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金钱豹老板失联上海仅剩一家 千万元预付卡未消费

风雨飘摇金钱豹:老板失联上海仅剩一家,千万元预付卡未消费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实习生 张卓然 来源:澎湃新闻

“在金钱豹,那些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海鲜,红的白的褐色的,一字排不下,弯弯绕绕排了好几圈。走在其中,恍惚觉得自己是个无所不有、挥金如土的财主。”十年前,市民乐易大学毕业,第一次走进上海中信泰富“金钱豹”自助餐厅,直呼“太奢华”。

十年后的2017年7月,“金钱豹”这家曾经高端海鲜自助的代名词,不仅上海5家门店仅杨浦一家尚营业,甚至还曝出拖欠员工工资达1000余万元。

上海市单用途行业协会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虽然“金钱豹”是发卡备案企业,但去年八、九月,因为不再续保,已列入企业异常名单。

7月5日晚间,上海市商委网站也将该企业移出备案名单。截至2017年5月,该企业所售预付卡内尚有1000余万元。

大量消费者等待退卡

7月5日下午,上海延安西路上的“金钱豹”门店,一楼已停止营业,偌大的餐厅空空荡荡。

厨师、保洁员等员工聚坐在一楼大厅,大量等待登记退卡的消费者聚集在一楼和七楼登记处互相交流、等待登记。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顾客表示,他的IC卡余额有一万多元,他原是“金钱豹”的老顾客,近期听到负面消息后,想来将余额消费完,但发现菜品质量变差,没多久“金钱豹”就停止了营业。他现在进行了退款登记,并表示后续将向政府申诉。

顾客滕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6月下旬他来这儿吃饭,发现已停止营业,后来先后又来了三次,并于6月27号向消保委上报。

滕先生这次来是为办理退卡登记,但退款时间仍不明了。他还被告知,7月15日“金钱豹”会重新开业,可以继续消费。

门店七楼登记处员工表示,他将为消费者申请退款,但是什么时候出结果、上面会不会答复等,他都回答不上来。他表示,前几天的退卡客户名单已经上报到他们市场部门,但目前没有收到答复。

拖欠员工工资1000万元?

7月5日,聚集在“金钱豹”一楼大厅的员工有些无所事事。在被问到是否被拖欠工资时,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有”。

员工陈小姐表示,工资已拖欠长达三个月;另一员工李先生表示他从人事部门总监处得知,他们店已拖欠员工工资总额达1000万元,还拖欠供应商货款。“人事总监告诉我,采购说金钱豹在全国拖欠货款有一个亿。”李先生说。

据员工反映,供应商不久前也已找上门来,顾客也陆续前来退卡。员工们表示他们已向虹桥镇政府申诉,尚未获得答复。

对于“金钱豹”给出的7月15日重新开业一事,一楼聚集员工持否定态度,声称其“忽悠人”。

  宴会部员工:前任CEO带钱走人了

“金钱豹”延安西路店一楼已停业,但五楼婚宴部分还在继续营业。

7月5日,五楼一名宴会工作人员表示,“退款”问题出在“金钱豹”一楼百汇部门,也就是自助餐,对主打婚宴的“金钱豹”宴会部没有影响。

该工作人员否认一楼百汇员工指出的工资遭拖欠三个月并表示,实际拖欠时间为17天,不过,这些员工已闹罢工并与高层产生冲突,这也直接导致了“金钱豹”目前的停业。

而对于菜品下降、工资拖欠等问题,这名宴会部工作人员表示,这是由于上一任CEO推出了买五千送四百的IC卡活动,然后带着钱跑了。新来的CEO接盘后,一楼百汇顾客基本以IC卡顾客为主,导致没有现金流入,现在正进行整顿。

曾卷入“假鱼翅”事件,客户大量流失

“金钱豹”被曝关门,也并非完全没有前兆。

公开资料显示,金钱豹国际事业集团为台湾最大的餐饮娱乐集团,鼎盛时全国门店数一度达到26家。

2011年7月,欧洲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商安佰深以15亿元的价格接手“金钱豹”。

2015年6月,接盘者是“金钱豹”目前的母公司嘉年华国际,收购价格跌至2.53亿港元。

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央视曝光“假鱼翅”事件,不少饭店所售鱼翅实际为明胶制作的假鱼翅,牵涉其中的“金钱豹”形象大打折扣,导致客户大量流失。

截至2017年6月底,其北京所有连锁店已关停。

近年在上海,“金钱豹”也一直风波不断。

澎湃新闻记者从静安区市场监管局获悉,上海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2016年,就被行政处罚9次,中信泰富店也于2015年关店。

按照闵行区经委的统计,“金钱豹”此前在上海一共5家门店,现在,仅杨树浦路一家正常营业。

杨树浦路“金钱豹”也以婚宴为主。7月5日,其店员告诉记者:“今天上门的基本都是要退款的。尽管我们再三解释婚宴不受影响,也无济于事。”

老板失联,已从单用途预付卡备案企业除名

7月5日,“金钱豹”官网已无法打开。上海市单用途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林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事发后,他们也一直致电该企业负责人,但一直处于失联状。

经查,“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公司2013年在闵行区经委登记单用途卡备案,去年八九月间,该公司信息申报不正常,并停止续保。

上海市消保委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1日至今,有关“金钱豹”预付卡消费的投诉多达36件。

2016年九月,闵行区经委约谈“金钱豹”负责人,要求其整改,并停止发售预付卡。同时,上海市单用途行业协会将其列入预警企业。

2017年5月,协会再次约谈“金钱豹”,公司法律顾问和财务到场,按照当时的统计,2016年6月,该公司预付卡金额3642万元,截至2017年5月,“金钱豹”所售预付卡尚有1000余万元未消费。

7月5日傍晚,澎湃新闻记者再次查阅上海市商委网站,“金钱豹”已从单用途预付卡备案企业名单除名。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