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董登新:五大因素助力养老金第三支柱崛起

新浪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财经讯 1月12日,《建立中国特色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制度》成果发布会(中国社会保险学会2018年度重点课题)暨第三支柱养老金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新浪财经为媒体支持。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第三支柱崛起有五个来自宏观基本面的解读。第一,14亿人口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第二,我们马上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意味着小康社会要达到更高层面的一个追求; 第三,房地产大概率不会再有过去大幅上涨情况;第五,资管产品100万亿,资管的产品实际上就是个人养老金的一个锻炼的场所。

从各类金融机构角度看,公募基金说白了,它作为投资专家来讲在这方面有特有的优势。比如说保险的精算、设计是强项。我们中国银行有独立的子公司,我们的银行已经开了四家独立的四公司专门搞银行版的资管产品,理财业务的,我们虽然是分业监管但是金融业有向混合走的格局。中国的CIP(中国个人养老金制度,China Individual Pension)现在就可以放开,让我们的四大金融机构可以自由的开户。

以下是实录:

董登新:谢谢董老师,林羿老师在美国研究美国养老金,我在中国研究中国养老金,我在这块林总讲的应该说我能产生共鸣,我跟他是知音。

我原来是搞资本市场的,介入到美国养老金有一些收获进去出不来,所以有很多东西我还在继续研究之中。刚才讲的CIP,2019年是CIP元年,我在昨天才拿到课题的快递(报告全文),所以我的演讲内容已经完成发过来了,要不然我要重新改一下口径。我一直不知道有一个什么好的名字,我说中国版怎么样有更好的不学美国,CIP。

胡会长说要宽出去,我想窄进来,我是做了5页的PPT,我尽量把时间压缩一些讲一些技术的东西,其实我也是借鉴了美国的,做了一点灵感的拓展。

第三支柱养老金确实面临重大的机遇,可见是中国当口上重大的风口,我们第一支柱应该说费率高,负担重,而且第一支柱规模的扩张遇到大的问题就是转制成本的偿还,全国统筹的压力。第二支柱就像杨老师讲的不叫过气了,是说它失去了黄金时间,黄金时期错过了,第二制度的企业年金遇到了巨大的瓶颈,规模狭小,形同虚设。从制度的定位角度,从发展的进程把历史机遇推给第三支柱,第三支柱虽然是起步晚,弄不好将来会后来居上,它的名声、规模有可能超过第二支柱。

第三支柱崛起有五个来自宏观基本面的解读。

第一,14亿人口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美国3医人口能够储备2.8万亿的养老金,我们14亿人口每个人只有小小的数字它就是一个大的积累,更重要是14亿人口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

第二,我们马上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意味着小康社会要达到更高层面的一个追求,那就是人们在满足填饱肚子以后要满足将来。

第三,中国的放贷,中国国民腾房已经达到了巅峰,我们商品房有时候90%,有时候80%,所以腾房的时代已经终结,现在的腾房基本上是保值,所以人们不必要把过多的钞票放在腾房上。

第四,资管,资管产品100万亿,资管的产品实际上就是个人养老金的一个锻炼的场所,你想做国民个人养老金,首先资管产品方面拿出本身,当然资管产品主要是中短期产品,个人养老金将是长期的产品,你怎么切换你的思路,基本上我们有一个概念的场所,最后我们的养老金融国民教育已经起步而且规模宏大,中国养老金50人论坛已经担当了这一历史使命。养老金融的概念,这一宣传将为我们国民养老储蓄进一步做大做强,奠定坚实的国民教育的基础。

大家看看没有报税的年代税优是不管用的,大家各个单位不知道有没有通知大家登录个税APP,那个玩意太简单了,就是一个傻瓜版的。专项扣除这个不用管代为给你代扣,专项附加扣除6项,自己申报,自己提供证据。当然这个税务部门还有办法查询的,它会打通信息平台。没有这样一张APP的话,国民报税是报不出来的,公民的收入申报意识淡薄,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在高效的全国统一的税务体系。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国民有了报税意识才有了税优意识。你没有报税的意识谁管税优税优啊,所以我们现在很紧张,进入到2019年1月1日之后,我在外地做演讲给我一点报酬我要税后,支付单位应该是义务缴纳人,所以不要给我带来麻烦,这就是报税意识。

我们已有的三大税个人养老金产品是广义的,要真正纳入到董老师讲的标准的个人养老金产品的话可能还有距离。当然只要稍微一导入就进来了,比方说养老目标建立投资基金,由两个序列导入到个人养老金,个税进行了分解。一个是基金尽投只要加一个前中,基金(尽投)给它加上ETT就可以了。现在养老目标的基金我们只需要税优锁定它终身缴费不再提取。个税进入养老保险,我们虽然说2018年起步了,但是目前推进的效果可能还没有养老目标基金那么热闹。养老目标基金发40只,但是第一批当中还有三只没有发行,这就麻烦了,6个月的时间快要到了。我们的以房养老也是属于个人养老产品的品种,但是目前的效果还有待拓展,那么多的腾房将来都留给富二代不行的,我们老人还是应该搞点反向抵押。

我再重点说一下CIP,我们的CIP怎么设计?我想说说第三支柱个人账户设计和第三支柱税优的问题。我们知道美国的IRA可以分为四个版本,它有银行可以开户,券商开户、保险等,美国四大类的IRA的开会投版的资产最大是公募基金占50%,保险公司占5%,另外银行和经济人公司占比例合起来大约占40%多。我们知道公募基金是投资专家,我们讲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不是纯粹的养老金产品,它还带有很强的家庭理财,财富保值增值的功能。你专门谈养老准备不够的,还要有家庭理财,家庭理财财富的保值增值这是最有魅力的,最有教育效果的。

我们的公募基金说白了,它作为投资专家来讲在这方面有特有的优势。比如说保险的精算、设计是强项。我们中国银行有独立的子公司,我们的银行已经开了四家独立的四公司专门搞银行版的资管产品,理财业务的,我们虽然是分业监管但是金融业有向混合走的格局。中国的CIP现在就可以放开,让我们的四大金融机构可以自由的开户。刚才林总讲了一个账号,全国股民只有一个股票账号,但是资金账号在哪个证券公司开户你的资金账户由哪个证券公司编号。我们的CIP全国一个编号,按照个人的身份个人账户统一编,但是不同的产品有发行产品的部门,按照自己的相当于股票上资金账户编,但是资金账户服从个人账户统一信息归集,这是很好打通的,我们已经有了这方面的先例。

所以我们首先在CIP的版本设计上放开,我们至少可以四大金融机构都可以开户,这学习美国是没问题的。这四大金融机构开户,第三支柱有一个最大优势是开户成本低,管理成本低,所以有刚才林总讲的雇主版的IRA,它搞不起第二支柱,那我搞一个第三支柱。第三支柱弹性大,第三支柱管理简单,在哪个版本在哪儿开户,他们自己管,他们就是一个傻瓜版。这样一种格局我们要尽快要开上。

另外在税制角度,我们对应说一下,其实我们税制很简单,不断低端收入人群还是高收入人群来讲都可以用EET和TEE替代。对于低端人群我们可以用EET税制模式,等同于TEE,现在不够叫税制资格,只要他坚持参与我们的CIP开户缴费,我们就等同缴费了。美国为什么有TEE的原因,是有人很自大自信,我现在是穷光蛋,我未来是富翁,他们提前把这个交点,这样的话,将来富了可以适当的税小一点,这个思路我们可以借鉴一下。

另外在个人帐户和税收优惠上我说一下,我们CIP一定要有EET和TEE转换,美国还实现了EET和TEE随时替换,美国没有钱,政府缺钱情况下做的,政府也适合这样的做。我把原来的第一档次的这个税交点,把原来的EET切换到TEE,制度上是允许这样做。第二个允许第二支柱的帐户向CIP切换,不管跳槽还是退休,都可以把原有单位的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切换到我们CIP上来,我们CIP也将会对应两个版本,一个是的的CIP,一个是TEE的CIP,是万能的,都可以接收。

另外,还在提取设计上借鉴美国,我们设计为两大系列,死亡,退休残疾,按照正当的交个人所得税,TEE不用交。我建议在我们提取环节增加两个元素,一个是困难提取,一个是贷款,美国的IRA都是这么做。困难的提取是为了维系CIP的养老积累,退休积累的地位和形式不改变,让帐户具有可持续性,长期积累功能不被打破,我们一定要有人性化的设计,困难提取至少三到四种情况。第一,无力支付医药费,我们动员所有的社会资源,社会财力,仍然解决不了医药费。第二个,教育费,支付不起学费。第三个支付不起房租,第四个可能是丧葬费,第五个我们可以按照我们标准设计。这样的困难提取就是对困难人群,你不管什么样的困难,还有一个购房的时候首套房购房也可以申请困难提取,但是有代价的,为了维系帐户的退休储蓄的性质不改变,困难提取满足你的变性你要付出代价,除了个人所得税还有10%的惩罚税这样克制提取的冲动。美国第二三支柱提取的法定正常年龄是59岁半,你按照这个59岁半提取可以,但是你不满59岁,申请之后可以提取但是加收10%惩罚税。贷款跟困难提取不一样,专家一般建议贷款提取,困难提取必须要发税,而且还损失在困难提取缴费的资格会剥夺。如果雇主有匹配缴费的话就麻烦了,不让你缴,雇主也不让你缴,就不获得缴费资格,很多国家采用贷款的方式,但是贷款跟公积金不一样,在自己个人封闭帐户里边贷,贷了之后还本付息的。贷款还是跟困难提取的情况都是可以的,一定是急迫了,家庭财务发生重大困难的才可以困难提取和贷款,包括首套房房贷,但是贷款一般期限比较短,大约五年之内。这样贷款因为要还本付息所以不罚税,这样的做法,我讲的这些实际上,我们中国的税优不是说没有,是中国政策太粗放,甚至太有点粗糙,没有把税优政策充分利用,精细的定位。因为我们像定向降准一样,我们税优政策怎么精细到约束机制和激励机制匹配起来,所以一定要有相应匹配的制度才能够使得政策更有效。

时间到了,谢谢。

主持人(董克用):谢谢董登新所长,非常抱歉,因为这一阶段我把控的不好,时间超了太多了,因为几位老总已经买了回程机票,我们放弃休息,外边有茶歇,可以自由活动。我想下午的前两段都是非常精彩的,从我们社保基金理事会,我们武主任去谈风险,就看到了这是一个长期从事长期投资资金的人才能够思考出来的,不是我偶然的想起来的事,所以如何定义风险,怎么把控风险,怎么在养老金里把控风险这是非常精彩的演讲。看我们三大协会,银证保三大协会的领导都是长期对养老金做了研究,考虑的非常全面,并且都行动起来了,或者说三个行业都做好了准备,都各自有各自的特点,都很有信心,都认为这个事我们要来做能做好,这三大行业,这样的表态实际上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对老百姓来说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那三位教授,我也把林羿博士作为我们兼职教授,当时请他也是给我们学生讲更多的实践。因为我一直在搞社保,我就发现社保的学生不懂金融,金融的学生不懂社保,那怎么把两个事结合起来呢,最后搞了养老金融,搞了几年之后发现不能光是社会,还得告诉学生。因为我们自己的大学生是未来希望,我跟学校申请,我那儿有一个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这是社会组织,我又申请了一个研究中心,养老金融研究中心,说好,支持你,什么道理,为什么支持你,我们人民大学社保也很强,金融也很强,但是它们两个不沟通,你考金融的学生什么是社保部知道,什么第一、二、三支柱不知道,靠社保的学生什么是风险,投资,不知道,就知道公平,难道就是公平,这个也有问题,然后是普惠公平,不只是这些。走到今天,中国的养老金制度,必须既懂金融也懂社保,申请完之后有一个机遇,后来学校搞一个特殊的本科生辅修计划,鼓励各个单位报,昨天本人答辩给我5分钟,我就这么道理,人大这两个都非常强,但是在座的金融界大佬不招人大的学生,因为不懂金融和社保。我们把养老和金融知识合起来,将来我们人大的学生就是你们的来源,我们以后人大的学生既懂金融又懂社保。

下面有请我们苏罡董事长,这个阶段是我们的圆桌论坛,论坛主题各市场主体如何更好的参与第三支柱养老金建设,有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