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两家民企起死回生实录:银行助力“瘦身减负”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两家民企起死回生实录:银行助力“瘦身减负” 引进战投“国进民活”

记者 包慧

导读:2015年至今,浙江农行累计化解风险客户达1002户,贷款金额486亿元,帮助其中七成以上客户实现持续正常经营,四成以上客户基本走出困境。

在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下,一家市值近百亿的大型民营企业是如何在被推进“ICU”后,又一步步走向新生?

这家大型民企A集团注册资本数亿元,实际控制近20家企业,主营贸易、物流仓储、房地产、电梯设备制造、实业投资等板块,经营收入主要来源贸易、电梯制造、房地产板块。截至2018年9月末,A集团总用信敞口23.74亿元,其中农业银行用信敞口10.22亿元,抵押率70.78%,内部关联保证率20.10%。

而在2015年风险暴露时,A集团金融机构总授信为37.63亿元,敞口35.85亿元,农行敞口12.65亿元。

经过三年的风险化解,A集团整体用信敞口减少12.33亿元,其中农行减少2.43亿元,抵押率提升14.89个百分点。

目前与2015年10月刚出现风险信号时对比,A集团抵押率从37.48%提升至70.78%,集团内部关联保证担保从62.52%下降至20.10%。同时,转型初见成效,现金流压力得到缓解。A集团预计2018年度现金流入约10.65亿元,年度财务费用约1.2亿元,现金流较为充足。

无论对于民营企业、国企、银行还是地方政府,通过时间换空间,从“三输”翻盘为“三赢”,这不仅仅是银行一方的功劳,而是政府、银行、企业三方协同推进的成果。

A集团从困境中翻盘重生的这三年,走过了一条怎样的道路?

百亿民企的ICU重生术

作为A集团主要债权行的农行浙江省分行,其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A集团经营出现风险的原因是:一方面固定资产投资大,资金大量被非主业占用,造成现金流紧张;另一方面,作为主业的能源仓储项目投入大,项目产生收益较慢;再加上大宗商品贸易业务逐步萎缩,造血能力进一步降低,造成几年来资金链非常紧张。

同时,A集团内部关联担保严重,涉及担保链风险。最初出现风险时A集团各成员企业内部关联担保2.75亿元,占总敞口的21.74%。

企业就像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针对A集团,浙江农行做了一场长达三年的大手术。

2013年A集团就开始出现资金紧张的风险信号。对此,浙江农行一方面给予利率优惠减轻其财务压力;另一方面全面摸排A集团及实际控制人的资产情况,并与企业沟通督促其处置资产、降低担保“减肥健身”。2014年,A集团出售上海某地房产套现逾两亿元。

2015年,浙江农行开始对A集团实施一整套风险化解方案。主要“治疗方法”包括:一是对A集团用信主体进行整合,将原6家用信主体归并为3家实体经营企业,涉及金额近3亿元;二是调整业务品种,逐步将A集团的银行承兑汇票和信用证及其项下的融资业务品种调整为流动资金贷款,共涉及银行承兑汇票敞口1.58亿元,贸易融资3亿元;三是优化担保方式,排查A集团未被抵押的海域使用权、商业用房、码头等资产,逐步减少关联担保比例。

2017年A集团转让位于浙江舟山的某处土地,交易金额4.5亿元;2018年转让位于舟山的某项目股权给浙江省某国企,交易金额6.7亿元。此外还出售了多处房产,获得约2.2亿元收入。

在理顺其管理模式和调整融资结构,并出售多处资产大幅“瘦身”后,最重头的治疗是促使A集团引进浙江省某国企作为战略投资者,探索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融合。

随着经营逐步恢复,收入稳步增加,2018年开始,A集团已停用政府应急转贷资金,使用自有资金周转存量贷款。

针对这起大型民企风险化解案例,浙江农行高级专家金烈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前银行“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主要出于商业考量,比如风险防控、利润回报等,无可厚非。“特别是部分银行新一届领导班子成立后,更倾向于一次性出清辖内所有信用风险,方便后续管理,但这客观上会对地方经济稳健发展、企业出险脱困造成影响。而浙江农行本届领导班子对风险有不一样的理解。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系列风险化解方案,比如成立债委会帮扶企业,通过多种化解渠道为企业瘦身、减负、盘活风险资产等,防止了区域内大规模风险的累积。”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浙江农行累计化解风险客户达1002户,贷款金额486亿元,帮助其中七成以上客户实现持续正常经营,四成以上客户基本走出困境。

小企业如何“起死回生”?

在面临困境时,怎样才能让民营企业家重拾信心“起死回生”?

比如温州乐清的浙江正亮电子电气有限公司,在2015年受宏观环境影响,销售大幅下降,货款回笼不足,2015年末销售收入仅3.16亿元,较2014年下降近30%,资金链已呈现紧绷之势。

该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经营范围为制冷设备、电子元件、电器配件设备制造加工销售。

截至2015年末,正亮电子共在7家银行融资12454万元,而其当期销售额仅31583万元,销贷比达39.43%。另外,正亮电子对外担保一家企业的300万贷款,在2015年全部逾期。此外,抵押的两处土地使用权还存在价值高估的情况。

2016年2月,浙江农行为正亮电子采取收回再贷(使用政府应急转贷资金)、贷款定价不低于基准利率上浮5%的风险化解措施,并分别于2016年5月、8月、10月、11月对3560万元贷款实施收回再贷。

2016年12月,正亮电子因其在各金融机构融资总额大,货款回笼慢,变成“不良”。但农行与政府、公司及其互保企业多方沟通达成共识,2017年3月对其实施重新约期、利率调整的债务重组方式。

同时,农行牵头组建正亮电子的债权人委员会,通过债委会协调各金融机构的共同进退。2016年3月,第一次债委会在各委员的共同探讨分析下,摸清公司在各行的总授信额度及总对外担保额度。2017年,浙江银监局牵头召开第二次债委会达成同进共退的共识,做到2017年度不压贷、不抽贷,并根据2017年生产经营及融资担保情况再确定2018年度信贷支持政策。

债委会施以援手,减轻了公司财务成本,重塑了民营企业家的经营信心,该公司于2017年3月恢复生产,赢得了宝贵的自救时间后,目前已能正常还本付息。2018年1-9月,正亮电子的销售收入6728万元,净利润300万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50%左右。

目前,正亮电子在农行贷款余额2697万元,与最初出现风险时比,减少近两千万元。

在帮助民企起死回生的过程中,地方政府也功不可没,除了要求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支持外,也拿出了真金白银支援。

12月3日,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翁建荣在“浙江省进一步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浙江省将投入千亿政府资金支持民营企业,着力在小微企业发展、优化企业融资环境等六个方面加大扶持。同时推动出台民企在贷款周期、额度、费用等方面的公平政策等。

点击进入专题: 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银行金融机构在行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