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蔡昉:农民工回流乡村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

新浪财经讯 由佛山市总商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承办的“2018中国制造论坛”于1月13-14日在广州佛山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中国出现了逆库兹涅茨的趋势,总的来说,我们每年还能有三千多万的16岁到19岁这部分农民户口进城,但每年返乡的大龄农民工也在逐步增加,这就导致每年外出劳动力增长的数字已经接近于零,一增一减,所以看不到这几百万农名工进城,出现了劳动力城镇化的停滞状态。

这个时候,如果你不能善待外来人口,不能善待农民工,他的返乡意愿就会提高,回去的人就会多于进城的人。蔡昉称,“进城的人是一个死的数,是由人口数量决定的,回去的人既是人口数量又是一个概率,又是一个意愿,因此回去的人是一个可变的数,不好的政策,他就要回去。”

如果回去大于进城,意味着劳动力倒流,而劳动力的倒流意味着,过去是劳动力从生产率低的部门到生产率高的部门,现在变成了劳动力从生产率高的部门和地区向生产率低的部门和地区变化,因此它就是一个逆库兹涅茨过程,这是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也不利于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并不是说我们产业转移、劳动力转移已经达到什么高的水平了,我们仍然处在比较高的农业劳动力比重和比较低的城市化发展阶段上,更不用说我们的城市化中还有户籍人口城镇化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的差别。”蔡昉表示中国劳动力转移和城市化尚有巨大潜力。但是很多人被城市化了,农民工被城镇化了,却没有得到城市的户口,因此他们不像城市人一样消费,也不能像城市人一样积累人力资本。

因此,他认为我们要转向新的生产率源泉,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传统的劳动力要保持从一产到二产、三产,从从农村到城市的转移。

基于此,他给政府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要素成本提高是必然趋势,须打破“竞争到谷底”的思维,要让企业要充分竞争,谁活不下去了,就要让它退出。“因为没有退出,没有创造性破坏,就会有僵尸企业,就意味着有那些不生产产出的、没有效率的还在使用你的生产要素,因此我们必须要退出。”然后把它的生产要素转给生产率更高的部门来做,这叫创造性破坏,它也是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

他认为理解资源重新配置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这就容易让政府知道我该抓什么。对政府来说,首先就要允许资源配置,允许资源流动,生产要素流动,包括劳动率流动的政策建起来,要把这个壁垒拆除掉。

第二,率先取得户籍制度改革突破,消除人才、劳动力流动体制机制障碍,培养中等收入群体,从劳动力供给和人力资本积累获得改革红利。蔡昉测算,如果进行户籍制度改革,能够提高非农产业的劳动参与率,提高资源重新配置,可以把潜在增长率再提高两步,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一个事。

第三,政府应该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促进充分竞争呢和创造性破坏,实现创新驱动。蔡昉强调,“既要让人能自由的进来,同时还要自由的退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