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谁杀死了新财富?

谁杀死了新财富?

来源:山石观市

引子

其实,新财富的存亡危机是在两年前显现的。

要推的事情迟早要做,只是需要一个导火索而已,时代的浪潮里命运只能被裹挟。

2015年9月16日,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2015年11月1日至12月25日,中央第七巡视组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进行为期近两个月的巡视。

巡视过程中,暴露出深交所一大问题是:下属公司股权投资层级过多、链条过长、偏离主业。

随后,2016年1月13日,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甩卖了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90%的股权,作为对巡视指出问题的整改措施。

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唯一股东就是深交所,新财富杂志本来是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与全景网一起合作出来的——一句话,两年前,新财富是谁的?深交所的。

但这一年,深交所退出了全景网,也就退出了新财富。

而在当年4月10日,时任深交所总经理宋丽萍也黯然卸任。

至于深交所甩卖的新财富杂志社股权,其中一接盘方——江苏瑞华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制人张建斌则又是资本市场另一方低调的枭雄。5000万元起家,如今规模数百亿,成功不亚于徐翔,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争议财富漩涡

新财富最佳(卖方)分析师评选,始于2003年。榜上有名者,升职加薪、惬意人生,顺手拈来。新财富也逐渐成为卖方机构及其麾下研究员、分析师的必争之地。每年的新财富大选,参评机构与分析师个个剑拔弩张,业内硝烟四起。

从最开始的打电话、发短信、发邮件、路演到期间的泳装秀、影星助阵,为了拉票,券商们玩转各类“套路”各类搏出位。利益巨大,甚至诞生了无秘互黑史。

去年新财富前夕,华创带客户日本“调研”旅游,就是被同行举报给媒体,当时就惹得监管留意,中证协过去询问,搞得券商头大。新财富主办方更是惊弓。

争议有助于刷存在,特别是进入新财富投票季。毕竟新财富确实跟财富紧密相关。

相比卖方,买方研究员比卖方少很多,主要在于买方做投资的机会较多。从卖方研究员跳到买方,收入必定少一大截,跳过去的都是有隐含承诺——比如2年内做投资。否则就是等着养老了。

公募基金研究员工资,北京深圳是较高,上海低,毕业生起薪1万左右,3年经验2.5左右、5年3.5万附近。但一般5年很多当基金经理助理了。同时,奖金波动很大,根据市场行情8——36个月都有可能。兴全曾经有60个月的。

广州的是很高,易方达博时校招很苛刻,但起薪很高,第一年保底35万。招商的就比较低。

当然,这一行,谈平均没有太大意义,不同的人能提供的价值差别太大,一无是处一文不值的很多薪水很高。

如果简单来讲,入行3-5年收入达到100万,那就是卖方上新财富,买方当基金经理。

而在大行券商研究员的体系中,普通研究员-高级研究员-首席薪水平均水平是:50万、100万、300万(需拿下新财富除非公司不要求)。平均而言,入职3-4年能做到高级研究员,5-6年能到首席。应届一般10万。

社会转折大流

新财富没有活下来。

曾经风头无两,如今希望活下去——在唏嘘新财富命运的同时,其实也是社会转折大流之中要为自己捏把汗。

任正非在华为内部发言中坦言:至于我们与美国的差距,估计未来20-30年,甚至50-60年还不能消除。但是,我们要将差距缩小到“我们要能活下来”。以前这是最低纲领,现在这是我们的最高纲领。

郁亮在万科南方区域月度例会上讲话,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检讨万科的整个战略,以“活下去” 为最终目标。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转折是全方位的:政治、经济、国际、军事等方方面面。上世纪90年代实施宏观调控时,出现明星逃税被判刑的案例,为什么20年之后又出现类似的情况?因为在社会全方位进入转折点时,所有行业无一幸免,所以大家不要认为这仅仅是行业的问题。 

在这个时期我们应该怎么做?只有四个字:“收敛” 和“聚焦”,这是应对转折点和不确定情况的最好方法。只有收敛和聚焦,我们才能应对正在发生的转折;没有收敛和聚焦,我们就很容易在转折点中被淘汰。这么做有可能会失去机会、错判形势,但这是我们的选择。这次三年事业计划书的制定把“活下去” 作为基本要求,我们的战略围绕“活下去” 而展开,这是最底线的战略,是“收敛” 和“聚焦” 的战略。这次战略检讨,希望大家充分意识到全方位转折的到来,我们所有行为都“收敛聚焦” 到保证万科“活下去” 。”

而郁亮反思链家自如案例,则是对这种转折大流某种程度上的最佳注解:

“从自如的案例反思,这个行业的社会接受度为什么这么低:因为当前整个社会都倾向于反资本、反大企业,普通老百姓都把贫富悬殊、社会板结等问题都归结于大企业、大资本方,最可怕的是这是整个社会的共识,政府和知识界也站在普通民众这一边,来共同面对大资本和大企业。在这种转折面前,必须要对大规模、小概率、高风险事件保持敏感、确保可控。 要认真做好事情、 心安踏实、 不求出名。”

行业自评新财富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十五年历史上,一共诞生了大约200个第一名分析师(剔除重复上榜),其中连续七年夺得第一名者,受封新财富白金分析师称号,截止目前,新财富共产生10名白金分析师。

如今,15年的游戏结束,整个行业的生态将会发生变化,对于甲方和乙方都一样。

这两天,看了近百曾经新财富上榜分析师乃至买方的感叹,挂一漏万,撷取一些:(考虑合规原因,隐去发言人身份)

1、新财富纵有千般不是,毕竟为众多热血而家境普通的青年提供了奋斗的土壤与向上的通道,圆了读书人用知识改变命运,以学识变现立身的小小理想。也为二级市场研究提供了一个市场化的竞争环境,身在局中之人,无论大佬新人,从不敢有些许懈怠。而一旦失去了市场化的外部定价体系,行业洗牌,分析师整体话语权与回报下降在所难免。

历史的趋势拐点之处,总有一些特殊的人或事会恰好出现,推动拐点的发生。

这两年来,深刻的感受到卖方研究正在走向迷茫与分化。一方面是第三方专家服务的崛起,佣金开始超过卖方研究所;一方面是很多具备较强资源的买方平台,正在建立起独立的研究体系,逐步脱离对卖方的依赖。

卖方分析师,很多正在逐步转变成上市公司与买方之间的信息传递者。而我们面对着一个信息传播越来越快,信息不对称越来越少,更加扁平化的社会,如果仍是做一个不贡献价值增量的中间层与通道,迟早会被社会淘汰。

今年以来,我们更感受到随着原有社会分工体系与企业边界的巨变,A股跨产业研究的必要性正日渐紧迫,例如消费品这一领域就在发生横跨很多行业的渠道巨变。过去,受限于奥斯卡的分类,大家总是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想必随着评选时代的结束,未来行业间的打通和研究水平的上升就会加速,如果能够成为熟知产业变迁与企业沉浮的资深行业专家,相信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有价值的。

2、卖方4年,在兴业策略的小团队里,侥幸拿了三次第一,一次第三,自己也是新财富的受益者。新财富就像一个信号显示机制,能够快速显示无偏信息,但未必是有效的。但另一方面,自己在做卖方前,每天读几十篇报告,自己做出来的排名也和当时的新财富高度一致。我的体会是,无论有没有新财富,优秀的人才依旧就自我冒出来,不用担心没有舞台让你绽放。宽松,自律,热爱,才是这个行业真正的试金石。

3、评选的副作用是social挤占研究,这一点我也是向来抱怨;但我相信评选如能规范,它本身终究是一个激励机制,它让勤奋终有回报。单就研究来说,几百家机构,近万人的微信通讯录,这对任何一个卖方分析师来说都是一种市场化的压力,让他在没有与客户路演交流的时候会有不安全感,没有提供比大众更有效的见解、没有好的idea、写不出报告的时候会有焦虑感。正是一种优胜劣汰的规则驱动产生了一帮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的工作狂。我相信这一过程整体是激励才华、激励创造性,激励价值的,这一行业的很多成名分析师也都是这么一路走过。...正视改变,客观评价往昔。票没有意义了,但大家的认可会记得,研究创造价值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4、不是证券行业的人,恐怕很难体会新财富评选被取消,对于当事人的冲击到底有多大。

首先,新财富是卖方分析师评估的绝对标杆。大多数研究员的工资和奖金,是与其新财富排名挂钩的,并且上榜与否和提名与否,差别巨大,不夸张的说,有的甚至会差出数量级。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是研究员的高考绝不为过。大家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你为高考准备了很多年,考卷也交了,突然说不发榜了,你说你会是啥感受,尤其是对那些原来没有上过榜,但是过去几年来非常拼(不是这个行业的人同样很难体会这种付出有多艰苦),今年特别有希望上榜的研究员来说,这个打击有多大,不难想见。

其次,新财富排名的整体结果,不仅是研究员个人的考核依据,还是整个研究所的考核依据,因为今年市场整体佣金萎靡,现在都不知道年底各位所领导拿什么去申请全所的奖金。

再次,新财富评选虽然的确难言完全客观和准确,比如有研究水准很不错的研究员,但团队人员少或者平台对客户覆盖不够,依然难以取得好成绩。但客观地讲,社科类研究结果的评价,本来就是千古难题,老话说“文无第一”,研究逻辑对,但可能短期受到事件或者外生事件冲击,以至于结果在后期才体现的情况比比皆是。此外,还有很多并不在所谓准确率数据中体现的调研、路演、电话会议等,都很有帮助,也只能在投票中体现。佣金则更容易受开户、阶段性席位等技术性因素制约,只有大买方才能比较精确体现,大多数买方是无法实现的。

此外,新财富作为一个权威排名结果,被广为传播和应用,比如专栏、指数等,其效用是倍增的。实际上,听到很多研究所同仁介绍,新财富排名其实与佣金排名基本上是一致的,而中信研究所几年前退出新财富,其影响力也几乎同步下降,也从侧面客观证明这一排名的重要性。

当然不可否认,新财富活动也出现了诸多弊端,确实是必须得到纠正和改变,否则即便今年不取消,未来也总有自发累积到不可承受的时候。

行业依然对此类排名有需要,评选可能会在完善之后,或者以另外更加市场化的某种方式出现。

5、此时此刻,不写点东西总会有些遗憾。2007年第五届新财富,刚毕业就参与了团队获得第三名的过程,此后到今年连续十一届,对新财富还是充满深厚感情和感恩。今天发生的,未必是坏事。核心客户对应的佣金本身就是卖方水平高低的检验。卖方如何发挥其真正价值,服务核心客户、服务和培育产业,我们思考了五年。新的模式,更有价值。

6、从买卖方市场来说,客观上都需要这样一种评价体系,以褒扬先进、激励来者,推动市场研究更好的为投资服务。目前新财富的评选太急功近利,但可以改变评选方法和条件,比如加一个在同一机构工作五年方能参选,没必要一棍子打死。

7、证券市场的十几年制度就此结束:对卖方而言,给了卖方强大的溢价力,同时给了新人出头的机会。竞争机制的鲢鱼效应是保鲜剂。

对买方而言,其实就是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新陈代谢的。每年的新机会,不是每个老人关注得到的。有些代际的东西,新人肯定更敏锐。新的景气度和机会,如果挖掘出来,市场给予极高的市场溢价。这样才会让更多的人才去不断的挖掘市场机会。

8、韭菜不见,杠杆要去,金融行业的整体低迷期,新财富暂停也是个脚注。没有那啥饭局,那啥也会取消,因为有些本质的已经发生改变了,用现象去解释结果时不妥的,所以这是一个终点吗,显然不是。

新财富取消的必然性在于回归商业本质的要求。新财富的繁荣与泡沫曾让很多优秀的卖方脱颖而出,而这些人在不远的将来必将呈现多层次价值。凡事过往,皆为序章。

9、2018年,各种市场超预期因素层出不穷,分析师们整天埋头研究影响股指、股价、利率、汇率、房地产以及各种资产价格的超预期因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大的“黑天鹅”原来是分析师自己的职业生涯,关键时刻,命运总喜欢黑色幽默一下。

阵痛在所难免,过去的分析师估值体系哪怕不尽合理,但“聊胜于无”,估值基准消失之后,如果以真实的佣金派点为评价基准,用一位著名的有色分析师的话来说:过去排名是跟同一行业里面的5-10个分析师竞争,现在佣金是跟全市场的几千个分析师竞争,再考虑到佣金分配的“头部效应”(前20家基金公司贡献了大部分交易佣金),初期的竞争剧烈程度很可能会大大超出预期。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