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Koren:很难判断一个IP价值多少

新浪财经讯 “2016中国竞争政策论坛”于10月27日-28日在北京举行,乔治梅森大学教授 Koren Wong-Ervin出席并发言。其指出,面对在知识产权当中使用高价的行为,这其实非常难确定,究竟什么是合理的价格。因为IP和其他的产品是非常不同的,我们的知识产权和其他的产品如果说做一个平行的对比,我们无法确定究竟什么样是一个合理的知识产权的价格。

以下为发言实录:

Koren Wong-Ervin:各位早上好!非常感谢主办方能够邀请我在这里发言,这是我的荣幸。今天早上大家都在谈关于我们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一些反垄断的指令,大家也已经知道了在全世界,包括像加拿大、中国、美国,以及像韩国和日本它已经都发出了自己的知识产权方面的一些指令。关于这些指令而言,我们发现美国的这种指令和其他国家的指令是不太一样的。尽管在美国的指令当中并没有提到SEP这样的字样,但是我们说的非常清楚,对于我们标准方面在反垄断方面的一些基本的理论的分析在SEP方面也同样的适用。所以,大部分情形下,如我的同事所说的一样,这些争议基本上都是合同的争议,并不是牵涉到我们的一个反垄断的争议。

我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其中的一些亚洲的辖区,比如像中国,或者韩国等等我们都对于一些条款进行了规定。比如说超高定价,这个超高定价的事情和美国很显然是不同的。我觉得现在中国所做的这些指令是非常好的,在一定程度上,至少我们承认了对SEP并不一定就支配有一个市场力量,就是我们也要进行相关的分析,是不是我们有其他的一些替代者。所以,我觉得亚洲的这些辖区走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我们并不是直接的认定。一旦你是SEP的专利权人就直接有了市场力量,这一点能够使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进展。所以,这方面我们必须看一下其他公司他的比如说是不是有可替代的这种专利。

另外,我们也知道被许可人,他们事实上在谈判当中如果说他觉得他的许可费过于高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也在谈判当中和他们很好的谈判。所以,我觉得这已经达成了一个生态界的一个非常好的平衡。

再有一点就是对于超高定价的规定,还有是不是要以最终产品,而不是以最少销售产品来进行收费的一个情形。所以,我觉得这一点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谈到比如二代到四代,你已经看到这些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迭代的IP的过程,我们一定要用非常有限的光谱的资源,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有一个作者他所发表的这篇文章当中已经说,事实上我们觉得最好的计算方法就是以最终的机器以及设备来进行计算,而不是以一个电器元件,或者是一个芯片来进行计算是最科学的一个方法。美国的竞争主管机构不是一个价格的监管者,所有的私营部门都有自己的权力,通过自己的谈判来设定自己的价格。即使是一个垄断者,他在市场上也可以设置自己的垄断高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鼓励创新,其他的进入者才愿意进入到一个利润非常高的领域。所以,我觉得正是因为这种垄断的高价才能够吸引到更多的竞争者进入到这个过程当中,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会增加创新,而不是减少创新。

我们对于这种像是在知识产权当中使用高价进行确定的方式非常难确定,究竟什么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因为IP和其他的产品是非常不同的。我们的知识产权和其他的产品如果说做一个平行的对比,我们无法确定究竟什么样是一个合理的知识产权的价格。对于我们中国所做出的一些决策我们也能够看出这样的一个事情。就是事实上我们因为比如说超高定价非常难以界定,所以中国最终的反垄断机构界定的基础也是因为是一些过期的专利为由进行高通的处罚。

所以,我觉得现在在一个案件中,必须让最高主管机构提出诉讼的一方完成相关的责任,你觉得这是超高定价,合理的定价应该是什么?所以,只有说他对于市场上产生一个非常严重的竞争限制的时候才可能被认为是超高定价。这方面的一些最近的结果,最近一些实证调查表明,1994和2013年的时候跟专利相关我们觉得移动手机的价格下降8.1%,每一年销售的数量增加了62倍,而且厂家的数量从1994年43家增加到2003年的90多家,而且集中度在下降,基础专利的暴力是保持稳定的。所以,我们不能光看理论,一定要看结果,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现实影响,我先讲到这儿,谢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