仁巧克力、花生牛轧糖;糖纸材料上,用过“玻璃纸”、涤纶……而“大白兔”的糖标形象也越来越丰富,侧蹲着的兔子开始变得越来越活泼:有跳跃的、有滑雪的、有拉车的、有赛跑的

……

近年来,在消费创新的时代召唤下,“大白兔”品牌的出新力度不断加大,曾优良的收藏也从糖纸进一步拓宽到了广告、宣传牌、包装袋、铁盒、罐头等。一个个的铁盒、罐头填满了好几个大箱子,连同七厚本糖纸收集册,占了家里很大一块面积,而老伴对此毫无怨言,非常支持他的收藏爱好。

他的糖纸收集册采用活页夹的形式,这样方便把每张藏品拆卸下来,而不会对收集册造成破坏。他的糖纸也不是用胶水粘贴在收集册里,而是把糖纸放进自制的透明封里,将透明封粘贴到硬卡纸上。这还不算,每份藏品下方都有打印的文字说明。

在成为上海家喻户晓的糖纸收藏者后,有电视台、报纸来采访,有出版社帮他出书,知名食品企业的老总提笔作序……但对曾优良来说,他对糖纸收藏的热爱从不功利。

糖纸是糖果文化的一部分,一张小小的糖纸,见证了社会的沧桑巨变,凝结着设计者的智慧和品位。五十年星移斗转,在曾优良的见证下,上海本土品牌“大白兔”也从一只侧蹲着的安静小兔,成长为活泼可爱、奔跑在地球村的快乐兔。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