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巴曙松:内外合力下金融机构重新站到fintech前台

新浪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财经讯 5月28日消息,由贵州省金融办、贵阳市金融办指导、华创证券承办的“2018智能金融发展论坛”今日在贵阳举办,是中国国际大数据博览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出席并做主旨演讲。 

巴曙松还担任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在开场之前特意去其他分论坛会场转了一圈,发现“智能金融发展论坛”不仅位置坐满还有很多人站着,同时持续时间最长,“这也说明:fintech怎么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成为越来越关注的焦点题目。”

“不能做柯达”,发明数码相机正是柯达自己,但柯达一直由于胶卷业务的利润没有下决心全力发展数码相机业务,在巴曙松看来,正确道路正是此次贵阳数博会的八个字的标语:“数化万物,智在融合”。“希望通过金融界和科技界的共同努力,共同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实现我们金融和科技的融合。”

巴曙松还提到,结合外部内部的趋势,中国fintech历经三个阶段:从第一阶段银行内部做一个部门来电子化到第二阶段技术人员从外部创新形成技术压力到第三阶段,在竞争推动和自己内部转型推动下,金融机构重新站到了前台。”(金霞 发自北京)

巴曙松的演讲发言摘要:

一、金融业从技术的渗透、融合,已经从内部产生了动力。

外界对巴曙松经济学家的身份非常熟悉,但实际上其还曾经担任过中银香港风险管理部 助理总经理、中国银行 历任发展规划部副处长、杭州分行副行长等多个总行和分行、内地和海外分行职务。他结合自己经历谈到,金融业原来的商业模式基本上走到了尽头。

“而且也慢慢成为业界的共识,比如我们的银行。”银行20年来业务就是三个字:存、贷、汇,“没有太大的变化。”但现在高速扩张的信贷基本走到尽头,利差越来越小;不仅是银行,证券公司也是如此,经纪业务佣金越来越低,投行业务也面临萎缩。

“金融业必须要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大家对通过金融科技来进行拓展寄予了非常大的期望。”巴曙松还用了蚂蚁金服近期的一次募资估值作为案例验证其观点:“对这个还没有上市的一个fintech公司估值1500亿美金,足以证明外界有多大的期望。”

蚂蚁金服1500亿美金估值,换算成人民币约9000多亿人,相当于一个招商银行+交通银行两家加起来的市值,相当于浦发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三家第二梯队全国股份制银行加起来的市值,相当于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北京银行+华夏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六家加起来的市值。“至少市场已经看到巨变即将到来,并且已经给出了估值。”

二、“尝试观察不同阶段的商业模式,可能不是一个笼统的“北坡南坡”爬到一个顶上,可能在爬的过程中就得互相帮忙、互相喊话、互相支持”。

巴曙松认为,fintech有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是银行内部自己做的“电子化”,核心是把线下业务搬到线上。“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20年前还有在途资金被挪用的案件,现在的偶是实时到账,再也没有了。”

第二阶段是优秀的专业人士所在的明星科技企业,比如这个宝那个宝,“它挤压你的盈利模式,把你资金成本越抬越高,把你的利差越挤越小,还不足以威胁,”在巴曙松看来,因为这些渗透的往往是金融业务产业链价值链的非核心环节,在客户的体验、获客这些方面,形成了一定的压力,但是没有渗透到它的金融的核心功能,比如风险定价、资产配置这些环节,“说实话,没有给银行带来发自内心的压力感。”

第三阶段,在内部的压力、外部的竞争的合力之下,上场的运动员又变成金融机构了。

“大家经常就把中国和美国做对比,美国这一点也很明显,其实在15、16年之前,整个fintech的中心确实是在西海岸,这些优秀的技术人员天才的想法产生了很多优秀的创业公司,15、16年之后,我们看到fintech的中心迅速的转到了东海岸,华尔街这些金融机构自己主动参与进来,所以结合外部内部的趋势,中国从第一阶段银行内部做一个部门来电子化到第二阶段技术人员从外部创新形成技术压力到第三阶段,在竞争推动和自己内部转型推动下,金融机构重新站到了前台。”

招商银行2017年年报中,通篇谈的基本上都是区块链,“我在智能投顾已经覆盖到我70%的客户,我的资产证券化开始用fintech来穿透底层资产”,而针对上一个演讲嘉宾雷鸣提到的“北坡南坡”,但巴曙松认为: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你其实很难分得出来“北坡南坡”,而是一些金融机构会提供非常丰富的应用场景,而且他们的优势基于自己丰富的场景是在这一次是把自己的核心功能会拿出来合作,找到新的商业模式。

三、正确的道路在哪呢?就是我们这次大数据博览会的八个字的标语,叫做“数化万物,智在融合”。

“你也不要那么傲慢,你也要在你的生态之外,也要改善用户的体验,也要提升你的交互的能力、对话的能力、数据采集的能力。”同时巴曙松也提醒这些技术公司:“这些原来传统产业的庞然大物,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他之所以能够在这个业界成为全球领先的一个巨头,他肯定有他的核心的竞争力,只是,你有的时候看出来,有的时候不一定看得出来。”

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在这二者之间的一个融合

巴曙松还拿柯达举例,当年数码相机本身就是柯达发明,可惜他担心数码相机的发展冲击胶卷这块丰厚利润,而一再“先等等吧”。“结果市场消费者,还是找到了他自己前进的道路,然后把他冲击倒。”

“我们不能做柯达”。巴曙松在很多内部金融机构研讨会多次强调这个观点。

在他看来,可能一定会有一些中间的道路,“做研究一定要极端,大家才记得住。做决策可能是要平衡和折中,你可能既要考虑到你自己在这个市场的竞争力和效率,客户的体验,一方面你作为一个实际的决策者,你还真的不能够真的一把就把这个利润砍掉一大块,你还要砸很多钱进来。”

巴曙松最后提出,希望通过金融界和科技界的共同努力,共同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实现我们金融和科技的融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