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从31岁干到48岁,出了趟差,CEO发现自己遭罢免了!京基集团“二公子”浮出水面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从31岁干到48岁,出了趟差,CEO发现自己遭罢免了!京基集团“二公子”浮出水面

南方都市报

13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1月11日召开的董事会,已审议通过罢免酷派执行董事、副主席、行政总裁蒋超于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同时委任马飞为公司财务总监。

可是,仅仅在一天之前,也就是1月10日,蒋超还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期间,以酷派集团CEO的身份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并畅谈酷派未来。而上个月,也就是去年12月10日酷派发布的最新公告还显示,蒋超仍在“应选连任董事”的名单之中。但是,一夜之间,蒋超却遭遇罢免,事发突然,以至于南都记者还没有倒过来时差。

南都记者留意到,伴随着蒋超的出局,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二公子”陈家俊开始浮出水面,与此同时,梁兆基等“京基系”管理层也正式接管酷派。新股东及其代言人的入主,能否给停牌近两年的酷派集团带来转机?

总裁蒋超遭罢免事发突然

“2019年年底,酷派会用MTK(联发科)的芯片做出第一款5G手机”,1月10日下午,美国拉斯维加斯的CES期间,酷派CEO蒋超在拉斯维加斯Cosmopolition四楼的一个宴会厅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畅聊5G、AI、IoT与酷派的发展。

酷派总裁蒋超在美国CES展期间接受南都记者专访。

“5G方面没有跟高通合作首发主要是价格太贵了,用高通芯片的手机保底价至少在1000美金即人民币7000元以上,跟MTK合作能够争取把成本能做到400美金以内,理想销售价格在500美金左右,另外我们自己拥有的5G技术专利已经200多项,所以在5G酷派会有一席之地。”蒋超表示,其次在AI方面,“我们在硅谷打造了一个50到80人的团队,陆续推出了智能手表、5G的Mash无线路由器等IoT产品。2018年酷派销售额的90%来源于美国,接下来其重心也会继续放在美国。”

当时的蒋超一身浓重的烟味,双眼泛红,据蒋超透露,这几天他一直在CES上寻求有无与美国本土基金、政府的合作机会。“现在我们也正在运作,怎么让酷派能拿美国的资金,让美国本地机构控股、用美国本地员工,就此做了一系列的改组。”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是,1月11日下午,在大洋彼岸的香港,一场秘密召开的董事会,最终投票决定让蒋超“出局”。

1月13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月11日下午召开的董事会审议通过,罢免蒋超于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包括但不限于彼于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副主席、行政总裁及所有董事委员会角色职务,终止所有相关服务合约及雇佣合约;同时,委任马飞为公司财务总监。

公开资料显示,蒋超47岁,截至2018年12月已经担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三年。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10日酷派发布的公告中,蒋超与梁兆基和梁锐仍在“应选连任董事”名单中。

而在不久前发布的新年致辞中,蒋超还曾提到,2018年酷派的整体业务达到预期目标,并组建了以美国本地知名高管为领导的团队,开拓北美与加拿大市场。除手机外,产品方面也丰富了品类,如MBB、追踪器、基于家庭需求的IOT产品链,还有美国本土品牌Xcentz。

但根据13日酷派的最新公告,新任执行董事名单中,只剩下梁兆基、林霆峰及梁锐,其中梁兆基此前职务为酷派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公司秘书,梁锐与林霆峰同样也是执行董事。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梁兆基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此次罢免是否意味着,昔日酷派老将已悉数退出酷派管理层,取而代之的已是“京基系”人马。 

京基“二公子”陈家俊或成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梁兆基在会计行业拥有超过15年经验,加入酷派集团前,他还于2015年9月至2016年12月担任港交所上市公司KK文化控股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并自2016年12月起担任KK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之非执行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KK文化原名先传媒。2015年京基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联合另一位深圳地产二代——香江集团的刘根森,耗资3亿多港元入主先传媒。至2016年底,陈家荣增持为第一大股东,并出任KK文化的董事会主席。

直到2018年11月底,陈家荣辞任并抛售了全部KK文化持股,此时KK文化的股价不到陈家荣入股上的一半。

由于双方在KK文化的时间轴有较长时间重合,梁兆基自然被业内认为是“京基系”人马。

不仅如此,虽然酷派集团近期股权的连续变更,其实际控制人也终于浮出水面。

南都记者留意到,2018年1月初,酷派集团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中文名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以6.7亿元人民币出售酷派8.97亿股份,交易完成后,买方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最大股东。

当时酷派公告中并未披露威日创投有限公司更多信息,仅称该公司是一家于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但有多名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威日创投背后的控股方是京基地产。随后,京基集团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向媒体否认了集团有相关业务正在开展,但也坦言,不确定老板是否个人有其他投资项目。

不过,按照酷派集团在2018年12月1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Power Sun Limited全数已发行股本由Chen Jiajun(陈家俊) 100%持有。”

而根据同花顺的股权转让信息表明,2018年12月14日,威日创投曾对其持有的8.97亿酷派集团股份进行多次倒手,其中包括KingKey Financial holdings (Aisa)limited京基金融控股(亚洲)有限公司,Great Splendid Holdings Limited等,但陈家俊的实际持有股份未发生变化。

众所周知,京基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华的“二公子”、陈家荣的胞弟、京基商业公司副总裁的名字也是陈家俊。所有这些信息似乎都指向了“京基系”。 

京基系接盘难解酷派危机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京基二代”们此前也有多次投资科技股经验,但大多在接盘后出现惨跌。

2016年底,陈家荣及弟弟陈家俊控制的京基实业作为最大基石投资者,认购美图公司1.09亿股,耗资约9.27亿港元,随后又在2017年6月耗资34亿港元场外扫货4亿股。至2018年9月,陈家荣持有美图12.02%股权。

但2018年,美图股价一路下滑,至今仅2.3港元左右,较陈家荣的成本价8.5港元/股,跌幅已近八成,浮亏高达30亿港元。

另一家科技公司雷蛇在2017年11月挂牌上市之时,京基实业同样作为基石投资者认购4020.4万股。彼时,雷蛇发行价3.88港元,但目前已跌至1港元左右。

如果“京基二代”果然成为酷派的新任东家,那么“京基系”接盘后能否化解酷派的危机,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自2017年3月31日在港交所暂停买卖,截至目前,酷派股票仍在停牌中,持续停牌超过21个月,停牌前酷派股价为0.72港元,总市值为36.24亿港元。

2018年12月6日,酷派集团发布的2017年全年财务报告显示,该集团去年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8%,年内亏损26.74亿港元,同比减亏38%。每股摊薄亏损0.53港元。

相比以前,2017年的财务报告迟到了很长一段时间。对此,蒋超独家回应南都记者,这是因为酷派跟会计师之间看法不同。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乐视和刘江峰团队这两年给公司造成的亏损太大,“所以我们需要谨慎的来看待每一笔账。”

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欠款、裁员、甩卖资产和控制人更迭之后,酷派的主营业务智能手机已经彻底退出国内市场。蒋超管理下的酷派早已将重心转向美国市场。蒋超说,“我们现在就等于把整个运营和技术重点、技术团队移到美国来,所以现在严格来说,酷派正在往一个标准的美国公司的方向在走。”现在酷派整个销售和产品团队,基本上都是建立以美国当地人为主的一个团队,如高管、职员也基本上是本地人为核心的管理层。”

此外蒋超告诉南都记者,目前酷派业务量、销售额的90%都是来源于美国。为此,酷派还长期包下了拉斯维加斯Cosmopolition4楼的一个宴会厅,作为酷派在美国商用、洽谈业务的办事处。按照蒋超的说法,美国的市场90%是运营商来做的,只有10%是公开市场和线上,“美国的市场是一个倒锤形,67%是600美金以上,基本上是三星和苹果。7%是200到600美金之间,然后27%是属于200美金以下,而200美金以下主要是由中兴、酷派、阿尔卡特三家把持的市场。”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酷派的手机业务已经“回天无力”,京基系接手后酷派将如何发展目前仍是未知数。对此有业内人士猜测称酷派或可借鉴美图,将手机业务打包转让,重心转向房地产,据悉酷派在深圳、东莞、西安、河源、郑州等地方拥有多处土地,其中仅深圳南山的酷派信息港就占地超过3万平方米。

但也有手机行业人士认为酷派或维持现状仅保留海外市场。据悉除了土地储备外,酷派仍有不少专利储备,蒋超透露,酷派在持有手机行业的10000多项专利以及200多项5G技术相关专利,2018年初酷派集团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曾向小米发起专利侵权诉讼。 

对话蒋超:“现在的酷派是一家在中国成长的美国公司” 

美国时间1月9日,蒋超在拉斯维加斯Cosmopolition4楼的一个宴会厅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对于现在的酷派,蒋超强调“这是一家扎根在中国,在中国成长的美国公司。”

贾跃亭和其曾经掌控的乐视,被外界认为是把酷派拖进泥潭的推手之一。但是看起来蒋超似乎并不记恨贾跃亭,“我偶尔还会见他一下,因为大家还是朋友,就不管他怎么样,大家还是朋友,因为贾总还是我非常尊敬的企业家。”

与外界一直认为的贾跃亭“老赖”形象有所出入,同样也是贾跃亭“债主”之一(据蒋超透露,目前乐视还欠着酷派约七八千万的款项)的蒋超表示,“按照我跟贾跃亭这么多年的友情来看的话,就是贾跃亭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是受不了任何人说他的坏话,假设他身上有一分钱,他不可能让外界来骂他不还钱的,所以这也是反向证明他确实没有资金来还。”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