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华宝证券国内外私募基金指数专题研究

国内外私募基金指数专题研究

华宝证券

分析师 / 奕丽萍(执业证书编号:S0890515090001)

研究助理 / 吴昱璐

私募证券基金指数(以下简称“私募基金指数”):以全行业或具备某种特质的私募证券基金业绩为跟踪对象,遵循指定的加权方法,记录和反映私募证券基金群体净值的走势。按投资属性,主要包括基准指数和可投资指数两大类。

近年来,伴随着国内私募基金行业的发展,私募基金管理人不断涌现、产品数量也不断增加,市场对私募基金指数的需求开始凸显。私募基金指数的应用场景丰富,包括:衡量行业产品整体表现、比较各类别产品业绩走势、判断某个基金产品/基金经理在同行业内的相对业绩水平、生成资产配置观点、加入资产备选池等等。

  1. 海外对冲基金指数发展

海外对冲基金的起步较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随后有较长时间都处于缓慢发展期。20世纪90年代以来,金融工具发展、机构投资者涌入、对冲基金群体扩大相辅相成,对冲基金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基金数量和资产管理规模都快速增长,BarclayHedge数据显示全球对冲基金管理资产规模从1997年的1182亿美元发展到了2017年的3.54万亿美元。而对冲基金领域专业投资者数量和资金管理规模的增加,势必会提高对基金业绩表现的要求,为了使基金能有相对标准化的业绩比较基准,对冲基金指数由此产生。

对冲基金行业发展日趋成熟,资产配置的专业度不断提高,投资策略类型不断细化,对冲基金指数也从最初仅有综合性指数作为投资业绩基准逐渐发展为有不同细分指数作为各类投资策略的业绩参考,同时在指数的应用领域上不断创新,不仅仅局限于将其定义为投资辅助工具,而挖掘其更多可能性,例如衍生出的本身具备投资性的指数,即指数化投资产品。

综合而言,目前海外对冲基金指数基于投资属性可以分为基准指数和可投资指数两大类,其中可投资指数又可分为直接可投资指数和间接可投资指数,两者差异主要是投资标的。常见的间接标的包括各类金融工具以及对冲基金持仓。

对于可以进行对冲基金指数编制并提供相关服务的机构,最重要的基础支撑就是强大的数据库,数据库信息储备量越大,可信度越高的机构,其所构建的对冲基金指数才越具有参考价值和高可信度。目前虽然仍有多家机构提供对冲基金指数服务,但经过多年的激烈竞争,已形成较为稳定的寡头格局,较为权威的机构包括HFR、Eurekahedge、BarclayHedge等,它们在数据库完整度、分类体系合理性、指数可参考性等方面都有明显优势。

1.1. 基准指数:全面覆盖+特点鲜明

1.1.1. 指数概述

基准指数是最早出现的,也是最常见的对冲基金指数类型。该指数旨在反映对冲基金市场整体或特定类型/领域基金的表现情况,主要有两个特征:全面覆盖、特点鲜明。

全面覆盖:基准指数旨在作为行业业绩表现的参考基准,因此无论是基于全行业还是特定领域,都应尽量抽取到全市场中符合指数筛选门槛的样本基金,如果有大量符合条件的基金未进入指数计算,则其代表性将大打折扣。

特色鲜明:基准指数编制时可选择的维度是多样的,参考公募基金指数的概念,对私募基金编制宽基指数、窄基指数、行业指数、主题指数等均是可行的。每一个基准指数应有鲜明的特色以便使用者快速定位。

因为不用考虑实操相关的问题,一般基准指数的入选门槛较为基础,所以指数成分基金的数量通常较多,通常在几百支乃至几千支以上。当然,考虑到存在部分基金规模太小或业绩公布频率较低或其他特殊情况导致的样本参考价值较低,应从底层数据中被剔除,从而在保证指数全面性的同时也具有代表性,可信度相对较高。

由于基准指数首要考虑的是基金数量,在产品具体运作情况等方面不做考虑,因此该指数不具备可投资性,主要用于投研的基准数据支撑。

1.1.2. 典型代表——HFRI系列指数

HFR发布的HFRI指数系列是编制较早,体系较为完善的基准指数的代表,致力于多角度捕捉对冲基金行业业绩趋势。

编制机构

HFR集团由三个部分构成:HFR(对冲基金研究)、HFR Asset Management(资产管理)、Fund Solutions(基金解决方案)。其中,对冲基金研究公司成立于1992年,迄今已有20多年历史,旗下三大拳头产品:指数、数据库、研究与分析报告。

HFR专注于对冲基金研究和指数的创新,是全球对冲基金行业指数化、分析和研究领域的领先机构。HFR目前提供超200个对冲基金指数,包括HFRI、HFRX、HFRU、HFRL、HFR风险平价、HFR银行系统性风险溢价等多个系列指数,并顺应区块链投资的潮流开发了HFR区块链系列指数。这些指数在加权方式、计算频率、纳入标准、投资属性等方面存在差异。

指数编制的基础——HFR数据库是市场上最大的对冲基金数据库之一,有2000多个资产管理人定期向其提供报告。HFR数据库涵盖了全球近6700个活跃对冲基金、基金中基金和管理期货投资产品。

指数结构

基于广度的出发点,HFRI系列指数在构建时,从综合指数到细分子策略及区域投资焦点均有覆盖。

策略维度——以策略为分类标准,一级策略类型包含了股票对冲、事件驱动、相对价值、宏观策略、FOF基金等。除了各分类策略总指数外,对于每类策略指数均进行了多维度的进一步细分,以股票对冲策略为例,二级子策略维度包含了股票市场中性、基本面成长、基本面价值、量化策略、行业策略、复合策略等。其中行业策略主要是能源/基本原料、医疗健康、科技等方向。

区域维度——以区域为分类标准,主要选取了全球有代表性的金融市场,包括北美、欧洲、亚洲和新兴市场,其中新兴市场指数进一步细分为中国指数、印度指数、俄罗斯/东欧指数、拉丁美洲指数等。

此外,HFRI指数系列还编制了多种主题类指数,包括信用指数、多元化指数、女性指数等。考虑到FOF多管理人的特点,HFR单独编制FOF综合指数,并依据策略特点划分为保守型、多元化、市场防御型、策略型四个分项指数。

HFRI初始计价货币是美元,考虑到汇率问题,通过将HFRI美元指数值按照外汇合约价格换算,得到了四种外汇对冲综合指数: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郎。

成分基金筛选

对于指数成分基金的筛选,基础门槛条件包括:

资产管理规模不低于5000万美元或活跃交易12个月以上;

可接受新的投资,即可开放申购;

可提供基金结构;

报告要求:提供月度收益、费后收益、以美元计价资产;

由于HFRI系列指数旨在追踪全策略全区域的对冲基金业绩,因此筛选门槛相对基础,最终入选HFRI基金加权综合指数(即系列总指数)的成分基金超过1350只。

加权与再平衡

为了满足不同投资需求,在涵盖全球对冲基金的基础上,编制了等权重指数和资产加权指数,其中多数指数以等权进行编制,资产加权方式会在指数名称中体现。等权方式下每年进行再平衡,资产加权方式下会根据成分基金上月报告对AUM进行加权。

1.2. 直接可投资指数:价值精选+操作可行

1.2.1. 指数概述

可投资指数是随着对冲基金指数的发展和顺应投资者资产配置需求而产生的一类指数。直接可投资指数旨在为投资者提供投资指引,既可以像基准指数那样作为标的选择或是组合配置的参考,也可直接作为可选的投资组合,主要有两个特征:价值精选、操作可行。

价值精选:可投资指数更加聚焦指数的投资价值,因此需要研究和剥离私募基金中稳定获利的因子,聚集具备该获利特质的成分基金,最终呈现的指数曲线一般会经过严格的回测、拥有较好的风险收益特征、并具备相对稳定的表现。可投资指数通常会对市场基金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例如HFR公司编制的HFRX指数在成分基金筛选过程中就用到了聚类分析、相关性分析、蒙特卡洛模拟等方法。

操作可行:可投资指数直接面向投资者、会有频繁的资金进出,因此需要考虑客观可操作性和主观可操作性。客观可操作性包括策略容量、申赎状态、流程机制、公司运营状况等。主观可操作性主要是成分基金在运营数据提供、申赎操作等方面的配合度。

基于上述考虑,可投资指数在成分基金的筛选门槛上会有更高的要求,成分基金数量自然较少,一般控制在几十支以内,以便保证可投资指数的可复制性和可跟踪性。

1.2.2. 典型代表——瑞信全对冲指数

瑞信全对冲指数(CreditSuisse AllHedge Index)是基于同样由瑞信编制的基准指数“瑞信对冲基金指数”而来的可投资指数,旨在提供一个有一定规则可寻的可投资资产组合方法。

编制机构

瑞信集团成立于1856年,是全球领先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公司之一,总部位于苏黎世,业务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

瑞信编制的指数主要有三个系列,包括另类投资Beta系列指数(Liquid Alternative Beta Indices)、泛对冲基金指数(Broad Hedge FundIndices)和全对冲指数(AllHedge Indices)。其中,瑞信泛对冲基金指数的前身先后是瑞信/Tremont对冲基金指数(Credit Suisse/Tremont Hedge Fund Index)(2003~2010)和道琼斯瑞信对冲基金指数(Dow Jones Credit Suisse Hedge Fund Index)(2010~2013)。相应的全对冲指数的前身先后是瑞信/Tremont可投资对冲基金指数(Credit Suisse/Tremont Investable Hedge Fund Index)(2003~2010)和道琼斯瑞信全对冲基金指数(Dow Jones Credit Suisse All HedgeIndex)(2010~2013)。

指数结构

由于瑞信全对冲指数是基于泛对冲基金指数而产生的,因此其指数分类标准与泛对冲基金指数保持一致,除了总指数以外,细分指数均从策略维度进行划分,共分为可转换套利、股票偏空头(或已取消)、新兴市场、股票市场中性、事件驱动、固定收益套利、全球宏观、股票多空、管理期货和复合策略共十类策略指数。

成分基金筛选

瑞信全对冲指数的成分基金均来自于泛对冲基金的成分基金,但该指数中仅包含可投资的基金。全对冲指数的成分基金筛选条件包括:

是泛对冲基金指数的成分基金或是泛对冲基金指数成分基金的替代;

可接受新的投资或赎回;

初始投资的最小值需小于或等于以下两者中的高值:(i)基于20000000美元的产品及其在指数中预期权重所得金额(ii)100000美元;

追加投资的最小值需小于或等于以下两者中的低值:(i)基于5000000美元的产品及其在指数中预期权重所得金额(ii)100000美元;

非美国注册的对冲基金;

没有投资锁定期;

允许投资的频率不低于月频;

允许赎回的频率不低于月频,其中可转换套利、事件驱动和复合策略指数中不低于季频;

赎回通知期限为一个月或少于一个月,其中转换套利、事件驱动和复合策略指数中需低于三个月;

满足泛对冲指数的报告要求;

该管理人或其任何关联机构在调查中或在监管机构或授权机构的审查中不得有任何违反任何法律、法规或规则等有可能被计算代理人认为对基金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行为;

根据“金融业监管局行为规则”(“新发行规则”)第5130条以“新发”为目的通过向受限人员发行基金份额的形式的投资或因为基金不违反新发行规则5130条,允许受益人是“受限人员”的投资人;

AUM不低于100000000美元;

有当前经过审计的财务报表,且可跟踪的运作时间超过一年。若运作不满一年,但规模超过5亿美元且可提供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或类似的业绩和资产证明则也可被纳入。

将各策略中符合上述条件的基金产品按资金规模从大到小进行排列,选择不超过25只基金作为各类策略指数的成分基金。成分基金数量原则上应不少于10只,若满足条件的产品数量不足10只,指数编制机构可选择暂停该指数的编制。全对冲基金总指数是对通过对十个细分策略指数的整合而构建的。

此外,同一管理人及其关联机构仅可有一只产品成为指数的成分基金。对于细分策略指数,其成分基金的资产规模总数需超过该策略下所有满足筛选条件基金的资产规模总数的70%(满足筛选条件的基金数量不足或在达到25只产品上限的前提下资产规模仍不足的情况除外)。

如果一个基金管理人同时有美国基金和离岸基金,则仅离岸基金会被纳入指数,但在确定成分基金权重时,会以美国基金和离岸基金资产规模的总和进行计算。

加权与再平衡

全对冲指数基于筛选出的成分基金,采用资产加权的方式进行编制,以2004年10月1日作为起点,基点为100,所有资产均以美元计价。

指数每年会进行再平衡,每半年会进行“部分再平衡”。每年的再平衡于每年4月1日生效,成分的选择与权重的确定均基于上一年度12月15日的可得数据进行计算。部分再平衡于每年10月1日生效,成分的选择与权重的确定均基于当年6月15日的可得数据进行计算。

若成分基金出现:(1)不符合AUM要求;(2)不遵守报告要求;(3)不遵守财务信息提供要求;(4)基金停止运作中的任一情况,均可在半年度的再平衡中被移除。

同时,为了减少生存者偏差的影响,将基金在停止运作之前所有潜在的负面影响都纳入考虑,该指数不会将处于清算过程中的对冲基金移除,只有当基金完全被清算后,即该基金不再满足可投资的要求时,才会将其移出成分基金。

1.3. 间接可投资指数:追踪技术+操作可行

1.3.1. 指数概述

构造对冲基金的直接可投资指数存在现实障碍,例如成分基金不公开、成分基金开放频率不一致、成分基金策略容量有限等。间接可投资指数对标拟投资的指数,基于指数成分基金的净值或持仓分析,以可投资的流动性资产替代直接的成分基金,目标是获取指数追踪收益。

间接可投资指数的追踪技术主要有绩效分解和持仓追踪两类:

模拟指数是基于公开可交易的各类投资品种,通过建立统计模型来构建的可以模拟对冲基金指数收益的指数类型。模拟指数并非各类对冲基金业绩数据的产物,而是选择可投资工具,并基于此建立数学模型。

例如HFR提供的HFRL系列指数,其中并不包含对冲基金,而是由流动性较好的股票和固定收益资产组成,组合目标是模拟符合HFRX全球对冲基金指数筛选要求的且具备流动性对冲基金。

持仓追踪指数旨在通过持仓透视,对业绩较好的对冲基金进行持仓统计,选择合适的跟随技术,从而为投资者提供投资工具。

例如高盛发布的GS VIP指数(Goldman Sachs Hedge Fund Very Important Positions index),考虑到过去十几年对冲基金持有最多的股票表现要远超出标普500等指数的表现,因此该指数主要基于对冲基金季度公布的前十大持仓股票,选取出现频率最高的50只股票组成该指数。2016年高盛还基于该指数推出了ETF基金(GS Hedge Industry VIP ETF)。

1.3.2. 典型代表——Eurekahedge 50跟踪指数

Eurekahedge 50指数是由Eurekahedge和MPI(Markov ProcessInternational Inc.)公司合作开发的指数,旨在为对冲基金组合的机构投资者提供一个更具代表性的基准。

编制机构

Eurekahedge成立于2001年,是日本第二大金融服务集团瑞穗银行的子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旗下拳头产品与HFR类似:指数、数据库、新闻与研究,此外还提供尽职调查服务。

Eurekahedge作为数据提供商,其最大优势就在于庞大的对冲基金数据库。Eurekahedge全球对冲基金数据库覆盖了全球区域内24326只对冲基金,包括北美、亚洲、欧洲、拉丁美洲、新兴市场等区域,其中UCITS基金有5891只,管理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超过1157个。

在对冲基金指数方面,主要有等权对冲基金指数、资产加权对冲基金指数和可投资基金指数等。

指数结构

Eurekahedge 50 Index(Eurekahedge 50指数)是从Eurekahedge数据中精选50个大型对冲基金构建的,成分基金覆盖到主要的对冲基金策略。

在此基础上,生成MPIEurekahedge 50 Tracker Index(Eurekahedge 50跟踪指数)作为可投资指数跟踪Eurekahedge 50指数。并且,依据6%和8%的目标波动率,分别生成MPI EH50 Tracker 6% Vol、MPI EH50Tracker 8% Vol两个衍生指数。

成分基金筛选(被跟踪指数)

在筛选成分基金时,对于每个对冲基金管理人,会综合考虑包括运作时间长度、资产管理规模(AUM)、风险调整收益(例如夏普比率等,考察周期为24个月)、稳定性、一致性等维度。在业绩拥有足够吸引力的同时,入选产品需要有较低的下行偏差。此外,如果拥有多只基金产品的管理人,将选择拥有更好风险调整收益的一只产品。基于该筛选标准,从全球规模最大的前50只基金开始依次筛选,直到挑选到50只符合要求的基金,同时再进行一定的调整,以保证最终的组合中不会有任何一类策略被超配。

根据上述筛选过程可以看到,规模因素是该指数编制的首要筛选因素,原因在于业绩表现优异、基金管理人能力强的对冲基金能吸引大量的资金,而规模较大的基金往往有获得资源及市场观点的优势,这对于尤其是市场周期拐点附近的投资操作有较大帮助。同时,规模较大的对冲基金在投资上更加趋于分散化,与小规模基金相比有更好地回撤控制和相对较短的业绩回归时间,因此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下更具有优势。

根据Eurekahedge的描述:“该指数并不是代表50只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指数,也不是代表50只全球风险调整收益最好的对冲基金的指数。虽然最终指数的表现情况相对于历史模拟的对冲基金全市场业绩有明显的超额收益,但业绩表现本身并不是成分基金筛选的指标。”

此外,Eurekahedge 50会选择每2个月开放赎回或开放频率更低的对冲基金,原因在于他们认为此类基金与其他基金相比更有优势,相对较长的封闭期会使管理人能更好地聚焦于获取投资目标而不会较多地被资金的进出干扰。

Eurekahedge 50的成分基金包括许多家喻户晓的对冲基金管理人,例如保尔森基金(Paulson,美国)、BlueCrest(英国)、文艺复兴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美国)、Cerberus(美国)、FIG(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美国)等。

根据官方网站的数据显示,该指数在2015年确定指数成分基金时,成分基金的总资产规模为1000亿美元。

区域维度——从1000亿美元的总资产规模看,有超过一半的资金是投资于全球市场,36%的资金投资于北美市场,剩余约10%左右投资于欧洲、日本以及新兴市场。若从基金数量的区域分布看,基本与资产规模分布保持一致,投资于全球市场和北美市场的基金占八成以上

策略维度——虽然该指数从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开始挑选成分基金,但同时也考虑到了策略覆盖度与代表性,因此成分基金中大类策略均有涵盖,其中相对价值策略的资金规模占比较高,达40%,其次为占比20%的股票多空策略,事件驱动、宏观策略与复合策略占比均在10%左右,而从成分基金的数量分布上看基本一致。整体上看,该指数在成分基金的策略分布上较为均衡,保证不会有策略超配。

加权与再平衡(被跟踪指数)

指数基于挑选出的50只成分基金,采用等权的方式,以2006年12月31日作为起点,基点为100,在避免生存者偏差和回填偏差的原则上进行重新编制。

若遇到某只成分基金无法继续运作或进入清算过程或是不再提供其运作情况的报告,指数编制委员会会根据目前该基金对指数所属策略的代表性是否充足以及其他因素来评估增加替代基金的必要性。在成分基金不少于47只的情况下,编制委员会可以选择不增加新的替代基金。

  模拟资产

Eurekahedge 50跟踪指数由可交易、流动性资产构成,采用专门的量化技术进行收益追踪。

  2. 国内私募基金指数概况

相比于海外,国内私募基金行业起步较晚,经过过去几年的高速发展阶段,目前较为平稳,并不断向阳光化、规范化转变。相应的,国内私募基金指数目前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发布指数的机构较为多样,分类体系也没有统一的标准。目前,国内多数私募基金指数仅用作业绩对标,并不具备可投资性。

2.1. 指数编制机构

编制指数的基础是数据库的搭建,因此有能力编制指数的机构需有稳定可靠的数据来源,依据数据库数据的类型与特点,其所编制的指数也会存在差异性。从目前国内已发布的指数看,其编制机构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传统金融服务机构,例如有基金托管资格的机构等。该类机构在数据源方面有天然优势,数据可信度较高,当然数据覆盖广度依机构而异。该类机构中最典型的代表是华润信托。早在2009年,华润信托就发布了“晨星中国· 华润信托中国对冲基金指数”(简称“MCRI”),该指数由华润信托和晨星中国共同开发,样本全部来自于华润信托旗下的阳光私募基金。今年9月,华润信托又发布了自主编制的基准指数“华润信托阳光私募股票多头指数”(简称“CREFI”),成分基金均为华润信托平台上的股票多头策略证券投资信托计划。

该类机构编制的指数,优势即在于数据来源可信度较高,而同时也带来了数据覆盖面广度的局限性,因此该类指数的代表性也受一定的限制。该指数从CREFI指数的成分基金数量走势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分基金数量不断增加,也反映了在华润信托平台上基金数量的增加。

第二类是第三方服务机构,也是近年来发展迅速的一类机构。该类机构往往立足于覆盖较广的数据库为投资者提供各类服务,其中包括构建私募基金指数,为投资者提供投资参考基准。该类机构的代表包括私募排排网、朝阳永续、私募云通、智道金服等,各机构所发布的指数在编制方法上也存在较大差异性。

该类机构编制的指数,与前一类相比,优势在于数据覆盖面较广,但由于数据来源的多样性,其可信度可能参差不齐。

第三类为以基金小镇、高校或研究院等为代表的专业机构或组织。目前已有的指数包括:

西湖指数:该指数由浙江省金融办作为指导单位,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浙江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浙江省国际对冲基金人才协会作为发布机构,浙江贝塔基金作为编制机构。指数包括“浙江省证券私募基金综合指数”和“西湖可投资指数”两个部分,主要特征是基金在浙江省注册。西湖指数是个综合策略指数,指数涵盖了1000支以上私募产品的公开信息,覆盖机构300多家。

此外,2016年浙江省国际对冲基金人才协会曾有意与美国著名的对冲基金小镇-格林威治小镇合作开发“西湖-格林威治指数”。

北京基金小镇·中国量化基金指数:由北京基金小镇和中美量化投资人才联合会共同编制,包含1支综合指数和5支一级指数。指数涵盖500只量化私募基金,覆盖超过400家规模以上的量化私募基金机构。

道口私募指数: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民生财富管理研究中心开发。道口私募指数包括1支综合指数和6支一级指数。

  2.2. 指数分类体系

从已有的私募基金指数来看,其分类体系主要是从基金策略和基金规模两个维度出发,当然也有聚焦地区、量化属性等特点的另类方式,这些思路与国外主流的私募基金指数也是类似的。我们选取其中有代表性的说明如下:

2.2.1. 策略单标签

策略单标签常见形式是一级策略指数,或者“一级策略指数+二级策略指数”。

以私募排排网发布的融智指数为例,该指数覆盖全策略的私募基金,其分类标准与私募排排数据库对全市场私募基金的策略分类相一致,既包括一级策略指数,同时也对一级策略下的细分子策略编制了指数。

其中一级策略指数包括8支,分别是股票策略指数、固定收益指数、管理期货指数、宏观策略指数、相对价值指数、事件驱动指数、复合策略指数和组合基金指数。

二级策略指数方面,以相对价值指数为例,又细分为市场中性指数、套利指数、相对价值复合指数。

2.2.2. 规模单标签

朝阳永续发布的“百亿私募混合指数”,属于其“中国私募基金系列指数”之一。发布初期,该指数的成分基金,是从20家百亿私募管理人中挑选比较具有代表性的48只产品,允许指数内部策略的混合性。

2016年发布初期的百亿私募管理人包括:景林资产、淡水泉投资、星石投资、鼎锋资产、博道投资、千合资本、混沌投资、远策投资、高毅资产、展博投资、重阳投资、鹏扬投资、和聚投资、巨杉资产、青沣资产、新价值投资、系数投资、耀之资产、申毅投资、光控资管。 

2.2.3. 区域单标签

前述西湖指数就是典型的带有区域单标签的指数、成分基金需在浙江省注册。

区域标签的合理性在于基于不同地区的金融资源、高校特色、政策导向等因素,各个地区的私募基金在策略多元化发展的同时,无形中会形成各自的能力禀赋集群。在营造私募基金交流合作平台的过程中,这种特定的能力禀赋会被传播和放大。因此,比较理想的情形是,挖掘各个区域私募基金的特点、优势,以“区域+优势”双标签的形式构造私募基金指数。 

2.2.4. 复合标签

“规模+策略”双标签

朝阳永续发布的“20亿私募股票指数”、“10亿私募对冲指数”和“5亿私募CTA指数”,同样属于“中国私募基金系列指数”。这3支指数具有典型的“规模+策略”双标签属性。

但从下图结果看,纯粹靠规模标签的加成并不一定能获得超额收益。

“量化+策略”标签

以“北京基金小镇·中国量化基金指数”为例,该指数的成分基金仅针对采用量化投资的基金产品。

除了综合指数外,该指数还囊括了各种“量化+策略”双标签的指数,包括量化股票指数、市场中性指数、管理期货指数、量化套利指数和固定收益策略指数。其中策略方向上的分类与其他策略指数具有一定相似性。

2.3. 指数编制方法探讨

综上,无论是基准指数还是可投资指数,通常对成分基金的考察维度包括:产品成立时间、产品规模、产品到期日等。对于可投资指数,最终入选的基金数量有限,通常对成分基金的考察会更为严格,并可能在业绩、策略、风控、交易等方面做尽职调查。

细化看,指数编制方法存在诸多可探讨的点,举例如下:

等权重拟合和资产规模加权如何选择?等权重拟合给予大小私募基金同等的权重,优势是简单易行,缺陷是小规模私募基金数量过多时会影响指数的代表性。资产规模加权主要反映了大规模私募基金的业绩,优势是更具行业代表性,缺陷是要考虑资产规模的变动、会涉及更频繁的调整,且若头部基金出现数据差错、会极大影响指数表现。目前国内比较普遍使用的是等权重拟合方式。

再平衡频率应该高还是低?无论等权重拟合还是资产规模拟合都涉及再平衡频率的选择。再平衡频率过高,指数的现实投资指导意义就会变弱;再平衡频率过低,指数中成分基金的构成就容易偏离一开始设定的加权方式,而加权方式本质上是投资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投资指数对资金募集能力的考验?私募基金可投资指数通常由几十只私募基金构成,无论采用何种加权方式,考虑到私募基金投资门槛要求、以及对子基金管理人的诸多约束,初始产品规模要求较高。进一步的,为了保证既定策略的有效实施,后续募资时候单次资金进入规模的要求也会较高。这些都会对产品的募集机构构成考验。一个相对可行的方案是尽量压减单个可投资指数的成分基金,以减小募资压力。

可投资指数资金进出怎么处理?在产品开放申赎期间,汇集了不同投资者申赎意愿的进出资金与可投资指数不一定匹配。这种不匹配可能是进出资金体量无法覆盖所有成分基金,也可能是进出资金体量不是单份可投资指数规模的整数倍。资金与指数规模的不匹配会导致配置的被动偏移,也是样本外表现偏离样本内的隐患之一。一个相对可行的方案是约定资金进出单位规模,变不规则的资金进出为规则的资金进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