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曾经的最贵自助餐金钱豹停业 红极一时为何跌落凡间

新闻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晨报记者 李晓明

实习生 洪明晶 王春华

说起沪上知名的自助餐,有一个名字你一定不会忘记,那就是曾经号称“最贵自助餐”的金钱豹。十多年前,花上二三百元,在金钱豹吃上一顿包含海鲜鱼翅、哈根达斯的自助餐,被视为一种“高大上”的体验,也给无数上海食客留下难忘的记忆。

但在这两天,大名鼎鼎的金钱豹延安路店被曝关门停业,位于八佰伴的金钱豹三鑫店也已经暂停营业。

其实不仅是上海,金钱豹在全国的门店也都纷纷关闭,其中北京的门店全部关闭,遭到消费者、供应商、员工三方共同讨债。

从红极一时到关门停业,金钱豹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助餐厅“暂停营业”

2003年,金钱豹在上海开业,以大型奢华自助餐厅的招牌,征服了无数食客,迅速成了高端自助餐的金字招牌。最风光的时候,其位于延安西路的门店就餐高峰时门庭若市,周末时更是一位难求。但现在已经是门庭冷落,风光不再。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延安西路3162号的上海金钱豹大酒店。1楼“国际美食百汇”正是金钱豹的自助餐厅,而3、5、6、8楼则是金钱豹的宴会厅,承接婚宴、会议等。在1楼大堂前台,竖了块公告牌:“因公司内部工程维修,暂停营业”。旁边另一块牌子则写着“IC  卡接待,请上7楼办理。”

记者看到,一楼的自助餐区域内灯光熄灭,空无一人。前台旁围拢着不少焦急等待的消费者,他们手里拿着预付卡,纷纷表示要退款。一名消费者表示,他的卡里还有3000多元余额,上周末带朋友来吃饭,发现已经关门。其他几名消费者也都办了金钱豹的会员卡,卡里余额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而现在店门关闭,会员卡无处消费。

记者从前台处了解到,金钱豹延安路店是6月19日关闭的,理由是“工程维修”,具体何时重开尚不清楚。而除了延安路店外,另一家位于八佰伴的金钱豹三鑫店也已经暂停营业,电话无人接听。目前在上海,仅有杨浦一家门店显示尚在营业。

婚宴预定暂不受影响

昨日13:30,记者赶到金钱豹杨浦店了解情况,该店位于杨浦国际时尚中心,位置比较好找。该门店虽然尚在营业中,不过这里并非是自助餐,而是主营婚宴。

金钱豹杨浦店销售经理表示,目前婚宴预定正常,能够预定明年的婚宴。在他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二楼和三楼的几个宴会厅,环境比较整洁,不过只有三四名服务员,略显冷清。该经理解释,现在正处于婚宴淡季,所以人不多。

据介绍,预定婚宴有4种套餐可供选择,分别是佳偶天成(5988元/桌)、百年好合(6588元/桌)、天长地久(7288元/桌)、百年好合(8888元/桌),每种套餐都有两份菜单可供选择。销售经理表示,预定宴会厅需先付5000元场地费,一个月后签合同并付总金额的40%,剩下的60%宴会当天付清。

记者问及金钱豹自助餐关门是否影响宴会厅经营时,销售经理表示,自助餐和宴会厅业务是同一个集团的两个分支,相互不受影响。“我们这边跟自助餐关系不大,宴会厅都是正常运行的”。如果预定了明年的婚宴,付了定金,到时候关门的话怎么办?该经理口头保证,宴会厅不会受到影响,肯定不会关门。

但如此“保证”终究难让消费者信服。消费者王小姐表示,她在金钱豹预定了今年11月底的婚宴,这两天看到金钱豹关门的消息,连忙打电话来问,虽然经理说没问题的,但心里老是觉得不靠谱,万一到时候关门了怎么办?“现在预定婚宴都要提前一年多,如果到时候关门的话,我到哪里再去找一家酒店?”

会员卡余额还能不能退?

消费者最为关心的问题是,花钱办了金钱豹的会员卡,现在自助餐厅关门了,卡里的钱还能不能要回来?

根据门口牌子上“IC卡接待,请上7楼办理”的告示,记者来到了金钱豹延安店的7楼。这里设置了一个退卡登记处,现场已经有十几名前来办理退卡的消费者正在排队。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7月3日开始有人陆续来退卡,人数逐渐增多,已经登记了二三十个。

该工作人员表示,延安西路店是唯一盈利的,会在7月15日重新正常营业。等到7月15日,他们会短信通知已经登记的客人,让顾客决定要不要退卡。不过,对于这种说法也有消费者表示质疑:既然要重新开放,为何还要登记退卡信息?“如果这家店经营正常的话,无论何时退卡都可以,为何要等到7月15日之后?”他怀疑这是店方的拖延术。

而金钱豹的几名员工同样不看好能够重新开店:“这家店说盈利是骗人的,一直都在亏损,所以才拖欠我们的工资。现在员工连工资都拿不到,人心都散了,店还能开吗?”

金钱豹究竟欠了多少钱?

对于此次“内部维修”导致的暂停营业,金钱豹的员工和供应商均向记者表示,这只是借口,停业的实际原因是因为“欠钱”——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的货款。

在金钱豹工作十余年的老员工透露,原本工资是每月15日发,但从今年开始,每个月延误一周左右发,从4月起更是直接不发工资了。

既然发不出工资,为何不裁员呢?该员工表示,裁员成本更高。按照劳动法,合同到期不续约,工作一年赔一个月工资。金钱豹自2015年就经营不善,裁员时有赔钱。但是后来没有钱付赔偿金,于是就不裁员,“采取消耗战”,让员工自己走,为了省下了一大笔赔偿金。拿不到工资,员工也不会走。所以目前酒店员工每天照常来打卡,但是无所事事,“就等发工资”。员工餐也越来越差,本来三菜一汤,现在只有饭、菜、汤。而且由于供应商全都停止供应,只能拿几个月前的库存来做饭,“猪蹄就是今年春节时的”。

至于欠供应商的钱,就更多了。供应商之一的上海淳丰集团表示,金钱豹已经拖欠了他们一年多的钱款没有付,而且公司还有几十万元货物压在那里,所以也无法轻易停止合作,只能被动等待。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供应商上门,找金钱豹要钱。为了躲债,金钱豹的财务部索性搬到外面去办公。原来的财务部关闭,贴着“工程维修”,玩起了“躲猫猫”。

不仅是上海,金钱豹在全国的门店也都纷纷关闭,其中北京的门店全部关闭,遭到消费者、供应商、员工三方共同讨债。经初步统计,仅北京十余家供应商的欠款就接近2000万元。

[专家观点]

红极一时为何“跌落凡间”

金钱豹作为一家老牌的自助餐品牌,十多年前凭借高端定位、哈根达斯畅吃等噱头俘获了大众的胃,成为那个年代的“网红店”。如今各种美食“网红店”如雨后春笋冒出时,金钱豹却没有跟上步伐,反而“跌落凡间”,甚至面临关门倒闭,这究竟是何原因?对此,美食专家、携程美食林CEO刘骁舟认为,金钱豹的衰落是一个逐渐发生的过程,主要有以下三点原因:

■价格优势不复存在

首先,金钱豹刚进入大陆时,日料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是比较昂贵的,金钱豹的出现让大陆食客可以用相对低的价格享受到日料这种在当时相对高端的食物,而且当时大陆市场并没有与之抗衡的服务商,可以说,金钱豹是日料在大陆普及的一个先行者,这是金钱豹最初受到热捧的原因。然而近年来,市场上各类日料餐厅涌现,食材和价格方面的竞争白热化,金钱豹的价格优势逐渐不复存在。

■营销模式一成不变

另一方面,在日料自助餐的形式方面,各大中高档日料餐厅推出了“放题”这种更新颖、更便于用户享受美食的方式,吸引食客前往消费,目前美食林榜单上的日料餐厅就有很大比例是提供“放题”的。反观金钱豹,多年来一成不变的经营和营销模式已经很难留住和吸引食客,还不时爆出食品安全问题,比如之前被央视曝光“假鱼翅”事件,这让金钱豹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几经易手增加内耗

第三,金钱豹国际事业集团为全台湾最大的餐饮娱乐集团,在经营和营销方面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但是从2010年上市失败开始,金钱豹几经易手,先是安佰深,后来是香港嘉年华,这造成了金钱豹企业内部不必要的内耗,成为其陷入困境的一个重要的导火索。

  预付式消费须谨慎

曾在闵行区进行预付卡发卡备案登记,去年9月起被列入信用不良名单

金钱豹预付卡余额约有1514万元

记者 李晓明 谢 竲

晨报讯 记者昨天从上海单用途预付卡协会了解到,金钱豹此前在闵行区商务委进行了预付卡发卡备案登记,去年8月因预付卡投诉增多被约谈整改。根据协会数据系统查询,截至2016年6月,金钱豹仍有3600多万元预付卡余额,发卡规模较大。闵行区商务委随后对其进行了预付卡备案登记退回,发出警示并要求其不能再继续发卡。但在市商务委官网预付卡发卡备案登记目录中,金钱豹仍在发卡备案企业行列。

根据2012年9月商务部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单用途预付卡发卡企业必须进行资金存管或者投保。不过记者了解到,由于金钱豹所属的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财务方面出现一些困难,去年8月底保投保到期后保险公司便已拒保。

记者通过上海单用途预付卡服务平台公众号查询时,该企业的备案状态显示为“注销”,状态说明栏中的信息报送准确、信息报送及时、资金存管情况三栏均显示为“不符合要求”。

据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介绍,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此前曾在闵行区商务委进行了预付卡发卡备案登记,但自去年9月起便已列入信用不良名单在平台上公示,“当时上海的五家门店已经关了两家,消费者投诉也比较多。发现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后,市区两级商务委马上对企业进行了约谈要求整改,截至去年6月,金钱豹在全国范围内预付卡余额达3642万元,随后在不发新卡的前提下,也消化了不少余额,到今年5月,大约还有1514万元。”

责任编辑:马龙 SF061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