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戴威、李彦宏、程维哪个创业者没经历过“至暗时刻”

戴威、李彦宏、程维哪个创业者没经历过“至暗时刻”

不知道李彦宏怎么经历艰难时刻。外界看到的信息是,他喜欢摆弄花草,买名贵的盆栽。

来源:商业人物

作者:张友红 于静

我至今记得,X先生在决定停止最后一个创业项目前一个月,每天大把大把的掉头发,睡不着,像中了魔一样的焦虑袭击全身。

他的小伙伴们露出迷茫的眼神,每天都在提醒他回答一个答案,“能成么?”他没有答案,只有想象。

在本周一ofo举行的内部会议中,戴威说,下一步如果不再有资本输血,或阿里提出收购,ofo都将面临生死抉择。听这话,他也不知道,那天真的来临时,自己会怎么选择。他把ofo的现状比作电影《至暗时刻》中英国政府和首相丘吉尔所陷入的被动战争局面。这是一部刚刚下线的电影,豆瓣评分 8.6 。

目前,外界可以知道的是,不久前,戴威已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南华早报报道了这个消息,说戴威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

和已经卖完摩拜的胡玮炜不同,这个90后北大男生表现出了倔强的一面。相应的,他们也正在面临不同的现状:胡玮玮手握几个亿,财务自由;戴威必须要为正在经历和即将经历的“生死抉择”做各种预设。

这是最艰难的。

今日资本徐新说,“创业者最大的压力就是,所有的问题到你这都要有答案,其实有时候你并不知道答案在哪里。可你还要硬着头皮给员工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本周,和戴威一样,正在经历艰难时刻的,一定也包括了李彦宏。

李彦宏做了很多努力终于找到的一个COO陆奇,在本周忽然离职了。“忽然”是对外界而言,李彦宏或许已经和陆奇有过数次深夜长谈了,这个决定对百度而言不是小事。

陆奇宣布离职两天,百度股价跌了16%。

过去六年里,李彦宏没有COO,他自己承担着这个职务的工作任务。过去六年里也是百度从BAT里与阿里和腾讯距离拉得越来越远的几年。他想赶超,制定了All in AI的战略,招来了带着硅谷光环的陆奇执行他的改革大计。陆奇在的这一年多,百度的股价上涨了60%。

一切都特别突然。李彦宏在2010年曾经对外界回忆,2008年是他最艰难的时候。那时,百度创始团队的“七剑客”几乎全部离职。

此刻呢?是李彦宏的“至暗时刻”么?

本周,陆奇离职,股价下跌,加上之前有媒体统计百度这几年总共出走了近30名AI技术大牛,他们陆续成立了13家极具声势的创业公司,方向都是AI。为此,李彦宏还把王劲告上了法庭。一切事实都指向一个结论:李彦宏正在经历和2008年一样,甚至更严峻的人才匮乏危机。对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而言,这已经是“至暗时刻”。

乐视影视的张昭在本月份接受了《人物》采访,他又说起了自己的“至暗时刻”:“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三点,告诉自己该睡了,九点还有会。睡不着,起来看书,再看个美剧放松下,但又睡不着,就又起来抽烟。”

不知道李彦宏怎么经历艰难时刻。外界看到的信息是,他喜欢摆弄花草,买名贵的盆栽。

BAT里,李彦宏的创业起家过程比二马顺利多了。对于企业家而言,经历并度过“至暗时刻”是他们的必修课。百毒不侵后,强悍的企业家对待低谷,或许也只是“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就在不久前,有赞上市当天,创始人用“九死一生”来形容自己。在他看来,生命的生死和身体的生死一样。

作为一个企业家,公司除了可能会经历的生死时刻,更多的时间里要面对各种得与失。每一个决策都可能带来蜕变,也可能覆水难收。这种“割肉”的感觉还不至于是“至暗时刻”,但也很痛。

5月25日晚间,港交所披露了关于摘牌及上市规则相关修订的咨询结果。根据新规,未来对于连续停牌18个月的证券,港交所可以对其进行摘牌。新修订的《上市规则》在2018年8月1日生效。新规同时对于生效日期前已停牌的证券发行人有一定的过渡安排。

这个规定被披露的同一天,曾经的河南首富李留法被罢免了山水水泥董事局主席职务。三年前他用50亿入资成为山水水泥的大股东,如今山水水泥已经停牌三年。新规定落实后,如果山水水泥没有在8月1日前复牌,意味着李留法不光失去董事局主席职务,更可能50亿股份大大缩水。一笔三年前布局的买卖可能宣布打水漂。

李留法旗下有两家香港上市公司,在他三十多年的经商里,对于一个老江湖而言,50亿应该不会成为“至暗时刻”。这种心态也只有在经历诸多“至暗时刻”之后才能练就。

相比之下,戴威太年轻了,他是90后,第一次创业。

刚刚和他谈判完,想收购ofo的程维比他经历这样的时刻多多了。

  程维刚创业去融资,被王兴说“垃圾”。和快的打补贴战,签字手抖打哆嗦。2013年滴滴融资异常艰难,他去美国,走访三四个城市,没有人愿意见他,约好的会议取消了,所有答应给offer的投资人都以各种理由放弃。感恩节这天,鹅毛大雪裹挟着纽约城,也裹挟着去往机场的程维,惶恐、不安,有高度危机感。

如今的程维也在每天面临挑战,包括最近的顺风车事件。8天前,顺风车整改后重新上线了。

从公司生死角度看,程维处理顺风车危机要从容多了,至少没有关乎公司生死。

命运何曾饶过谁?

关于“至暗时刻”,人们很容易想起马云关于“成功都是熬出来”的鸡汤文,“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死在了明天夜里。”,创业之初被称作“疯子”、“骗子”的马云,用行动创造了阿里奇迹。同样被称作“疯子”、“骗子”的还有美国企业家埃隆·马斯克,人们也许会记得他在半夜醒来的眼泪,他用全部身家创办了航空航天、电动汽车、太阳能行业的三个长期停滞不前的高科技公司,最困难时,两家公司同时出现资金链危机,面临倒闭危险。

  曾几何时,贾跃亭也是媒体眼中中国版的“钢铁侠”,在他“生态化反”的美好冀望中,人们也曾期待中国能够诞生互联网新一极。只是资金链危机的口子一旦张开,就像张开一张嗜血的口,再也堵不上了。

商业世界的利益纷争注定不像人们乐于见到的同袍偕行、温情脉脉,大多数时候,企业家们注定像马云所说的,一个人左手温暖右手,执着地相信未来。

除了相信自己,走出“至暗时刻”没有捷径。谁让你一开始选择做一个创业者呢?

X先生还会继续下一个创业项目,魔障了一样,他相信越暗越明。想送他俩字,“活该”。当然,至暗时刻之后他真的迎来光明的时候,人们会送他俩字,“英雄”。这就是创业的逻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