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特朗普舌战《纽约时报》群英 完整交锋纪录在此

美股100分时图

美股100分时图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周二与《纽约时报》的记者、编辑和专栏作家等人围坐在会议桌前,接受了一场“群访”。《纽约时报》继续一贯对特朗普不友好的态度,扔出了一个个“难题”。本文试图再现当时的情景(略有删节),让读者感受到当时剑拔弩张的气氛。

特朗普:我非常尊重《纽约时报》。《纽约时报》总是非常特别。我想我曾遭受粗暴的对待。很明显,我在一定意义上被极度不公平地对待。我抱怨的不仅是《纽约时报》,但我会说《纽约时报》是所有当中最粗暴的。你可以说《华盛顿邮报》是负面的,但每隔一段时间,我实际上还得到一篇正面的文章。我希望能扭转现状,这也将使我今后的工作更容易。我们正在努力工作,并且很快会有伟大的人加入我们团队。

“这绝对是最恶毒的选举”

特朗普:在一个新闻报道中,有人说我不热衷(起诉)。我想翻过(选举)这页,我不想倒退。我真的不想伤害克林顿。

她(克林顿)经历了很多,并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受到极大痛苦。我不想伤害他们。竞选是险恶的。他们说这次是最恶毒的党内初选和最险恶的总统竞选。我想,把这些加在一起,这绝对是最恶毒的选举。大概我可以假设你卖了很多报纸。我认为,我们必须把国家的重点放在展望未来上。

马修·普迪(MATTHEW PURDY,副主编):那么你一定会把对克林顿邮件和基金会的调查从议事日程上去掉?

特朗普:不,这个问题已经问过了。我只是不对这件事很感兴趣。我对医疗保险非常重视。我也很重视移民法案,并且我认为,甚至这个会议室里的人都会因此开心。你们已持续谈论移民法案50年了,但目前什么也没发生。

我非常看重一部公平和公正的移民法案,还有许多其他事情。我不想回顾过去,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期。这曾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选举,充斥着电子邮件事件、基金会事件,以及其他我们和整个国家经历的一切。

卡罗林·莱恩(CAROLYN RYAN,高级政治编辑):你认为这会让你的支持者失望吗?他们似乎对克林顿事件的问责有动力?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特朗普:我不认为他们会失望。我想我会解释一下,我们必须在许多方面拯救我们的国家。

因为我们国家真的面临糟糕的大麻烦和问题。其中一个我谈论到的大问题就是民众的分裂。我认为很多人会感激我这样做(不起诉),因为是时候改变前进的方向了。

伊丽莎白·伯米勒(ELISABETH BUMILLER,驻华盛顿记者站站长):我只是想跟进一下,你被问及不要对希拉里·克林顿进行任何调查的问题。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追究电子邮件调查或基金会调查中的任何一个?

特朗普:是的,你知道我们会有人(检查官)调查各种事情。要是我在这件事上有任何影响,那我的意见是我们要向前看。你可以说,基金会做一些好的工作,他们可能犯了错误等等。竞选失败的那天晚上,对她来说很艰难。所以,我态度坚决,我们必须向前。我们有这么多不同的问题要解决,我不认为我们必须翻旧账。

我要研究一下巴黎气候协议

特朗普:我非常仔细地审视这个问题。我有一个开放的心态。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因为没有什么话题比气候变化有更多的不同意见。但的确有很多人站在气候变化的对立面…我有一个非常开放的心态。我要研究很多发生在它上面的事情。

亚瑟·萨尔兹伯格(ARTHUR SULZBERGER Jr.,《纽约时报》发行人):好吧,既然我们住在一个岛(曼哈顿)上,我想感谢你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们看到了近年来这些暴风雨带来的灾难,对吧?我们亲眼见过。

特朗普:我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们总有暴风雨,亚瑟。

萨尔兹伯格:但没有这样厉害的。

特朗普:你知道历史上最热的一天是在1890年代。你可以为不同的意见举很多例证。我有一个完全开放的心态。

我的叔叔当麻省理工教授35年。他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师、科学家。他长期对这个问题很重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不确定有谁会真的知道。科学家们一方面说,他们有科学依据,但日内瓦气候大会时,那些科学家之间可怕的邮件被抖露出来了,上面可并不是这么说的。

(但是)我绝对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会告诉你:清洁空气是非常重要的,清洁的水是至关重要的,安全也至关重要。

你知道,你的文章里曾提到了很多高尔夫球场的问题。我有一些非常棒的高尔夫球场,我还因此收到了许多环保奖。

詹姆斯·班纳特(JAMES BENNET,“观点”版面编辑):当你说“开放的心态”,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不知道人类活动是否会导致气候变化?你认为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有联系吗?

特朗普:我想有一些联系,但这取决于多少,这也取决于美国公司将花费多少。你必须明白,我们的公司现在没什么竞争力。大约四星期前,我开始在我的许多发言稿内加一句话—自从小布什执政以来,我们已失去了7万家工厂。7万家,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数字时,我说:“这肯定是一个书写错误。但这不是一个错误,这是正确的。我们已失去了7万家工厂。

我们必须使自己具有竞争力。我们失去竞争力的原因很多,(气候问题)已越来越成为一个原因。许多公司和我们的总统达成(环保)协议,但他们并不守约,另外,这些公司制造产品的成本更低。所以我要非常努力研究这个问题。

米歇尔·希尔 (MICHAEL D. SHEAR,白宫记者):澄清气候变化相关的简单问题,你打算,正如你所说,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特朗普:我要去研究一下。

希尔:如果外国领导人的反应是提高进口美国商品的关税,以抵消美国违背减少碳排放的承诺造成的环境损失,你是否能接受?

特朗普:我认为各国不会这样对我们。我不认为他们的领导者会那么不理智。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无能为力。但我会非常严肃地研究这个问题。

我不需要钱,我不需要任何东西

这是特朗普的全家福

希尔: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你的全球商业利益和总统职位的结合。你当选总统后的这两个星期,你已经见过你的印度商业伙伴…

特朗普:就你所言的潜在利益冲突问题,从立场来看,法律完全站在我身边。总统不能有利益冲突,这已被报道得非常广泛,我也不希望有任何利益冲突。

但我已建立了一个全球性的大型公司。人们开始看到(我在)全球各地包括印度在内(创造的)工作岗位。通过这样的工作机会,(我们)与印度人民建立了良好关系。但有些人认为,我永远不能再看到我的女儿伊万卡。

有人插话:那是在你任命伊万卡成为公司代理总裁的前提下。

特朗普:(按照他们的逻辑),我唯一被允许见的是我10岁的儿子。

又有人问:你可以卖了你的公司,这样,你就可以一直看到你的子女了?

特朗普: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因为我在全球有房地产产业。当我在选举总统提交表格时,人们说,“这真的是一个大公司”。这个公司有优良资产。而且,出售房地产和卖股票完全不同。我曾在“60分钟”新闻节目上提到,我的公司和我现在做的相比是如此不重要,因为我不需要钱,我不需要任何东西。顺便说一句,我有非常低的杠杆,我只有很小百分比的债务。

我不在乎我的公司。但如果一个合作伙伴来自印度或加拿大,并且我们刚建了一个漂亮的大建筑。如果,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并想和我拍照。虽然现在我的孩子已接手我的公司业务,但当初是我和这些人打交道的。那现在我要说什么?我不会和你说话,不和你拍照?人之常情,我还是会拍的。

但我必须说,我被赋予权力来处理包括卫生保健等方面的各类事务。目前对我唯一重要的是运作我的国家。

别的总统从没有我这么巨大的财富

麦克尔·巴尔巴罗(MICHAEL BARBARO,政治记者):你会建立什么样的结构,以保持总统和公司分离?例如,过去24小时你与人会面,谈到风力发电场可能干扰你高尔夫球场的风景。

特朗普:我可能提出过风力发电厂的问题,但这和我个人无关。风力发电是一个非常有欺骗性的事情。首先,我们不在美国制造风车,它们在德国和日本制造。风车还杀害鸟类。另外,我不认为它们能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工作。一些环保人士非常同意我的意见。

巴尔巴罗:澄清一下,我的问题是解构。你如何正式分开这些事情,以证明不存在你是以总统身份做这些事情的情况?

特朗普:我不想影响任何商业决策,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很难解释。现在,根据法律,我可以是美国总统,同时全权经营我的公司,签署商业文件。但我正在逐步退出我的公司业务,把它转交给埃里克·特朗普、唐·特朗普、伊万卡·特朗普及一些我的高管。我大大减少了与承包商的会议。

我现在的这个情况是前无古人的。因为如果你看别的(总统),他们从没有我这么巨大的资产和财富,这是不同的。所以,我认为你对我必须建立某种类型的信任。另外,我也想尝试使一些结构正式化,因为我不在乎我的业务。

我已经谴责纳粹主义了

特朗普:(回答有关新任白宫首席策略师是种族主义者的质疑)认识班农很久了。如果我认为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或其他任何类似的情况,我甚至不会考虑起用他。首先,我是做出决定的人,不是史蒂夫·班农或任何其他人。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家伙。

《布赖特巴特》(极右派媒体,班农曾任执行主席)报道了很多新闻。就和《纽约时报》一样,包括一些粗糙的故事。本质上,这是一份报纸、一个出版物。我知道那个家伙,他是个体面的家伙。他没有和我在一起工作那么久,他在我赢得初选后加入团队。在许多方面,我认为他的观点实际上与许多人可能认为的相反。

《布赖特巴特》比《纽约时报》更保守。但它真的只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新闻组织。它有自己的读者群。它涵盖了许多“另类右翼”的主题,但是你不能因此说史蒂夫·班农本人是“另类右翼”成员。认识他的人都喜欢他,包括左派人士。他帮助建立了一个相当成功的新闻组织。我觉得社会对他的评价并不公正。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在任何问题上觉得我错了,我很想听到它。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唯一一个不允许给我打电话的人是Maureen(Maureen Dowd、《纽约时报》“观点”专栏作家),她对待我太苛刻。不知道Maureen发生了什么事!她曾经非常好。

有人插话:总统先生,我想问你,上周末“另类右翼”在华盛顿举行了一次会议,他们承诺忠于纳粹主义。你会谴责他们吗?

特朗普:我已经谴责他们了。

所有的报纸都认为我会输掉大选,耻辱!

特朗普:(回答总统如何与共和党和国会互动的问题)现在他们都喜欢我。保罗·瑞安(众议院议长)、明奇·麦康奈尔(共和党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现在都喜欢我,竞选胜利的结果如何能改变事态走向,这点非常神奇。我喜欢查克·舒默(纽约州参议员、民主党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我多年来为查克筹集了很多钱,并给了他很多钱。我想我是第一个为舒默捐款的人。当初查克·舒默访问我在布鲁克林的一个小办公室,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我相信这是他的第一次竞选捐款,我给了他500美元。查克·舒默是个好人,我想我们会相处得很好。

迪恩·巴奎(Dean Baquet,《纽约时报》主编、前普利策奖得主):当你说:“我要推出一个数兆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我很好奇明奇·麦康奈尔和保罗·瑞安愿意花这些钱吗?因为他们在共和党这边,会说:“这是伟大的,但你不能够这样做,要平衡预算。”

特朗普:让我们看看我是否能完成吧。现在他们喜欢上了我。四个星期前,他们不喜欢。不幸的是我读《纽约时报》。是的,如果我不读,我可能会多活20年左右。

所有的报纸都认为我会输掉总统选举,这将是这个国家政治史上最大的耻辱。相反,我很容易赢得总统选举,你看那些州。

如果你看看密苏里州,布朗特(共和党参议员)在选举前几天落后了五个百分点,他请我帮助他,我给他帮助,他最终赢得连任。我帮了很多参议员,只有两个我没帮。

新罕布什尔州的那个参议员说她拒绝投票给我,结果落选之后来求一个在行政部门工作的机会,我说:“不,谢谢你,你拒绝投票给我。”另一个内华达州的参议员,曾背书支持我,但后来又撤销背书。然后他在投票前打电话给我,说要我支持他,我说:“谢谢你,祝你好运”。我说,记录下来,我希望你输。

弗里德曼(《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我来到这里,认为你会被这个工作吓得不知所措,但我觉得你对它感到很舒服。

特朗普:我感觉舒服。我对工作感到惊讶,任何人都会这样,但我老实说,汤姆(弗里德曼),我感觉很舒服,你知道这将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如果我能在一年或两年后回来这里说,并有很多人也在这里说:“你做了一份伟大的工作。”

刚接到比尔·盖茨和蒂姆·库克的电话

特朗普:(谈到蓝领就业问题)他们称之为“铁锈地带”(美国中部现已衰败的昔日制造业重镇)是有原因的。回顾过去20年,他们以前不叫“铁锈带”,但现在大量工厂关闭、设备生锈。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要照顾到那些被证明是喜欢我的人,而不是政客。如果政治人物不照顾这些人,他们不会赢。

这些工人真的很生气。他们很聪明。我称他们是被遗忘的男人和女人。我们要带回工作。我已跟这么多公司说过,如果不迁回你的公司,你将不能卖给我们你的产品。

我相信你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听到公告,我已与许多把成千上万工作岗位移送到海外的公司谈话。

弗里德曼:那你有没有担心,那些公司会把他们的工厂留在这里,但工作将被机器人取代?

特朗普:他们会,我们也会做机器人。这是一件大事。现在我们不做机器人。我们不制造任何东西。但是,机器人产业正变得非常大,我们要制造它。我们将有更多工厂。我们不能失去7万家工厂。

我昨天很荣幸地接到比尔·盖茨的电话,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对话,我也接到了苹果公司蒂姆·库克的电话。我说:“蒂姆,对我来说,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苹果在美国建立一个大工厂,不再去中国、越南等地方制造产品。”他说:“我明白了。”我说:“我想我们会为你创造激励措施,我想你会这样做。我们将为企业制定一个非常大的减税计划,你会很高兴。”但我们要减税,我们必须摆脱监管,无论你主张自由还是保守,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坐下来,向你展示任何人都认同是可笑的监管规定。而目前的监管造成公司不能运营,它们甚至不能启动,它们不能扩张,它们被窒息。

我会大幅减税,并大规模削减监管规定。我会见了包括美国大小企业主在内的许多人。他们对减少监管规定比减税更感兴趣。你知道我们有公司离开美国,是因为税太高了。但它们离开也是因为监管规定。两者之中,大规模削减监管规定比大幅减税更重要,更受欢迎。

奥巴马花了很多钱,没人知道钱到哪里去了

特朗普:(亚瑟提到了基础建设)不,它不是核心,但它是一个重要因素。我们要做包括减税、减少监管方面的很多事情,还有医疗保健体系的替换或废除等。因为在保健上,人们支付的保费增加了一倍,他们甚至没有得到任何东西,自付额是如此之高,甚至有的自付额为16000美元。他们付出了所有这些钱,他们甚至得不到医疗保健。

但基础设施,将成为它的一部分。我甚至不认为它是大部分。这将是一个大数字,但我认为我会做比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事情,但基础设施仍然是它的一部分,我们在谈论一个非常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账单。这不是一个非常“共和党”的做法,但坦率地说,我事先不知道。

不幸的是,奥巴马没有花钱在基础设施上,而是很多其他的东西上。我们要确保钱用在基础设施、道路和高速公路上。奥巴马花了很多钱,没人知道这些年来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我有一个大卡车司机朋友,他曾购买那些非常昂贵而性能好的卡车。但他大约两个月前打电话给我说:“我要买最便宜的卡车。”我说:“为什么?”他说:“我的卡车从纽约到加利福尼亚,它们都坏了。高速公路路况不好,卡车总碰到坑坑洼洼。我不再买这些卡车了,我要买最便宜的、并且轮胎最牢固的卡车。”

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到底是怎样的?

希尔:在你会见奥巴马总统后,他描述你似乎被他告诉你的东西弄得不知所措。所以我不知道你是否被你将要继承的工作的重要性所淹没,如果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与总统的谈话,以及以后你们在电话上的交谈内容(那会更好)。然后可以谈谈一些外交政策,这是我们在这里没有谈到的事情,以及你是否相信这种世界秩序——一个由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已存在了几十年的由这个国家承担的国际安全责任和自由市场。

特朗普:当然。我与奥巴马总统见面会谈很好。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我真的很喜欢他。我认为他的意思是,这是一个非常有压力的工作。但我不会被它压倒。你可以做事情和修正他的错误,(但)我认为他正在做交接期间对国家绝对正确的事情。

弗里德曼:你认为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是什么?我们过去50年扮演全球平衡者的角色,我们对于事情付出更多的代价,是因为这样符合我们的最终利益。我从你身上听到的是,我们要缩小这个角色。

特朗普: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是一个国家创建者。我想我们试过了。我认为进入伊拉克是我国历史上的大错误之一。我想我们错了,然后很多坏事发生了,包括ISIS(“伊斯兰国”)的形成。我们曾可以采取不同的做法。

弗里德曼:北约?俄国?

特朗普:叙利亚,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将只是继续战斗,永远战斗。我对叙利亚有不同于其他许多人的看法。我不得不听(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谈论,攻击叙利亚和攻击俄罗斯,攻击伊朗。你攻击,不断的攻击,但是我们得到什么?

我对叙利亚有一些非常强烈而确定的想法。我想那里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看看死亡,我不只是说我们人员的死亡,我的意思是你看看这些城市,亚瑟,它们在哪里?它们变成了大面积的碎石,还有数千人死亡。我认为这是一个耻辱。理想情况下,我们可以得到与叙利亚相关的协议。你知道普京打电话给我。

有人问:你怎么看待这种关系?

特朗普:基本上每个人都打电话给我,所有的主要领导人,大多数我已通过话了。

弗里德曼:你会重置与俄罗斯的关系吗?

特朗普:我是很想能够使俄罗斯与我们一起,这是我们共同的利益。我不会有任何先入为主的概念,但是在竞选期间,媒体说唐纳德·特朗普喜欢普京,普京爱唐纳德·特朗普。

如果我们能与俄罗斯一起,将是一个积极的事情。我们不仅可以跟俄罗斯,而且我们可以与其他国家相处。

希望女婿做那个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带来和平的人

约瑟夫·康(Joseph Kahn,《纽约时报》国际新闻主编):在叙利亚,你说你对如何处理叙利亚冲突有很强的想法,你能对我们描述一下吗?

特朗普:我只能这样说:我们必须结束叙利亚正在发生的疯狂(事件)。(叙利亚话题转入私下交流,未公开。)

哈格曼德:贾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伊万卡的丈夫、特朗普的女婿)在你的管理团队中的角色是什么?

“第一女婿”库什纳

特朗普:哦。也许没什么。因为我不想有人说“利益冲突”。即使美国总统被允许有任何他想要的冲突,但我不想这样做。贾瑞德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可以对我非常有帮助。但我很愿意他能够成为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带来和平的人。这将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到。

哈格曼德:你认为他能成为(推动和平协议努力的)一部分吗?

特朗普:我想他会很擅长。我的意思是他很了解这个地区,熟悉有影响力的人(贾瑞德是犹太人)。我很愿意把(和平协议)列入许多我想要做的事情。现在很多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你不能做到。我不同意,我想和平可以实现。我认为人们现在已对杀人和被杀感到疲惫。我想我们可以这样做。我有理由相信我可以做到。

哈格曼德:你的副总裁对重新使用水刑保持开放的思想。你在竞选活动中谈到这一点。我希望你能谈谈你如何看待酷刑这一点。

特朗普:我见到了马修斯将军,他是一个很受人尊敬的人,我们认真考虑提名他为国防部长。我和他有个很长的会面,我问他这个问题。我说:“你觉得怎么样?”令我惊讶,他说:“我从来没有发现(上刑)它是有用的。”他说:“我总是发现,给我一包香烟和几杯啤酒,我能做得更好。我用不着酷刑。”我对这个答案印象深刻。他是个强硬的人,被称为“疯狗将军”。连他都这么说。他改变了我的想法。

责任编辑:李兀 SF053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