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Blued帮你发现身边的“好基友”

本刊记者|杨蕾 摄影|王攀

作为中国最大同志社交软件,Blued身兼公益服务和商业化两大使命;2015年首次发力全球市场,Blued是否顺利远航,成功挖掘粉红经济的海外金矿?

用户规模已达到1500万人的Blued,用三年时间,做到了“全球最大的华人同志社交移动应用”的位置。这张成绩单的背后,是一个兼具社会公益使命和商业化理想的“男同”创业团队。

“我们更懂同志,更了解用户需求,其实就是给自己做产品。”Blued的创始人耿乐,创业前曾经是一名警察,但他从不避谈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只要不犯错误,我们在中国市场应该是遥遥领先的。跟行业第二的比较,我们用户数是他们的6到7倍。”耿乐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说。

早在2000年,耿乐在读警察学校的时候,就自费创办了中国最早的同志社交门户网站——淡蓝网。从警校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顺理成章地入职秦皇岛市公安局。之后数年,做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和将业余时间全部投入运营淡蓝网——耿乐一直过着这样如 “双生花”一般的生活。当警察的收入,几乎都花给了淡蓝网,以淡蓝网为基础,他随后一口气又做了包括同志交友、同志导航和公益在内的数个针对华人同性恋人群的互联网服务产品群。

由于长期没有盈利模式,又为了扩大影响力,耿乐曾接拍过一个关于同性恋的公益视频。一些同事知道他是同志后对他冷言冷语,最终连警局也要求他做出选择。

耿乐选择了辞职,搬到北京正式开始创业。那时,移动应用开发已然是大势所趋,耿乐随即带着一个只有10人规模的团队,转而研发淡蓝网的App产品。

2012年11月,Blued正式上线,其功能仍然聚焦移动端的同志交友、个人动态分享,以及同志资讯和线下活动信息的发布。在App Store的Blued下载页面,“信息”一栏显示,由于该应用涉及“偶尔/轻微的色情内容或裸露”而被苹果应用商业系统评为了“17+”,也就是建议17岁以上用户方能下载使用。

用户注册Blued时要提供个人的身高、体重、生日、种族以及性取向特征等较为完整的个人信息,进入主页后可以看到按“附近”、时间和热度三个维度,以图片模式展示的用户列表。Blued延续了淡蓝网主要为男性用户服务的特点,用户的个人头像采用真人照片的比例达到7成以上。出于全球拓展战略,语言版本直接包括中文简/繁体和英文版。

“同志群体是看不见的黏性又特别强的群体。” 耿乐说,作为特殊的垂直社区,Blued一直主要依靠口碑传播,每个月的实际推广费用只有几万元,从来不会花钱做硬广投放,至多就是自己制作一些媒体内容,或者是发起一些线下或线上的活动。

那么,Blued这样一款特殊垂直社交产品,面对的用户规模以及变现前景到底有多大?

一份未经证实、但在中国同志社交产品市场流传最广的数据称,目前国内整体同性恋人群的规模大约在7000万人,其中男同性恋群体人数约为3000-4000万;全球的同性恋人群规模则达到4亿人。Blued也曾对很多媒体提供过一份由英国研究机构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所发布的同性恋市场行业报道称,保守估计中国大陆每年的同性恋消费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

PC端的淡蓝网之前已经拥有了一年一两百万的广告收入,但Blued仍没有收入进账,耿乐认为,未来真正的收入点应该在移动端,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扩大用户规模和提升用户体验,进一步扩大市场领先优势。

目前用户在Blued上交友互动和发布个人动态,这些基础类服务将一直执行免费政策,但未来耿乐计划要推出一些付费增值服务选项,比如会员展现机会变多、隐身功能、买道具以及给聊天对象送礼物等。在全球“粉红经济”大盛的背景下,耿乐也开始考虑变现了。

除了会员增值服务,他还想到了针对中国市场用户加入两个变现内容——有格调的轻电商和对接更多第三方线下服务的O2O平台。

“同志群体普遍更注重生活质量,这一块商业想象空间挺大的。”耿乐说,他希望轻电商和O2O应该并不局限于那些只服务同志的商家,只要是对同志用户表示友好的商铺,诸如餐馆、咖啡厅、服装店、美容美发、健身房……都可以是Blued的合作对象。

2014年10月,Blued获得由DCM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这个团队目前已经增加到了八十几人,比半年前增加了一倍,也开始有一些“直男”和妹子进入团队。耿乐说,目前员工薪资在运营成本中的占比最大,但他花钱一直很省,省到连后续投资人都开始抱怨的地步,B轮资金甚至还没启用,如果按现在花钱速度来估算,B轮融资可以够Blued花上60到70个月。

Blued的另一个特色,是关注与同性恋人群相关的公益话题,包括艾滋病防治和反歧视。耿乐的办公桌后面,挂着一张他和李克强总理的合影。这照片拍于2012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接见防治艾滋病民间组织的代表,耿乐就是其中的一员。

“虽然Blued是要做商业,但我把自己定义成一个社会企业。既要做经济上的尝试,也要帮助这个社会更加多元化,要让大家看到同志群体的存在。”耿乐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Blued每个用户的名字后面,都会自动出现一个红丝带的标志。点击“红丝带”就会进入预防艾滋病的宣传页面。在“发现”栏目中,Blued还按城市标注了各地HIV预约检测中心的相关信息。此外,Blued还组织安排了线下HIV检测,在办公室的一角,设立了“快乐检测室”。Blued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全年干预12539人次,检测3134人次,发现阳性82人,全部都进行了转介和关怀。

完成B轮融资后,耿乐表示Blued已甩开其他国内同类软件,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由美国设计师开发的Jack'd。耿乐说,两款产品在一线城市拼得很凶,用户数不相上下,但在二三线城市,Blued的用户数则超过Jack'd很多,他拿出一份由第三方平台发布的行业数据称,Blued目前从日活跃用户数、在线时长、日均开启次数、留存率等指标来看,均超越排名行业第二的竞品数倍,其中日活跃用户数超越对手近十倍。

然而,Blued针对中国市场用户已经完成了快速增长期,面对紧接着会出现的一个相对缓冲期,突破用户数增长的天花板的重要手段就是国际化。“海外市场是一座金矿,人数多,又比较开放,竞争也不充分,从全世界来看,目前没有一款同性恋社交软件有专门国际化推广团队的,只有我们有。” 耿乐说,今年年初,他和团队圈定北美、欧洲、亚洲、拉丁美洲为主要市场,分别建立驻点。

今年2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耿乐宣布与当地的合作伙伴荷兰国际广播电台签约,同时发布了Blued英文版。此后,Blued海外扩张动作频频。4月份Blued借助泰国泼水节杀入泰国市场。4月下旬,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针对专门服务于同性恋用户的科技公司举办的一场名为“LGBT WEEK”的路演和敲钟仪式,耿乐和团队又应邀参与,并面对当地媒体宣布Blued将进军美国市场。

目前美国市场用户量排名第一的同志社交App是有着6年历史的Grindr,截至2014年末的全球用户量约为1000万人。它也是苹果App Store中最早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同志社交应用。“它虽然在欧美地区份额第一,但是产品不够精细,产品形态四年来没变动过,这说明他们没有专业化的团队,也没有融到钱。”3月末,耿乐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说,自己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做到抢占美国市场,超过Grindr成为全美第一。

据彭博社5月9日的报道称,Grindr已经委托投资银行Raine集团为自己寻找买家,这似乎让耿乐带领Blued大举进入美国市场的计划看起来机会不错。但是随着全球化战略的不断推进,意味着Blued将要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那就是如何招募和管理好当地职员,让他们真正能帮助Blued去实现本地化的落地推广和产品运营。

有关于自己身边这些可爱的同事,是让耿乐聊起来最轻松的话题,他说到公司里最老的员工,2006年就加入了团队,大家最穷的时候吃住都一起,一直熬到有投资进入。最早Blued团队里都是Gay(男同性恋),大家谁谈恋爱了、失恋了甚至约炮了,都会讨论分享一下,气氛特别好。后来,团队里加入了一些女孩,很快就跟男孩们都成了“Gay蜜”,出去都手拉着手,特别亲密。

“再后来,我们团队里又来了一些直男,他们慢慢也融入进来,有时候午饭后公司的小朋友们会在楼下跳舞,那些直男也在学,我看到就觉得惊呆了。”耿乐对《财经天下》周刊回忆说,直到去年9月份以前,公司30多人大伙一起挤在一个三居室里,很辛苦,但那时候的氛围感觉特别好,倒是现在,大伙搬入新办公室,反而让他觉得离大家有点远了。

责任编辑:刘金磊 SF113