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曾经高大上的金钱豹关店仅剩1家 员工: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曾经“高大上”的金钱豹关店仅剩1家 食品安全问题是诱因之一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 记者 朱健勇 张蕊)从多数人望而却步的“最贵自助餐”,到如今从京城消失,金钱豹的全面闭店让吃货们唏嘘不已。

近日,北京最后一家金钱豹门店——翠微店宣布停业。此时,聚集在金钱豹门前的人群,不再是饥肠辘辘食客,而是希望办理金钱豹餐饮卡退款的消费者。他们的心愿已经不再是吃回300多元/位的消费,而是早日拿到千元以上的押金退款。

从鼎盛时期在全国拥有26家门店到如今只剩1家,金钱豹退潮的速度,堪比金钱豹的速度。

晚上7时,华灯初上,位于公主坟的翠微商厦人来人往,这里是北京西部最大的交通枢纽和商业圈聚集区。大厦里全是“有头有脸”的餐饮品牌,可谓是吃货们的天堂。大约三年前(2014年8月18日),这里迎来了自助餐标杆性品牌“金钱豹”的入驻。

如今公主坟商圈的热闹依旧,只是金钱豹招牌的灯熄灭了。比招牌更引人注目的是玻璃大门上的一把U型锁,玻璃门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打印着“内部调整 暂停营业”八个字。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张张桌椅摆放整齐。“停业好几天了,每天过来的都是要退卡的” 翠微商厦一名保安称。

“一次还没吃呢,店就没了”因家门口有一家金钱豹,今年年初,申先生的母亲在金钱豹亚运村店办了一张1万元额度的卡,结果去吃饭时发现亚运村店停业了,他们又去了中关村[股评]店结果发现也关了。在翠微店门口,申先生说“这是金钱豹北京的最后一家店了,我来帮母亲咨询一下退卡的事儿”。

申先生告诉记者,金钱豹在北京的第一家店就是亚运村店,那时他还上高中,在他的印象中金钱豹就是“高大上”的代名词,花好几百多吃一次自助餐在当时都不敢想。后来有一年考完试,母亲为了奖励他,带他去吃了一次。“当时特意一天没吃饭,扶着墙进去的,扶着墙出来的”。

“没想到说黄就黄了” 申先生说,亚运村店啥也没了,中关村店见到告示了,翠微店终于见到人了,希望自己退卡能顺利些。

两个多月没发工资了

“退卡的明天上午10点到下午6点来我们店”。这两天金钱豹翠微店的傅师傅接电话重复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他是这里的保安,昨晚他在该店值夜班。

“北京的店就剩下我们最后一家了,退卡只能到我们这里,原本我不负责接电话,可是如果没人接电话,顾客该多着急啊”。傅师傅说,现在他只能帮着看门店,有前来咨询退卡的自己不懂,也解答不了,“只能给上头汇报”。

傅师傅今年50多岁了,他在金钱豹工作了4年多。2014年8月18日金钱豹翠微店开业,他从王府井[股评]店调到这里,一直工作至今。“还不到3年,说不行就不行了”。

傅师傅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了,原先店里有100多员工,现在就剩20多个了。以前工资是1+1制度,比如工作满一年的,离职可多拿一个月工资,自己干了4年还能多领4个月工资,但现在黄了,这些工资估计也泡汤了。

“已经关了4天了,很多员工都开始找别的工作了。” 傅师傅还在坚守着,他说“也许这是最后一班岗”。

翠微店开始接受退卡 消费者组建维权微信群

7月4日中午,当法制晚报记者再次来到金钱豹翠微店时,2名工作人员正在前台办理退卡登记。此时,100多名顾客排起了2支长长的队伍,一支是在金钱豹翠微店办卡的消费者,另一支是各地或北京各店办卡消费者,

在翠微店实名制办理会员卡的消费者,拿着身份证可以直接办理退卡,45个工作日之内归还钱款。而在外地或北京其他店办理的卡只能登记卡号和手机号,具体等候上海总部通知。

在办理退卡的现场,消费者自发建立了“金钱豹维权群”,群里最高的办理2万的至尊卡。一名消费者称,她是大悦城办理的金钻卡,大悦城店关了后,她就在王府井店办理了退卡,扣去优惠,应该退回4000元,结果就是漫长的等待,至今仍然没有退给一分钱。

曾红极一时 身价达2.5亿美元

正像前文申先生所说,“饿一天,扶着墙进去;吃一顿,扶着墙出来”是金钱豹食客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对于那些普通百姓来说,数百元一位自助餐价格的金钱豹,曾经被认为是高端餐饮的代表。

公开资料显示,金钱豹自助餐发端与台湾,开店装潢讲究、排场有面儿, 2003年在上海开出内地首店后,金钱豹一度高歌猛进,许多都市白领、城市中产都以吃一顿金钱豹自助餐“为荣”。

接下来的数年间,金钱豹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沈阳等地广开门店。2010年,金钱豹在国内开设有18家门店,营业额近9亿元。

现在看来,2011年,可以说在金钱豹发展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彼时,金钱豹高速扩张,店面最多时达到了26家,“每家店面的面积达到数千平方米,并且开始向二三线城市下沉,每家新店装修费用动辄上千万元,但有的店还没有度过养店期就歇业了。”有熟悉金钱豹的供应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石家庄的金钱豹开业仅半年就关了。

扩张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2011年7月下旬,欧洲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集团安佰深(ApaxPartners)宣布,其旗下基金已完成对金钱豹的收购投资,尽管双方均没有透露有关收购的具体细节,但公开报道中有分析认为,该公司当时投资金额高达2.5亿美元,合港币超过19亿港元。

在当时的安佰深看来,金钱豹无疑是值钱的,他们认为“金钱豹拥有独具吸引力的商业模式及优秀的经营业绩。他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里,在不断提升经营管理水平的同时,公司有充分的机会将其经营足迹拓展到全国各地”。

饭菜质量下降 食品安全事故频发

然而之后的几年中,金钱豹并没有如安佰深期待的一般,将足迹拓展到全国各地,反而由于各种原因,逐渐陷入了发展瓶颈。

这不仅仅表现在不断被网友吐槽的“饭菜质量下降的厉害”。根据天眼查的相关信息,上海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2016年中,就被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9次,违法行为类型有“造成食物中毒等食品安全事故”,也有“经营致病性微生物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

2014年9月4日《法制晚报》暗访组报道了金钱豹亚运村店、王府井店违规卖生食海鲜的报道,随后两家店遭到食药监部门的处罚,先后停业整顿。

于是,人们开始发现,几百元一位的自助餐,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不仅如此,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金钱豹集团税后亏损分别为2.32亿港元和2.10亿港元,净负债分别约为3.27亿元、4.44亿元。

金钱豹“贱卖”易主 负债总额4828万

2015年,金钱豹的股权再度易主。当年6月初,香港上市公司嘉年华国际发布公告称,以2.53亿港元(约2.03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金钱豹99.9999%的股权。比较看来,两次转让价格如此悬殊,业内普遍认为金钱豹此次是被“贱卖”了,理由很简单——“亏损”。

法晚·看法记者梳理后发现,嘉年华国际控股2015年年报中关于金钱豹的描述为,“金钱豹于2003年开业,于2015年服务的顾客人数超过200万及超过6万张餐桌。于2015年12月31日,Nice Race(金钱豹的母公司,百分百控股上海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和北京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于中国15个省份的18个一线及二线城市经营26间餐厅,其中6间设于北京及4间设于上海。”

2015年的年报中还指出,截止2015年12月31日,其雇员人数超过2600人。凭着金钱豹品牌在中国的信誉、及其在中国的广大网络和其富有经验的管理团队,本集团相信餐饮业存在增长潜力,而收购金钱豹连锁餐厅补足本集团的策略,提高本集团在中国的品牌及网络覆盖,并增加本集团各项业务间的交叉销售机会。

但在嘉年华国际控股2016年年报中,却明确表示,“本集团亦从事经营‘金钱豹’品牌的多元化、全方位服务的现代连锁餐厅,并正就金钱豹餐厅的营运进行优化及改进工作。”这样的说法显然是有原因的。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截止2016年12月31日,金钱豹的餐厅数量缩减到了7个省份的7个一线及二线城市经营13间餐厅,其中4间设于北京4间设于上海。这意味着,仅一年的时间里,金钱豹的就退出了8个省份11个一线及二线城市,并且关闭了13家餐厅,包括北京关闭的两家餐厅。截止2016年12月31日,金钱豹的雇员人数则由原来的2600人锐减至1100人。

显然,控股方又一次的变更并没有为金钱豹带来好运气,亏损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嘉年华国际2016年年报显示,嘉年华国际餐饮业务收入约为4.39亿元,餐饮业务业绩亏损约为7245万元。嘉年华国际在财报中也明确表示,餐饮业务业绩就是来自于2015年收购的金钱豹。

而法晚·看法记者查阅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后发现, 2017年6月20日,北京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上传了2016年度报告,这份报告中指出,2016年销售总额1882万元,亏损金额为158万元,纳税72万元,负债总额4828万元。

在金钱豹母公司为嘉年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上,截至2016年12月31日,该品牌扔拥有13家餐厅,包括位于北京的4家。仅仅过了半年多时间,金钱豹的12家餐厅都闭门谢客了。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 记者 朱健勇 张蕊

责任编辑:郭一晨 SF160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