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侠客岛:炒房赚钱快打击实业积极性 制造业最难赚到钱

【岛读】“我们会执著于实业,但炒房赚钱快真的打击积极性”

来源:侠客岛

有这么个说法:“论赚钱,金融排第一,房地产排第二,然后才是实体经济,而制造业又是实体经济里最难赚到钱的。”

一转眼2017年已近过半。近日,人大国发院研究报告指出,“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企稳向好的态势,多项宏观经济指标趋于改善”。

我们好奇的问题是:对实体经济来说,这个“向好”到底有多好?曾遭遇较大困难的实体企业,到底感受如何?转型升级,作为实体经济主体的制造业,是否找到了方向?

近日,《人民日报》推出“百家企业探经营”的系列特别报道。今天,侠客岛将该系列的第一篇推荐给岛友,题为《困难的日子过去了吗》。该文聚焦实体经济,作者在江苏省的苏州和无锡、湖北省的武汉和宜昌、四川省的成都和德阳等3省6市,采访了100多家实体企业,或许对以上问题有所解答。原文略长,侠客岛有压缩。

趋势

“总算走出低谷了”,江苏龙腾光电专案课长褚俊健感叹。企业在2012年亏损8亿元,彼时,“成本高、贷款难、产品卖不出去,全行业都在亏损”。

此后几年,虽然龙腾光电千方百计降成本、拓市场、搞研发,但经营困难的状况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直至2016年,光伏市场有所回暖,企业终于打了翻身仗,实现利润4亿元,今年利润有望达到6亿元。

“最困难的时期基本挺过来了”,这是受访的多数企业的感受,2016年下半年以来,经营状况总体趋稳,实体企业的压力有所减轻。东部地区企业率先感受到暖意,中西部的部分企业也有了向好的感觉。

更难得的是,传统产业中的一些企业也有“稳住了”“撑过来了”的体会。

比如普什宁江机床,从2009年起陷入困境;“整个机械行业都差不多,市场疲软,恶性竞争,不论龙头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亏得厉害,老牌的长沙机床厂已经倒闭,我们算是撑过来了”。让企业感到有希望的是,订单量上来了,“今年一季度,几个系列的机床产品都好起来了,订单排到了10月份,不打款的客户就得往后排,这种情况从2009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营状况,受访的100多家企业中,有76%的企业表示营收规模“显著上升”或“略有上升”;关于2017年,超7成的受访企业看多经营走势,超过一半的受访企业透露今年会“小幅扩大投资”。

然而,“稳住了”不等于“走好了”。在受访的100多家企业中,11.11%的企业认为“实体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已经完全过去”,51.52%的企业认为,“实体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基本过去,但情况会有反复”,还有37.37%的企业认为“困难仍在持续”。

生存

为何多数企业一边判断“实体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基本过去”,一边又认为“情况会有反复”?企业家的担忧主要源于什么?

——消化过剩产能还需要时间。

即便身处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企业,甚至行业领头羊,也对产能过剩导致的过度竞争深有感触。“当年咱们是缺芯少屏,2009年液晶屏生产线投产后,企业年产值一路攀升到近50亿元,可是2013年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价格被腰斩,企业产值一下掉到了十几亿元。”成都一家电子企业负责人介绍,企业通过两三年时间,从大批量、小批次转向多批次、小批量的市场,产值才实现回升。

——资金瓶颈卡住了企业命脉。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银行断贷、抽贷几乎成为压垮实体经济特别是传统制造业的“致命一击”。调查中,“解决资金回笼问题、贷款收紧问题”是企业认为眼下最急需调整的政策。

“银行不管你死活”,江苏申久化纤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邱国全说,去年企业顶住压力,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结果今年一季度,银行收贷更紧,企业明显感到资金压力。“太仓、苏州的支行、分行都觉得我们不错,可是它们的上级机构对行业‘一刀切’。其实,尽管行业产能过剩,但也有赚钱的,也有高端产品,应当区别对待。”

——需求不振,工业品价格还在低位徘徊。

近三成的受访企业在为市场需求低迷而烦恼。无锡透平叶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金吕说,近年来客户压价愈演愈烈,主机厂压力传递导致配套供应商的利润越来越薄,今年西门子提出降价20%,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都提出降价18%—20%。“虽然今年一季度销售同比增长15%,是近年来最好的开局,但可以预见,未来3至5年,企业面临的经营形势还很严峻。”

——而最影响制造业企业信心的,还是“实业赚钱难”。

虚实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引导资金流向实业的政策,但企业普遍反映“脱实向虚”仍较严重,特别是制造业企业面临虚拟经济更大的挤压。

“论赚钱,金融排第一,房地产排第二,然后才是实体经济,而制造业又是实体经济里最难赚到钱的。”刘礼华说。法尔胜[股评]在从事特种光纤、机械制造的同时,近两年也开始涉足金融领域。

他做了个对比:融资租赁板块,仅仅开展两年,总共40个员工,去年营收2.5亿元;研发一个光纤新产品,从研发到生产再到赚钱,大约是10年的周期,被市场认可了,也很难实现一年2.5亿元的营收。

多位企业负责人谈到,制造业具有先期投入大、投资周期长、利润薄的特点。近几年金融业赢利状况显著优于实体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形成恶性循环:资本逐利,越来越少进入到制造业领域;得不到资金,制造业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生产积极性越来越低。

“开厂不如炒房”,同样干扰着实体企业。有企业家感慨,开一间厂子,审批难、贷款难、拿地难、招人难、赢利难、回款难,处处为难,真不如炒房子省事儿、来钱快。“我们会执著于实业,但炒房赚钱快真的打击大家的积极性。”苏州企业家袁鑫表示。

房价快速上涨,还间接推高了制造业企业的成本。一方面,资金从制造业流出,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房价攀升影响企业的用工成本。袁鑫说,苏州房价自2015年以来几近翻倍,企业员工买房的成本高了,这最终会转嫁到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中去。

此外,房价上涨也使得一般性制造业越来越难以在城市发展,不得不外迁,这不仅给企业平添一大笔搬迁成本外,也间接抬高了企业的用人成本、物流成本。

转型

近几年国家一直在鼓励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调查中,有68.42%的企业表示困难中仍在“专注转型升级”,希望以此实现突破。这其中,一些企业已经尝到了转型升级的甜头。

在受访企业中,99%的企业认为技术创新为企业带来了收获。成都一家药企财务经理郭尧尧说,公司开发的独家产品“银杏内酯注射液”,去年销售收入达5.1亿元。“2001年开始研发,2012年初才上市,研发周期长、投入大,但这一独家产品让企业在竞争中坚如磐石。”

在智能制造和“互联网+”领域,也有不少企业收获颇丰。比如四川施克塞斯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前一直从事低端制造,一年生产几十万个球泡灯,又累又忙还不赚钱。去年企业开发了wifi智能照明,只生产2万只灯就有了500万元左右的营业额。实际生产成本差一倍,可售价却高了10倍。

然而,还有一部分企业在转型过程中,“自己根本不知道脚该往哪里伸”。

调查中记者发现,制造业企业通常把“转型”和“升级”做不同的理解,认为“转型”一定程度上要跨界,“升级”则是在原有产业链上向中高端迈进。不少企业对“转型”持保留态度。一些企业家表示,企业固守原有产业,并不是不想突破,而是担心贸然行动会“死得更快”。

更多的企业致力于“升级”,并认为这是“中国制造”的必由之路。在江苏调查时,多位企业家表示,市场需求已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制造业企业正努力往产业链高端走,只不过这不是一步能够跨过去的。即便找准了方向,企业又常常面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难题,“低端的没钱赚,高端的还做不了,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技术突破、人才引进、获取资金,也成为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的拦路虎。

四川豪特电气有限公司看好智能制造装备产业,却因攻克不了智能制造装备最核心的控制系统,只能干瞪眼看着市场火爆。湖北三宁化工则算了一笔账,近年来企业每年引进100多人,流失率高达50%:“引进一位高端科研人员,企业付出百万年薪,最终科研人员拿到手的只有55万元左右,税太高了”。

不过,难归难,在展望“中国制造业前景如何”时,69.7%的受访企业还是选择了“付出努力将上个新台阶”,更有87.88%的企业表示“从未考虑过退出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就像咱们的身体一样,天气可能会差、环境可能会变,但坚持强身健体,那就什么也不怕!”

文/人民日报记者田俊荣、白天亮、王政、

陆娅楠、刘志强、赵展慧、丁怡婷

编辑/夜下长川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