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走在曲线之前 从而穿越牛熊

投资者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交银施罗德“新黄金一代”基金经理专访

走在曲线之前的任相栋 均衡风险的勇与谋

任相栋为人处事相当清晰与平静,拥有超脱年龄的坦然,自2015年接管交银先进制造混合型基金经理以来,不仅以超100%的当年业绩驾驭了罕见的牛熊市,而且在其后继续保持居行业前10%的位次

《投资者报》记者 占昕

持续领先稳定的业绩离不开源源不断的投研输送,通过长期的内生造血,交银施罗德基金在近两年市场震荡和行业转型中掌握了诸多主动性,成为业内少数具备优质土壤培育成功基因的公司,并率先崛起“新黄金一代”的领军人物。

在此,统率交银先进制造以来年年荣获金牛奖殊荣的基金经理任相栋就是典型代表之一。从业绩来看,2015年初由高级研究员转型接管交银先进制造混合型基金的任相栋,不仅以超100%的当年业绩驾驭了国内外罕见的牛熊市,并在此后的熔断和2016年全年震荡的行情中保持了行业前10%的位次,将交银先进制造基金推向新的业绩高潮。

值得一提的是,受行业特征影响,交银先进制造能够投资的范围非常有限且波动剧烈,在28个申万一级子行业中仅能投10个,而在去年排名前二分之一(前14名)的申万一级子行业中,先进制造能投的只有两个,不过这些都没能难倒被誉为“新黄金一代”基金经理的任相栋。

“世上之事只分难与易,没有能不能。”据悉,作为一名内部培养的优秀基金经理,任相栋在交银施罗德基金已工作了近七年,第一次参加考评即在激烈的内部竞争中排名前四,但持续领先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面对《投资者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从曾经的“幕后英雄”到如今的“黑马战将”,任相栋的分享传递出更多“新黄金一代”的勇与谋。

走在曲线之前 从而穿越牛熊

一位新晋基金经理需要准备多长时间才能兼具深厚的行业积淀和精准的投资能力?这一直是市场对新任基金经理的好奇点所在,交银施罗德“新黄金一代”交上的答卷水平不错,其背后原因是,在站到投资者面前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交银施罗德的研究员们在日常的投研进阶中同样容不得半点差错。

据了解,在5年分析工作中,任相栋先后研究过汽车、机械、国防军工、电气设备等行业,基本涵盖了制造业的多个细分领域,对行业和公司有着深刻的调研和理解。

从冷门股中挖掘深度机会,通过阅读大量资料,深入了解行业发展趋势,精选投资标的的任相栋通常会选出自己独特标的再深入钻研,花去较长时间调研上市公司及竞争对手,而一旦确信有中期的投资机会,就推荐公司相关人员重仓持有,带领基金经理和市场往前走。

任相栋现在对研究员的要求是推荐股票成功率在80%以上,这看起来十分苛刻,却是他从研究员时就养成的习惯,“卖方要有煽动性,买方要能抗煽动,只有走在曲线之前,才可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2015年1月接手交银先进制造基金经理的任相栋经历了完整的暴涨和暴跌的市场,在2015年逾400只同类基金中依然做出了位于第9的好成绩,回报高达100.68%,任相栋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年中的股灾市场跌到崩溃之时加仓了军工股。

交银先进制造只能投制造业,而彼时股灾中抗跌的板块如银行等几乎都在交银先进制造的禁投池里,连续几天的开盘跌停将市场信心一步步摧毁至崩溃,股票型基金深陷其中近乎全军覆没。

任相栋的目标很明确,如果市场继续下跌,他就把基金变成军工基金,“只要拿得时间够长,我一定不会输。”原准备第二天继续在下跌时入手的任相栋迎来了涨停。“敢于出手主要是对精选个股有信心,当时市场悲观情绪崩溃到很深的程度,但事实证明之后市场几次暴跌,军工当时的低点再没碰到过,其后军工股的反弹几乎达到历史新高。”

所以又有人说有黑马风采的任相栋用的是选择白马股的策略。白马股一般是指其有关的信息已经公开的股票,由于业绩较为明朗,很少存在地雷爆炸的风险,内幕交易、黑箱操作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同时又兼有业绩优良、高成长、低风险的特点,因而具备较高的投资价值。

2016年交银先进制造获得《中国证券报》“三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上海证券报》“3年期偏股混合型基金奖”,《证券时报》“2015年度积极混合型明星基金奖”等殊荣,今年开春,交银先进制造继续斩获2017年“5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

在新旧基金管理者交替中,投资人往往最担心的是新人的承载力和操作力,据了解,交银施罗德的基金经理主要源自内部培养,投资理念、操作风格在就职之前已有很长时间的磨合期,对公司理念理解深刻,从而保证业绩的持续稳定。

自下而上白马选股策略

在交银施罗德“新黄金一代”基金经理中,任相栋的独家攻略是将投资目标锁定在冷门股中,“自下而上”地寻找挖掘具有中长期投资价值、但短期被市场忽略的个股,提早布局,耐心持有,静待收割。

通常来说,由于认知顺序不同,投资者选股分为两大“派系”:一派是“自上而下”选股,基于宏观经济分析解构行业前景,在前景好的行业中选择优质标的;另一派是“自下而上”选股,通过分析一家公司的经营状况,进一步判断公司所在行业是否处于经济发展风口。

任相栋的选股方法属于后者,但选股不追高、不追涨,也从不追逐热门行业。这看似孤独冷清的投资路径,宁可错过决不犯错的态度,固然短期难从市场中获得最高收益,但减少了犯错的概率,避免了业绩的大起大落,时间拉长后投资业绩就会脱颖而出,这也是任相栋大概率不会亏大钱的原因。

“压缩战线,敢于不同,敢于坚持,敢于重仓。”尽管市场多数人都在追逐并解释短期涨跌,但在任相栋看来,期盼通过市场短期变化持续获得明显的超额收益实行起来比较困难。

任相栋认为,基金投资跟“追涨杀跌”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是时间矛盾,审慎重仓股决策至少需要一个月左右时间,时间周期决定了不可能追涨杀跌。二是与公募基金规章制度之间的矛盾,机构投资者与个人投资者最大区别是资金量大,快进快出、追涨杀跌,操作成本很高,往往只能赚一时热闹。另外,公募基金有严格的股票池管理规范,内部规章制度约束基金经理无法短时间内无限制地买很多特定个股,所以大资金若要买重仓某只股票或行业,必须中期布局,着眼于中期预期差而不是短期预期差。

不过,敢于布局重仓股,需要对公司深入研究和理解。任相栋的方法是将主要精力放在研究一个公司或行业3个月之后将要发生的变化,通过对行业公司深入、前瞻的判断,做好研究,勘查风险,精简选股再提前建仓。“选中的股票数量不多,但决定下手,就买到极致。”

那么,又为什么是冷门股呢?股票投资的安全边际有很多衡量标准,市盈率、市净率、市销率、市值等不一而足,但任相栋认为这些指标大多试图从一个维度或相对短时间内去衡量企业价值,这无疑非常片面。“企业价值判断的基础应是对这个企业及所属行业长时间维度的深入理解,所用的衡量标准也应是全面的,而非片面的市盈率、市净率等单一指标。”

而具体到A股,由于上市资源稀缺,并缺乏个股的做空机制,个股的低关注度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安全边际。任相栋认为这是A股投资的时代特征,却可能在很长时间内仍有效。

当然,这里所指的冷门股既包含成长股,也包含价值股与反转股。真正的成长股是所有投资者梦寐以求的对象,但当成长股套上估值的“枷锁”后,任相栋及其团队发现A股成长股阶段性泡沫化的现象很显著,真成长且估值合理的成长股实属凤毛麟角。因此,任相栋的选股方向不仅包含成长股,并包含价值股与反转股,这丰富了基金投资的打法,且降低了基金业绩的波动性,更有利于从中长期为投资者创造稳定回报。

在任相栋看来,投资有两方面与学历学识无关,一是模糊决策能力,即在庞大复杂的信息中筛选有效项,赋予权重并进入模糊判断系统;二是心理控制能力,因基金经理的风格而异,是追涨杀跌型,还是逆向投资型,暴涨暴跌时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多与性格有关。任相栋觉得应不做与性格不相符的投资,那样会导致负重前行,反而徒增压力。

“基金经理不论倾向选择什么类型的股票,抽丝剥茧后本质都一样,所有股票都可以特征化,但怎么归纳总结并选择,基金经理的心中还要有一个信息过滤系统,这个系统一要稳定,能够面对不同的市场情况;二要高效,好的股票筛选出来,差的股票剔除。”

据了解,在过去几年变动的市场里,任相栋中长期选票的命中率接近百分之百,由此被称为“交银最会赚钱的基金经理”。

均衡风险赚长线的钱

“舍弃短期的追逐,内心就会平和,不论市场再怎么波动你都不会觉得心里没底儿,不会觉得永远面临未知,你会觉得你的未来还是有很多确定性,这样就不会有很多压力。”对于心理的锤炼,任相栋认为,在交银的研究员阶段是比较好的准备期和磨练期。

据了解,在交银施罗德的自主培训和激励体系中,“专业、纪律、协作”的团队精神和“激情、包容、关爱”的企业文化,为人才提供了广阔的投资学习机会。

任相栋对所管理基金业绩的要求是短期业绩平稳,长期业绩出众,精髓就是均衡。为此,任相栋在股票的配置方面会注重大票和小票的均衡,成长与价值的均衡,注重风险管理和回撤控制,避免追涨杀跌,力求管理的资产长期稳健增长。

“这个行业优秀的人才很多,但不是所有优秀的人都适合做基金经理,只有能够模糊决策、心理比较强大的才能做基金经理。我的底线是不论明天市场发生什么,我的基金业绩不要落到市场的后10%,做到这点其实并不难,就是均衡,当你都淹没在人群里了,怎么会落到后10%,排名不靠后又怎么会有压力呢?”

与任相栋的交谈最大的感受就是清晰与平静,有着超脱年龄的坦然。他对自我的能力圈划分明确,似洞见一切,有序拓展,但绝不碰能力圈以外的事情,这当中要拒绝的诱惑很多。

2015年上半年,互联网概念特别火热,任相栋并未涉足,这虽然错过了上半年股价的疯狂,但为先进制造下半年业绩打下了良好的结构基础,2016年任相栋依旧没有碰过周期的股票,却锻造了交银经济新动力。

当市场狂热时能保持冷静,当市场暴跌时能拥有希望。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任相栋宁可“错过高收益”也不要犯错。“严重的失误会摧毁一个人的投资信心,这是个永远变化的市场,没有信心,框架会散,打法和节奏也会完全无序。”任相栋说道。

在均衡中寻找新动力。2016年下半年,任相栋新发行一只交银新动力混合基金,据悉,交银新动力混合将关注推动经济不同发展阶段的行业和公司,包括不限于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材料、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等政府确定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受益于改革的军工等行业和行业盈利动能反转的航空、有色等传统产业。

2017年春节后的市场,价值股和消费股启动,任相栋的策略是精选股票,长期持有,这些股票在3月多次反弹,任相栋表示,从长期角度对中国偏成长性的行业和公司比较有信心。

“中国的现状自上而下看可能会有很多问题,但要一分为二地看,一类是全球共性问题,只是程度不同,不必过多惊诧,如经济缺少新的推动力,资金的脱实向虚等;二是改革相关问题,例如国企改革等,这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自己相对乐观。而自下而上地看,我觉得中国充满了希望。就跟踪而言,过去十年很多中国公司和行业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在不断上移,还有很多中国公司在新兴产业布局的特别好,都是一流和准一流的位置,这些企业从长期看都有比较强的成长性,中国人在全球制造的很多方面已得心应手,只要给予更多时间,我相信会产生更多类似华为这样的实力企业。”

在任相栋看来,始终保持“空杯”状态特别重要:“面对市场,不要有执念,也不要为做一个价值投资者而无视现实,要把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才能踏准市场节奏走得更远。” ■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