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重磅!巴菲特股东大会问答最全整合


本文字数:9462,阅读时长大约15分钟


来源:第一财经、腾讯财经


巴菲特当地时间5月6日早晨9:14才正式亮相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但不要以为,股神睡了个懒觉。早晨6:20刚过,他就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股东展览会现场。



他身穿招牌式的藏青色西装,戴着红蓝色条子的领带,黑框眼镜依旧,雪白的头发下面是一双笑眯眯的眼睛。早早等在门口的记者们立刻围了上去。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巴菲特未对中国经济做出评价,同时也透露并未再投资中国公司。


没有再投资中国公司


对于第一财经记者有关中国经济看法的提问,巴菲特笑着说:“你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记者告诉他,今年大约有3000多名中国投资者来这里参加股东大会,巴菲特打着哈哈说“今年很多啊”。


然而,对于包括第一财经记者在内的许多中国记者询问他关于中国的投资计划时,他避而不答。他承认,比亚迪[股评]是目前为止伯克希尔唯一投资的中国公司,并且这是合伙人芒格的决定。“他应该比我知道更多(关于比亚迪的事情)。”巴菲特说。


另外,巴菲特提到,“我们会在中国找到机会。问题是,这个机会必须够大。在美国也有这个问题。大小没有精确的标准,但是如果到50亿美元,就比较有意思了”。


他还提到,他不太清楚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否有泡沫。


然而,巴菲特并非一直这样模棱两可, 他往年曾多次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示乐观。另外,在2010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他对中国房地产表示忧虑。


巴菲特讲解伯克希尔第一季度财报



周四盘后发布的财报显示,伯克希尔第一季经营性每股收益2163美元,预估为2705美元(预测区间2472-2840美元)。第一季净利润40.6亿美元;第一季每股账面价值178073美元。


巴菲特:我们发现像投资方面的回报,短期其实根本不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承担很多这方面的损失。但我们并不是很执着于想这个时间,因为这跟我们内在价值息息相关,我们并不是做这样的一个收益的预测。我们3月31号做了什么?我们有超过900亿的资金,所以希望给大家汇报这一点。希望把这些收益能够接下来继续进行投资。


另外我想提到我们有一个很小的投资方面侧重,尤其今年这方面比较明显,我们其实更愿意接受这样的损失而不是受益。尤其受到像税收还有证券方面的影响。另外更多一个重点今年我们收益方面拿到35%的税收,损失方面却不会承担这样大税收的损失。今年如果有损失的话可以看到真正税收它的价值对我们会有多大。这会是我们今年一个比较小的侧重点。


另外也希望可以加快我们的损益程度。12月31号时假设有一个新的税收法案出台,对我们产生一些正面影响。今年第一季度,我们的承保金额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动。在我们之后年度报告中可以更明显,网上可以查到。我们更多去衡量我们的收益,也是可以在年度报告比较详细体现出来的,也可以请大家详细的读读。


我们很多比较主要的竞争者也公开提到,他们已经开始改变他们的保险政策,保单。慢慢减少自己新的业务,因为新业务会带有什么?一个比较大的损失,特别第一年这种损失会非常大,损失率非常大,第一年业务方面,会比我们更新的业务多出10%的收益,所以除了这一种并购的支出方面还会有很多其他的支出在这方面。


巴菲特:现在任何行业必须都有奖励制度


巴菲特表示,富国银行这件事来讲,他们有三个错误,有一些错误会影响到其他的。现在任何行业必须都有奖励制度,这是势在必行的,但要非常小心,哪些人能够真正受到奖励,今天如果行为发生缺失的人不能奖励他。富国银行最大的问题就是激励机制是怎么构建的,很多激励因素都起到了坏的作用。


另外富国银行的情况,它的奖励制度所谓交叉销售概念,每个客户进来时都希望每一季能够告诉他们,我能够提供给客户多少种服务。所以最重要的观点是希望他能够做的更好,就能提供更多一些业绩,根据你到底能够销售多少货物,就能够得到奖励。但是后来我们发觉这一种奖励技术发生一些缺失,任何公司当然都会发生错误或者缺失,这些错误发生的时候,你之后找到了这些错误的一些结果。


芒格回答首个提问:所谓自管,但要合规


财富杂志Carol Loomis第一个提问:关于富国银行, 现在分离式的方式,给了很多很多现在地区银行上面的这些领导的能力,这是第一。所以,巴菲特先生,你觉得是今天是不是因为他们做了这种分离式的地区式的管理,也面临一些风险?这些自管式的有什么样的风险? 


巴菲特:所谓分离式的,也就是不是集中管理式的方式,是现在很多公司的现象。但是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对于一些原则是非常非常注重的。


芒格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表示,在过去六七年之中,因为举报,我们做了更大的改变。所以,通常这些所谓不具名的举报,对每个人的声誉(有影响),不是因为有报告就会被处罚,但是今天坐在这里,有很多人可能做错了某件事情,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里面,比如说也许他动用了比较小的公款或者做了不太大型的错误。


巴菲特:自动驾驶对保险公司来说可能不是好事


巴菲特说,我想关于这个自动驾驶,或者自动驾驶的车辆对保险的影响,这是以后要扩大讨论的问题。如果他们的技术能够让世界更安全的话,我觉得这是件好事。 但是对我们这种汽车保险公司来说,可能并不是太好的一件事。


巴菲特:航空产业面临不少风波


巴菲特说,我们是他们很大的持股人,美国运通、可口可乐都是这样,富国银行也是。我们都是有几十亿的这样的公司的持股额。刚才也提到像美联航这样的公司,我们是这四大航空公司最大的持股人。而这个产业现在也是面临着不少的风波。所有这些业务都会有很多的问题,有一些甚至面临比较大的损失。


巴菲特回应IBM和苹果有什么不同


巴菲特说,我那个时候买了IBM的时候是六年之前的事情了,我想六年过去之后一定会比较好的。当然这六年已经过去了。苹果公司,我想我现在看它们两个公司是不一样。因为苹果是个消费者的行业,当然这些产品因为消费者的行为而有所不同。IBM的客户跟苹果的客户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我讲的方法是不是都对,大家不见得要完全同意。


芒格:所有项目早期并不好,现在都很好


芒格表示当时在纺织业投资的时候觉得还是不错的行业,那个时候还有人投资到更好的地方。如果要问我的意见,在IBM上是不是做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的决定,我想所有的这些项目早期不是很好,但是现在运作得都非常好了。我们找到了这些公司,也非常聪明的进行了投资。


巴菲特:预测是非常难料到结果的


巴菲特表示,要做一个所谓的预测,他认为是非常难预测结果的。今天的胜家或者是赢家,到底这中间有多少竞争者会在这个行业之中,这种东西都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巴菲特自称前几天还犯的一个错误,所以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一个人本身可以建立一个非常非常棒的经济机器,放在两个不同的行业之中,而且是同时使用这个机器进行计算,但是错误还是出来了,从零开始。


巴菲特:很多航空公司面临破产威胁


巴菲特表示,航空这个行业是竞争非常激烈的一个行业,很多时候都是采用自杀性的方式在进行运营。而我们伯克希尔在很多大型的航空公司都有一些持股,而很多可以看到,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航空公司,都会或多或少面临破产的威胁。很多时候都是在大概80%能力范围内来进行运作。


芒格最喜欢的投资是喜诗糖果(See’s Candies)


 芒格在被问到此生最喜欢的交易时,他毫不犹豫地立刻回答是投资了喜诗糖果(See’s Candies)。芒格表示这是教会他最多事情的一笔投资。他谈到自己的人生经验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一直学习”,芒格说如果不是保持学习,他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儿。


巴菲特:四大航空公司都会有更大收益


巴菲特猜测,四大航空公司都会有更大的收益,但是关键在于它们的运作率,运作的几率是多少,它们的边际收益会有多少,是不是值得现在这样做。巴菲特称,作为长期来说,我们是不会毫不犹豫的。


巴菲特:收购会看是否长期有良好表现


CNBC提问称,伯克希尔一些大规模持仓的股票表现不佳,伯克希尔如何看待这些股票。美国运通与Costco结束合作、富国销售丑闻、美联航将亚裔乘客拖下飞机,而这些都是伯克希尔大举持仓的股票。 


巴菲特:所有的生意都有问题。我们买入美国运通、富国银行、美联航或可口可乐时,并不认为它们拥有都不会发生问题,或永远不会遇到竞争。我们买入,因为它们有很强的竞争力。当我们收购一个企业的时候我们会出手很多现金,会看他们长期是否可以给我们有一个很良好的表现。我们如果做出这样良好预测的话会感觉更好一点,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投资需要进行考虑。


巴菲特回应可口可乐会不会损害健康


巴菲特:我一生中都在吃我喜欢吃的东西,而这瓶可口可乐,它有12盎司,我每天大概喝5听。大概有1.2盎司的糖在每罐当中。你可以看一下每个人不同的糖热量的摄入,我相信我会更愿意从可乐中摄入1.2盎司的糖而因此感到开心。1982年开始我就一直沿用这样的生活方式。


巴菲特:如果减税我们会赚得比较多


巴菲特:基本上如果减税了我们会赚钱赚得比较多,回报也会比较高。所以基本上,有的时候在这些公共事业上,计算的方式就是跟我们现在要付的税,以及我们得到的回报率是有关的。IRS也会对我们减税之后有所影响。股本跟税及我们的回报,都是有关系的。讲到延期付税的情况,对于我们的股票来讲,有了所谓延付税或者是节税方式的话,我们当然会得到极大的利益。


巴菲特:买指数基金不用天天担心


巴菲特:我们对自己的股票是非常有信心的。现在的问题是,今天如果你不是专业的投资人,我想那个时候你不要很老了还不是专业的投资人。但是你不要天天担心,去买指数股票就可以了。SNP是一个比较不让人担心的股票,所以如果我老婆已经有了很多的钱,而且还有一些剩余的钱,她可以进行投资。


芒格:我还是希望能够投资我们伯克希尔的股票


芒格说:标普的指数基金是非常难去打败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种收益是非常可观的。但我觉得我还是对于伯克希尔的股票,因为是我们家庭的企业,我会更加的舒服。


巴菲特谈投资联合利华


巴菲特被问及伯克希尔希望投资联合利华多少时表示,希望能够多投大概150亿的而另外剩下的这150亿是由(3G)来投。这最初的一个协议。但在未来看,需要确保这样的一笔交易而不会用更多的这样一些多余的权益资本产生更多的债务,当时希望给联合利华的收购额是在一个友好的环境下能谈下来。当时觉得我们可能真的对这个是有兴趣的,但是最后发现情况不像我们想的那样,最后放弃了这笔交易。


巴菲特谈去世后的计划:所有公司股票捐给慈善机构


有人提问巴菲特为什么建议自己的妻子在自己死后要投资指数基金而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


巴菲特说:“她将拥有超于她所需的金钱。”因此指数基金对于那些期望获得最少忧虑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投资。巴菲特还指出,他死后所持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将全部捐给慈善机构,他的妻子将不会从中获得一分好处。


巴菲特谈中国股市: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


巴菲特:中国现在作为一个比较新兴的市场,现在也是有全民的股市的参与。中国可能会有更多这方面的麻烦,会在这方面变得投机,当然我觉得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需要非常多的运气才能做成这件事。当然投机会给投资者更多的机会,所以如果有很强的投机性,有很强的怀疑的话,我们会进入比较困难的经济环境。


巴菲特:不会因为减税做激进调整


巴菲特:我们在过去在美国也有这样的一个投资税的减免,我们在第一年在这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收益。但这不会在我们的长期计算当中有太大的影响。在伯克希尔的层面来说,我不会做很多这种比较激进的情况,我们之后会有这样一些计算,会跟其他很多公司不太一样。我们不知道具体的税务法案会是怎么样,我们对它可能会有更多的猜测。但是长期来说,税法的调整不会那么大幅。


巴菲特会选择什么样的公司投资


巴菲特:我们有几个原则,第一个回报率要比较高,当然投资的数量也不是那么大的,而且公司成长率非常快,如果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才能成长,这是比较困难的。如果这个公司不需要任何资本就可以赚钱,当然我们都是乐此不疲的,但是不太可能有这样的情况。


巴菲特谈如何管理投资经理


巴菲特:我们就是指派不同的经理来管理不同的公司,这是我们的一种所谓分散式的管理的机制,这是我们公司一直有的情况。我们有五十个不同的经理。当然,我们常常也跟他们在讲说,你觉得你现在的这个业务进行得怎么样?或者问问他们,今天的业务是不是还有更好的一些执行的方式能够再经营得更好。至少20%我们会释放给他权力。我们不希望好像去把他们进行一个集中式的管理。


巴菲特谈投资原则


如果有比较小的资本能够投资我们还是会买的。我们有几个原则,第一个就是回报率要比较高,投资的数量也不是那么大。而且这个公司成长率非常快,所以如果必须要投资大量的资金,他来能够成长的话,这当然比较有苦难。我的信念是如此。而且我也希望和相信是这样子的。


巴菲特承认在谷歌的问题上犯了错误


巴菲特表示几年前没有买入谷歌的股票是一个失误。巴菲特以前经常说他会避免科技类的股票,因为他常常搞不清楚这些科技公司是如何赚钱的,以及他们是否能长期保持盈利。在谷歌的例子中,巴菲特表示他本可以发现这家公司拥有巨大的广告业务,因为他自己的公司曾经也为谷歌的广告业务利润做过贡献。


巴菲特谈接班人:没有考虑


巴菲特表示并没有考虑接班人的事情或者有哪些人的名字,我没有多想。有很多好的经理人在我们的公司,因为好的公司就必须要有好的经理人。但是是否这些经理人能够成为我们的接班人,这不见得有关系。


巴菲特未来三到五年会投哪些行业


巴菲特说,我们没有讨论要投资到哪个行业,在这种宏观的环境之中,很多人都在想说我要做什么决策。但是我们对于任何的行业,说老实话都有兴趣。所以我跟(Charlie)也是这么谈的。我们希望我们中间有一些所谓补充的机制。


巴菲特开接班人条件:首先他得非常有钱


巴菲特说,我自己本身期望,就是我们的接班人或者下面第一个,他已经非常有钱了,他不用担心要赚更多的钱,这是第一个条件,而且已经工作了很久了,他已经非常富裕了。他并不是因为今天能赚十倍以上的钱才来这里工作,这是第二个条件。他家里已经有钱了或者他本身已经累积了很多的财富了。


巴菲特称轻资本企业是并购首选,对科技巨头的表现感到惊叹


一位股东提问是否伯克希尔应该坚持收购那些不需要大量资本运营的企业,而不是转向铁路和公共事业相关的公司。巴菲特对此回应称,这是毫无疑问的,轻资本的企业是他的首选。巴菲特表示现在美国市值最高的股票主要都是科技股,这个群体包括苹果、微软、雅虎以及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他为这些公司轻资产运营所带来的成就感到惊叹。


巴菲特:只想把公司卖个好价钱的就别找我们


巴菲特表示,对于那些希望售出公司但又害怕被私募基金收购、从而令其背负债务并在几年后再度将其售出的企业主而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展现出了吸引力。巴菲特称:“如果你只关心将企业卖个好价钱,找我们不是个好主意。”


巴菲特:四大航空公司都会有更大收益


关键在于他们的运作率,他们的边际收益有多少。是不是值得我们现在进行这样做,我觉得作为长期来说我们不会毫不犹豫。


巴菲特下半场谈对美国职位减少带来影响


巴菲特表示,做出聪明的决定也就是说在政治上可能会有更多的后果和代价,比如说失去工作、不会受到政府的继续补贴,这种代价是不是值得,我觉得如果是继续很智慧的提高生产力,在此基础上还能够不断的改善他们的产品,不断的提升很多方面的东西的话,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管理层很愿意看到的。


巴菲特:对核武器非常悲观


巴菲特说,谈到原子弹的问题,或者核子武器的问题,对于大规模的摧毁杀伤武器这个方面,我自己是非常悲观的。核子武器,还有生物武器,还有我们在网上也可以进行攻击的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好的,我也是不喜欢的,我也不希望看到大规模杀伤武器。


女投资者让巴菲特和芒格介绍钻石王老五


巴菲特说,我希望你在寻找黄金单身汉方面的目标能够取得成功。Charlie有没有补充?芒格说:我觉得你这样做是一个很聪明的事,你拥有了伯克希尔的股票,你还可以在这边推销自己,应该会有很多人找你的。巴菲特又说,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可能需要在之后的年度报告中打出这种征婚的广告了。


芒格:3G在这方面没有任何道德问题


芒格表示,我当时年轻的时候在西部的农场工作,我当时非常厌恶这些东西。当时的电梯操作员就整天的坐在电梯当中,在那里做一些恶作剧,非常的无所事事。另外你也提到对于人们来说,这样的工作环境非常的枯燥。为什么我们必须做这些重复的工作?我们过去可能必须要这样做,因为有很多产业在消失。但我觉得,3G他们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道德问题。我反而看到了这方面有一些政治上的反应。


巴菲特:让我们重燃激情的产业会用债券投资


巴菲特说,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找到一个让我们重燃激情的这样一个产业、业务的话,我们可能会用这样的债券进行投资。200亿是绝对的最小的额度,而且我觉得这个额度不会低于240、250亿。我们可以做下很大的一笔交易,当然如果要是这个交易有足够的吸引力,我们不希望轻易的下这样一个定论。


芒格:未来巴菲特绝对会来参加股东大会


又被问到接班人的问题,巴菲特说,我想今天的接班人能够更好的接班,能够做得更多更好当然是我们希望的。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找到这个接班人。非常有可能的,这个接班人是在我们公司原来就已经工作一段时间的,但是今天这个世界上是千变万化的,但是我想,接班人很可能就是在我们公司。


芒格:我只能告诉大家,未来七八年巴菲特还会在这里,巴菲特绝对会来参加股东大会。


巴菲特谈网购:不会那么快就完全改变零售的机制


巴菲特说,网购不会那么快就完全改变零售的机制。我们的家具公司,线上销售以及实体店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线上大概是10%的增长,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希望在买家具的时候到实体店看一下,再进行购买。百货公司已经从实体店移到线上了。品牌现在也有一个有趣的发展,以后的十年中,绝对会有一些有趣的现象发生。 芒格:如果今天我们还拥有一些百货公司,当然不是很高兴的事。


巴菲特谈人工智能:会带来颠覆性变化


巴菲特说,我对人工智能没有什么见解,在未来十年当中有很多的事情会发生。它们会大大减少雇佣员工的数量。这对于我们某一个业务不会是好事,但对整个社会来说是好事,比如以前我们需要150万做这个事情,而一个人工智能去做所有的这些事情,那是多大改观,生产力是多大的提高,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会带来非常巨大的变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政府之间的关系,都会相应的进行改变。


把这个观点进行推进,可能会带来一个后果就是,我们在人工智能的进展会带来积极的影响。这也是对整个社会来说,最后是有益的。但是它会带来非常颠覆性的变化。造成其他很多的问题,对民主的影响,以及对很多这方面相应的贸易各方面的影响。特别是政治方面的影响,非常具有不确定性。


巴菲特谈错过亚马逊投资:因为我太蠢



巴菲特表示,没有预料到亚马逊发展得这么好,没有觉得它会像现在这样取得大规模的成功。但是亚马逊做的这些像云方面的业务,都是具有很大的潜力的。他说,当我们打造零售帝国的时候,我们发现亚马逊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在技术行业,对我来说这种投资当时是非常长线的投资,我当时也低估了它的发展潜力。我们可能低估了他们执行力的优秀程度。


巴菲特:我死了明天公司股票还是往上涨


巴菲特表示,对于我们公司的股票,肯定是往上,肯定会往上涨。如果今天我就死了,我就闭上眼睛了,明天我保证这个股票的价钱还是往上涨的。


芒格:不要后悔错过亚马逊


巴菲特说,他“低估了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才华,不仅是他的远见卓识,而且是执行力,“他成功的可能性一点也不明显”。不过,芒格立即补充道:“我不感到任何遗憾”,他指出想要在当初发现亚马逊的投资价值比发现谷歌还要困难。芒格还开玩笑说,尽管错过了亚马逊,但他在这个过程中还收获了一些其他的投资,“这是我们的秘密,我并不想念它们”。


芒格:极端恶劣的事才会影响公司情况


芒格说,我想一定要极端恶劣的事情发生才会影响到我们公司的情况。比如你记不记得英国石油公司在好几年前发生的墨西哥湾发生的事件,那时候对他们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所以遇到一个重大的事件,你就要付出代价。或者这些代价是你没有办法想象的。但是我们现在好像没有任何一个重大的事件,所以我们的保护性还是极强的。在伯克希尔公司进行架构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这种抗力的。


芒格:巴菲特会抢走孙子的iPad


芒格说,我觉得买苹果的股票是很好的一个现象,很好的一个势头。这就是我们学习的过程。虽然巴菲特把他孙子的iPad拿走了,不让他们那么小就开始用。但是他还是买了他们的股票。我们还在学习过程中,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我们过去学到的传统的知识。


芒格评价巴菲特投资苹果:要么他疯了,要么是在学习


对于投资者关于是否改变了对科技投资的立场的提问,他说,苹果更像是一家消费品公司,尽管它拥有“巨大的技术成分”。谈到自己评估(科技)公司的能力,巴菲特称自己不如任何一个对科技感兴趣的15岁小孩的智力水平,但他认为自己对消费者行为的价值有一套自己的见解。他说当初伯克希尔投资苹果时,他说巴菲特:“要么你疯了,要么他就是正在学习。”


巴菲特谈美国医改法案影响


巴菲特说,如果你回到60年代,当时的企业税大概是我们GDP的4%,而现在大概只有2%。在那个时候,医保的支出大概是GDP的5%,而现在已经达到了17%。所以当美国的企业谈到了税收限制我们的发展的时候,他们是应该跟GDP的比较来谈论这个问题的。


从5%上升到17%,医疗的成本是对美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影响。税收系统并没有让我们的竞争力受阻,但医疗的成本却大大的增加了。几天前国会推翻了奥巴马的医保法案。我能告诉你们的是,这个医保法案对于个人的影响,就是我们的联邦收入税可能会降低17%,就是如果去年通过的话,收入税可能会降低。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减税,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减税的利好。


沃尔玛和伯克希尔谈生意创最快纪录


巴菲特说,沃尔玛跟任何公司谈生意都没有这么快,结果跟我们伯克希尔公司能够这么快,他们说这是打破纪录的速度。所以我们的声誉,是一个最快速的能够达成我们现在的结果,我们对你的允诺,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的生意绝对是屹立不摇的。


芒格: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伯克希尔,除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当被问到什么情况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策略会停止作用时,芒格表示:“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伯克希尔,除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他还强调,即便如此伯克希尔也会是最后一个受到影响的公司之一。但如果在那样的情形下,任何时候都会有比伯克希尔股价更大的问题。


芒格许愿:希望能够回到90岁


芒格说,当有些时候我许愿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回到90岁的时候。我当时有这样的一个给我的建议,就是如果你想做什么样的事情的话,不要等到93岁再开始。我对我的学生也是有这样的观点。


巴菲特:人生可能会反过来进行估值


巴菲特说,你可能不会一直有这样的机会等待着你,如果你去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不要耽误你的时间,找一个你喜欢的东西赶快开始行动起来。有些人甚至可能这样说,觉得人生可能会反过来进行估值,但是我们其实是按照一个正面的顺序去生活的。


芒格提到之后某个月自己就不在了,所以我们可以反过来考虑一下我们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你当然不能做所有的事情,但是你会想一想,当你在年老的时候,你回顾你人生,你想一想到底你的人生哪一部分是最有价值的,你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应该这样去发展的。当然,你需要不断的做一些比较坏的打算,做一些悲观的预测,但是你还是要时刻自信的生活下去。


巴菲特:自由贸易带来的是总的利益而不是总的损害


巴菲特说,他们必须要向我们美国民众更好的解释,这种利益,自由贸易带来的是总的利益而不是总的损害。而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政策来帮助在这中间受损的群众。对我来说,如果我的生活已经很糟糕了,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造福320万人而受损一小部分人的话,我们是不是觉得值得?我们其实有这样的资源帮助这些人,我们不会担心我们的投资商,他们可以让自己的投资组合多元化。



推荐阅读:

>

楼市血腥崩盘,这个国家或大难临头!

>

C919大飞机:到底是组装货还是国产骄傲?

>

微信在俄罗斯遭封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财经网”】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