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锤子科技空气净化器高配低价 专家:或采取低廉配件

法治周末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锤子科技“畅呼吸”高配低价惹人疑

“‘畅呼吸’比同等配置的产品价格低,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都为高配置,锤子为了追求市场销量,放弃利润,故意低价;二是所谓高配置但采用的是低廉配件,成本低,所以可放低价格,冲击市场”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吴昊

11月4日至7日,北京市拉响了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就在北京空气重污染警报解除当日,锤子科技发布了四款新品。让人意外的是,锤子科技这次居然悄悄进军空气净化器市场。

它推出的那一款空气净化器,取名为“畅呼吸”。锤子科技官方介绍,在直观的名字背后,还隐藏着强大的配置。

不过,法治周末记者走访电器市场后发现,锤子科技宣称高配置、超低噪音的“畅呼吸”,与线下销售的相近配置的空气净化器售价便宜不少。

“畅呼吸”高配低价进军空净市场

锤子科技官网数据显示,畅呼吸智能空气净化器的颗粒物CADR高达800m3/h,甲醛CADR高达300m3/h;颗粒物CCM达到50000mg,甲醛CCM高达4000mg。

何为CADR和CCM?法治周末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CADR指洁净空气量,表示空气净化器能够提供洁净空气的速率,数值越高,代表空气净化器的净化效果越好,每小时能提供的洁净空气量越多;CCM指累积净化量,当洁净空气量衰减至50%时,一般意味着滤芯需进行更换,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空气净化器每更换一次滤芯能够处理的污染物总重量。

由于有些空气净化器不具备除甲醛功能,所以颗粒物CADR值一般作为参考该空气净化器能够带多大平方米房间的参考。

“在参考颗粒物CADR值时,要考虑房屋的密封效果。要想知道一台空气净化器能够带多少平方米的房屋,首先要看是楼房还是平房。”大中电器三星空气净化器的李姓销售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测试空气净化器在楼房里能有效净化的平方米数,需在该机型颗粒物CADR值后乘以0.12的系数,平房的系数为0.07。”

法治周末记者走访各大线下家电市场时发现,如今市面上如飞利浦、YADU(亚都)、三星、松下等产品,其颗粒物CADR都没能达到800 m3/h,即使相对接近这个数值的机型,其颗粒物CADR值也仅接近736 m3/h左右。

而那些能达到这个净化效果的机型,抛开一些如静电吸附、UFCU(甲醛分解模块)等功能不提,价位也在6500元左右,且一些机型不具备甲醛吸附功能。若加上UFCU或静电吸附等功能,价位都在7300元以上。

可是,锤子科技发布的“畅呼吸”不仅颗粒物CADR指数远高于线下高端机型,其在锤子科技官网或京东、苏宁易购等电销平台上的报价仅为3499元。

为什么“畅呼吸”定价远低于同等配置的其他空气净化器品牌呢?

法治周末记者向锤子科技发出采访意向,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畅呼吸’比同等配置的产品价格低,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都为高配置,锤子为了追求市场销量,放弃利润,故意低价;二是所谓高配置但采用的是低廉配件,成本低,所以可放低价格,冲击市场。”家电专家张彦斌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

不过家电圈智库首席研究员文剑认为:“互联网企业在短期内想抢夺家电市场份额,肯定要走低价路线。不能拿锤子与三星、飞利浦、YADU(亚都)等品牌直接对标,仅凭品牌影响力,锤子就要差很多。”

噪音问题普遍无解

在家电卖场走访时,有销售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不少消费者购买了互联网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器,普遍存在噪音问题。

“有顾客抱怨,他们购买的互联网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器,刚买回来就有噪音,没用几个月,噪音大得让人很难接受。尤其是小米空气净化器。”大中电器某品牌空气净化器张姓销售员说道。

针对她提到的噪音问题,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小米公司相关负责人采访,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不过,小米空气净化器存在的问题,似乎早被“老罗”意识到了。

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表示:“畅呼吸”的静音效果可以让猫咪睡着。

锤子科技官网显示,“畅呼吸”的静音效果由低档风速到高档风速,其噪音为34dB(A)至67.7 dB(A)。

但这个数据真的可以代表空气净化器的静音效果优秀么?

“目前所有主打高效净化效果的净化器,噪音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锤子科技宣称67.7 dB(A)噪音并不小,且客观上不现实。”在文剑看来,“静音和净化效果,其实是一对矛盾体。从产品技术原理来看,要想净化好,必须加大电机和风机的风量。”

互联网企业进军家电面临挑战

法治周末记者在线下销售平台注意到,互联网公司进军空气净化器等家电行业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互联网品牌对传统空气净化器品牌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一些互联网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器,除去进风、出风的结构简陋,滤芯构造也极为简陋,看上去就像海绵一样,特别次,就像用一些刨花板芯粘在一起,一捏就像要出碎末似的。”前述李姓销售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对于空气净化器来说,滤芯属于消耗品,不同厂家的滤芯价格也不同,法治周末记者走访发现,根据CADR值大小不同,滤芯的价格也有出入。

在张彦斌看来,互联网公司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自己的生产能力,全靠传统企业的OEM(一般指原始设备制造商)来完成,所以产品品质难以保证;另外没有自己的售后服务体系,基本上就是一锤子买卖。

“目前,互联网公司进军家电行业浮现出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短期投机者多,容易在市场上昙花一现。如果是长期性参与,就需要确立好企业自身的发展战略定位,以及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互联网企业的特点是效率快、速度快,而家电是耐用消费品,不是快消品。”文剑说道。

其实,除了持久战的挑战,新标准的出台也会影响互联网公司进军空气净化器行业。

2016年3月1日,空气净化器新国标正式实施。此外,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3月27日,全国家用电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推动净化器核心零部件标准制定,《空气净化器用滤网过滤器》《空气净化器用静电式集尘过滤器》两个行业标准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将于2018年正式出台。

若滤芯新规在未来落地,对于进军空气净化器市场的互联网企业来说,也是一个不得不面临的门槛。  “对目前在售的产品来说,未来的两项新标准对空气净化器生产企业最大的影响在于,如果在售产品不达标应该怎么处理,所以必须控制和调整生产。”张彦斌表示,“控制生产就是要在标准出台后,不论在厂家库房,还是在渠道商、零售店,尽量没有或少有不达标产品,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