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亿阳集团与华融4亿纠纷:亿阳信通称华融证据存疑

卷入亿阳集团与华融4亿纠纷 亿阳信通称华融证据存疑

新京报讯(记者 赵毅波 张泽炎)亿阳集团、亿阳信通与中国华融的一笔债务纠纷案情揭晓。

1月11日,新京报记者获悉,亿阳集团因一笔纠纷遭中国华融方面起诉,目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判决,亿阳集团立即向中国华融支付重组债务本金4亿元、重组宽限补偿金约1467万元,上市公司亿阳信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看到的案件判决书显示,亿阳信通对华融方面提交的证据提出多处质疑。

1月11日,亿阳信通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切信息公司方面应该会披露。

亿阳信通表示,在收到法院的判决书后,其立即会同本案经办律师准备上诉状,将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亿阳信通称,公司对于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予以否认。 公司将会同经办律师积极做好本案上诉工作,尽快解决上述诉讼事项, 尽最大努力保护公司和股东利益。

华融发起诉讼,其证据遭亿阳质疑

新京报记者看到的法律文书显示,中国华融方面称,2017年3月10日,华融黑龙江公司与华融江西公司签订了《内部合作协议》,约定联合出资人民币400000000元等额收购亿阳阜新公司对亿阳集团享有的400000000元债权,并以华融黑龙江公司名义对外签署相关协议。同日,华融黑龙江公司与亿阳阜新公司、亿阳集团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依法受让了亿阳阜新公司对亿阳集团享有的400000000元债权。同日,华融黑龙江公司与亿阳集团签订了《还款协议》,双方对债权债务进行了重组,约定还款期限自2017年3月15日起至2019年3月14日止。华融黑龙江公司分别与亿阳信通公司、亿阳阜新公司、邓伟签订了《保证协议》,约定亿阳信通公司、亿阳阜新公司、邓伟分别为亿阳集团在《还款协议》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截至2017年10月31日,亿阳集团尚欠原告重组债务400000000元、重组宽限补偿金14666666.67元(自2017年6月20日至2017年10月31日)、违约金22222.22元。

华融方面表示,现亿阳集团经营困难、财务状况严重恶化,对《还款协议》的履行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亿阳集团已对多家金融机构违约,且亿阳集团及保证人涉及多起诉讼,资产已被多轮查封,对原告构成重大违约情形。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

对此,被告亿阳信通公司答辩称: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对亿阳阜新公司享有的亿阳集团400000000元债权进行了合法性实质性审查。答辩人对《保证协议》不予确认,该协议未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根据公司法及上市公司相关规定,应属无效。

亿阳信通还表示,我公司从未与原告签署过《补充协议》,《补充协议》落款处王玉春没有合法有效的授权委托手续。邓伟已下落不明,原告称与邓伟签订了《补充协议》和《质押协议》并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与事实不符。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令答辩人不对原告诉求中的债务承担责任。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亿阳信通公司向法院提出了反诉,请求确认2017年3月10日华融黑龙江公司、亿阳集团、亿阳阜新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无效。不过,亿阳信通公司在收到法院限期缴纳反诉费的通知后拒不交纳反诉费,按亿阳信通公司自动撤回反诉申请处理。

新京报记者看到的法律文书显示,原告华融黑龙江公司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供了多处证据。

而亿阳信通公司提供的证据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亿阳信通公司的公司章程:证明亿阳信通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为控股股东担保应经股东会决议通过,华融黑龙江公司提交的涉及亿阳信通公司的《保证协议》等应属无效。

亿阳信通提供的另一组证据为亿阳信通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证明亿阳信通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内容为“以全票同意审议通过了公司2014年三季度报告及摘要的议案的事实”,华融黑龙江公司提供的“亿阳信通公司关于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系一份虚假的决议。

亿阳信通公司还称,华融黑龙江公司、华融江西公司、亿阳集团、亿阳阜新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和邓伟的身份证复印件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其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不过,江西高院认为,前述三份《保证协议》和《补充协议》均系签约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对其签约各方均具有约束力。华融黑龙江公司主张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故作出如上判决。

亿阳集团涉嫌单位行贿,亿阳信通被连累

在此番与华融方面对簿公堂前,亿阳集团、亿阳信通已持续处于风口浪尖。

据公开资料介绍,亿阳集团经过二十几年发展,从一个民办研究所,发展成为以 IT、能源、资源、新材料和健康产业为主要业务领域的高科技产业集团。亿阳信通是亿阳集团旗下上市公司。

2018年6月30日,亿阳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亿阳信通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因涉嫌单位(亿阳集团)行贿罪协助调查,不能完全履职。

在此之前,2018年2月,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七十一次主席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撤销邓伟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资格的决定。

作为亿阳集团、亿阳信通的实际控制人,邓伟在商界颇负名气。有资料介绍,邓伟1963年5月出生,电子工程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经济学博士,高级工程师。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常委、全国工商联执委。第二届全国青年科技创新创业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第十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受案件冲击,亿阳集团和亿阳信通持续陷于债务、诉讼等一系列风波,并展开自救。

亿阳信通表示,公司自2017年9月26日以来,因控股股东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债务纠纷,累计涉及诉讼42起;被申请冻结银行账户20个,累计被申请冻结资金9.62亿元;4处房产及20家子公司股权被申请冻结;4880万元银行存款被法院强制扣划。

亿阳信通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累计亏损3.81亿元;总资产27.93亿元;净资产3.27亿元;总负债为24.69亿元,其中预计负债为18.94亿元,公司财务状况严重恶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随着亿阳集团危机持续,上市公司亿阳信通与其关系也日渐微妙。

根据亿阳信通2018年6月公告,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来的承诺函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优先归还亿阳信通现存的相关或有债务,将其作为集团层面重组工作的首要任务,对涉及的相关问题及时加以整改,充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面对债务问题,亿阳信通有意对亿阳集团采取法律行动。

2018年11月,亿阳信通公告称,日前,公司接到银行通知,依据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津02执保256号裁定,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从公司账户又扣划3593482.12元。累计扣划金额为52394767.90元。

亿阳信通称,公司对二审判决结果不服,已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公司决定启动追偿程序向上海申衡商贸有限公司和控股股东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追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